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昊健/AU】没有信来自南方 09 (完结)

山居秋:

*RPS预警


*勿转出,勿上升真人


*角色拉郎:秦风x关闵绿


---------------------------------------------




#09


尽管走下去,不必逗留着,采鲜花来保存,因为一路上,花自然会继续开放。*


 


 


“怎...怎么这么突然?”该来的总会来的。


 


“其实也不算太突然,毕竟我在人间等了很多年了。”


 


“...恭喜你了。”


 


“谢谢。”


 


时间好像在脚下静止了,潮涨潮落,他们之间从没有这么难熬过。


 



“我...还能再见到你吗?”秦风忍着不去看他。


 


“应该吧,”关闵绿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但下面排队等着的人很多啊,等到我出来,你可能已经是老爷爷啦!”他像是想到了秦风年迈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


 


“那你还会...记得我吗?”


 


“忘记今生是新生协议上的基础条款...”


 


这话他说过的,秦风当然记得。他了然地点点头,“可如果你的相貌都变了。我要怎么找到你呢?”


 


“管理处的人是有说可以留下什么标记啦,但我暂时还没有想好。”


 


“找个明显点的,一眼就能看到的。这样就算我老了,也能一眼就认出你。”他终于侧过头去看小绿的脸,告别时刻,这张脸的每一个细节都变得生动起来。


 


“留下这颗痣吧。”秦风指了指他的右脸。


 


“好啊,那下辈子我还让它留在右脸,希望秦风老爷爷到了老掉牙的时候还能认出我!”他故意用搞怪的方式说话,终于换来了秦风的笑。


 


 


“重生对一只鬼来说是好事情,我希望你能笑着送我走。”这是关闵绿最大的请求。


 


“...你对下一生有什么想法吗?”秦风不回话,自顾自问他。


 


“普普通通,平凡一点就好。家人的话,我妈那种估计是遇不到了,但母亲总是爱自己孩子的嘛,所以只要她不要揍得我太狠,我都能接受啦...爸爸的话,我没什么概念,不过总觉得有一个应该还蛮不赖的,最主要是他能爱我跟我妈,不要再让她那么辛苦。”


 


“死党嘛,其实阿智那种还蛮好的,虽然我经常讲他很逊啊。但跟他一起长大,一起闯祸,一起挨骂真的是很有意思的事...”他最刻骨的欢愉藏进了那段短暂的青春记忆里。“...他真的超义气的,我生前有拜托他开一家咖啡馆,他直到现在还经营着...我总觉得是我拖累了他,如果可以的话,我很想当面跟他说一句谢谢,可惜,没机会了。”


 


他没有再往下说,他在不知不觉中把前世的记忆串联在一起,秦风不知道把这段话看做是展望未来还是追忆往昔。


 


 


“你...什么时候走?”天色已经很暗了。


 


“12点。你看我像不像辛德瑞拉哈哈”关闵绿开了个不合时宜的玩笑,秦风没有配合他。他梗着脖子看着海岸线的方向,那里太阳已经完全沉寂。


 


“你还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不到三小时了,秦风不想他有遗憾。


 


“是有一件啦,不过说出来你一定会觉得我差劲。”关闵绿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说吧,我会帮你的。”


 


“我想...再看一次烟花。”


 


“...”


 


没有得到回答,秦风楞了一下然后蹿起身来,关闵绿跟着他动作抬头,那人已经推着车跑远了,风把他的声音远远吹来,“等我。”


 


 


慌张的背影刺得关闵绿鼻子发酸,独属于年轻人的奋不顾身任谁都会感动。


 


 


 


秦风骑着车跑了很远,他一一敲过海边商铺的门,又一一被拒绝。他的心里揣了一块表,滴滴答答地催促着,为了一个即将消失的“辛德瑞拉”。等他终于带着烟火回来的时候,十一点已经过半了。


 


关闵绿在海边的月光下冲着他笑:“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怎么会呢。


 


 


 


秦风上前去点亮烟花,然后退回来和关闵绿一同坐下。引线燃尽的时候,第一枚火花摇曳升空,绽放,发出哔剥的声响。烟火映衬的夜空美得无与伦比,他们的脸被花火倏地照亮,又在下一次绽放之际洒上月的清光。秦风看着关闵绿,他几乎一瞬不转地望着夜空,嘴角眼角都吊着笑。小小的喜悦之下藏匿着巨大的悲哀,他在那一刻发现,其实他们都一样。


 


“秦风,真的很谢谢你。”头顶的烟花还在绽放,可属于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絮絮叨叨地想要尽可能多的说些话,“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大概还是一个四处游荡的孤魂野鬼...其实他们底下也很惊奇,怎么会有人类看得到鬼。我真的很幸运能遇到你,尽管这只是个意外。”


 


 


“我喜欢意外。”秦风说,你是意外。他以为他会结巴,可是他没有。


 


 


关闵绿在死后多年才发现,原来离别对鬼来说也是一样难过。他低下头嘟嘟囔囔:“怎么办,我好像不管是死是活都栽在虎牙上了...”可惜海浪和烟火让秦风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


 


 


 


23:59,关闵绿的肩头碰到了秦风的,后者一脸惊讶地看向他。他解释这也许是鬼魂界的回光返照。


 


“你会来找我吗?”


 


“我会的。”


 


“拉钩。”秦风伸出手。


 


“幼不幼稚啊”关闵绿笑着勾上了他的手。没有人再放开。


 


还有30秒的时候,秦风把关闵绿的手整个包进了手里。他的手凉凉的,软软的,让他想到雨天的云朵。天霁就要散去。


 


两颗孤独的心在临别之际找到了归属,紧握的手和靠近的心。


 


“再来一次,好好活着。”他们笑着,看着夜空。烟火是一场灿烂的别离,它的盛大会让人忘了其中的不如意。


 


 


“你...会忘了我吗?”


 


“我...我不会的。”


 


秦风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他在他离开的那刻,感觉海风吻在他的嘴角。


 


 


“我不会的。”


 


 


------------------------------------- 


 


【尾声】


 


大刘觉得秦风自从上周休了几天假之后,整个人都怪怪的。比如此刻,他正拿着卷宗问一只乌龟:“小绿,你觉得这个案子怎么样?”


 


作为一个热心的吃瓜群众他觉得有必要向上级反映一下这个状况,他不能让一个青年才俊在他的沉默中灭亡。


 


秦风最近在市里可谓红透半边天,他在机关单位思想考核中破天荒的给市局拿了个“状元”。不过这个“状元”让王局把脸都憋青了,他不知道这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人为什么要在试卷上如此详细地阐释整个阴间的运行体系,进而对行政工作有所建言。


 


看着考核成绩单上“该同志思想严重脱轨”的评语,王局觉得自己头大了一倍不止。他看着眼前站得笔直的年轻人,又想到大刘反映的情况,心情复杂地拍拍他的肩:“小秦,这样吧,我给你特批十天假,你出去好好反省一下。”


 


要不怎么说特殊人才要特殊照顾呢?大刘看着秦风再次奔入假期的身影,羡慕得无语凝噎。


 


 


 


秦风用这个“意料之外”的假期去了一个他早就想去的地方——高雄。他一个人走遍大街小巷,在这里寻找一个早已不在的人的踪迹。他走过小绿住过的老街,走过承载他青春热情的国中校园。他在校友录上看到了萧柏智的消息,然后在最后一天去见了那个男人。


 


六弄咖啡馆,一个不大的小店,开在不繁华的街上。店里只坐着三两个客人,一个穿着工作服的男人正背对着门在逗弄一只猫。秦风进门的时候,风铃惊动他。他转过头来,胸前的铭牌上明明白白地写着三个字:萧。柏。智。


 


小绿眼里一起长大,一起闯祸的热血青年,在岁月里变成了温厚可靠的男人。果然,只有他是长不大的。


 


“欢迎光临。”男人微笑着向他递来菜单。秦风快速地扫过一眼设计精美的纸片,卡布奇诺在这里是不存在的。点了男人推荐的咖啡,秦风坐在吧台边打量着整个咖啡店的陈设。在正中的照片墙上,挂着一张四人的合影,最右边笑得傻兮兮的正是关闵绿。


 


“不好意思,能让我看一下那张照片吗?”


 


“哦,好啊。”男人把做好的咖啡放在他面前,用抹布擦了擦手,才转身从墙上拿下那张照片。


 


秦风接过照片有点出神,萧柏智见他有兴趣,便主动开口问他:“你要听听我们之间的故事吗?”


 


他的声音很厚重,同样的一件事从他和小绿的嘴里讲出来感觉是截然不同的。静止的青春给了小绿,尘埃却抖落在友人的肩头。他讲到好玩的地方还是会会心一笑,脸上岁月的纹理因此变得生动起来。“他”和他的两种声音,在秦风脑海里复沓响起。时间长河里迷失的少年形影交叠,融为一体,逐渐鲜活。只不过结局依旧是那个结局。


 


秦风的咖啡喝完了,照片又挂回了墙上。猫咪在操作台上跳来跳去,萧柏智冲它喊:“小绿,你又在顽皮哦!”那猫于是跳到一边的软垫上,歇了去。它在太阳下暖洋洋地伸展着自己的身体,秦风在那个瞬间好像看到了在自家沙发上滚来滚去的关闵绿。


 


秦风把钱压在杯垫下,起身往外走。老板没有送客,背对着门清洗杯具。风铃响起的时候,他听到人说“阿智,谢谢你。”


 


时间的潮汐涌来,即使人到中年也不能冲破它的困局,又是一场人仰马翻的战役,多年过去他依旧溃不成军。


 


眼泪砸在手心里又被水流卷去,萧柏智在这一刻问自己:你信不信命?


 


 


 


 


每一天都是生活,秦风重新回到自己的节奏里,日子倒也不是那么难过。师姐上次以备孕为由请了假,没想到一语成谶,真成了身怀六甲。


 


她坐在家里给秦风打电话抱怨,说坐月子太无聊了,你们男人应该来试试。秦风笑她当妈的人了,脾气还这么火爆。没想到电话里的人吼得更大声了,我不管啊,你得给我儿子包个大红包,安慰我这颗受伤的心。秦风连声答应。


 


 


 


他在满月宴上第一次看到那孩子。琥珀色的瞳孔好奇地张望着世界,右脸上那颗褐色的小点,一下子戳进了秦风的心里。


 


刚坐满月子的师姐胖了不老少,她抱着被悉心裹着的小孩,脸上是藏不住的幸福。站在她身旁的男人笑得一脸憨厚,这个在纪委雷厉风行的组长,在家里温柔得像只小绵羊。这是一个毋庸置疑的,幸福的家庭。


 


师姐招呼着他过去,把小孩抱到他面前,怎么样我宝贝儿子好看吧。


 


秦风不回答,只傻乐。


 


到了送祝福的环节,小宝宝被放进婴儿车里推到了台上。市局里的每一位“凶神恶煞”在孩子面前都化作了温柔的“夜叉”。他们使尽浑身解数耍宝,逗得哄堂大笑。


 


轮到秦风,他把定制的长命锁小心翼翼地放进婴儿的被兜,蹲下身,伸手触了触他软嫩的笑脸,“看来你插队了,小鬼。”


 


婴儿抓握着他的手指,手心很暖,这是四月天里晴空的云。


 


一旁的司仪温声提醒他该说祝词了,秦风温柔地松开他的小手。


 


“那我就祝你今生,平安喜乐。”


  




【END】




--------------------------------------


*出自泰戈尔《飞鸟集》,投稿人:居然




*释题:南方代指过往,没有信来自南方,来者犹可追。




*世有爱,人生之路纵苦也不会绝望。愿看到这里的每一个你都能喜乐平安❤




*不脱坑,我们下篇文见。







评论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