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昊健/甜/一发完】丘比特的黄金箭

阿津:

@张福贵 张老师点梗,被我写成了琐碎而且一点儿都不酷的黑道*小明星AU
给张老师表白!多谢张老师不杀之恩,我都不记得我拖了多少天,差点就拖到六一儿童节。
前方ooc人祸预警
---正文
  执行导演那声“子健”喊得董子健从头皮疼到脚心。
  他深一脚浅一脚的迈过沙地,踩到空旷的沥青路又差点儿被烫的站不稳当。
  董子健一个三十八线小明星,拍戏被人呼来喝去的倒想得开,但是1v1的耳提面命绝对是超纲题,送命题。眼见导演呲牙咧嘴的撕掉胳膊上最后一片尼古丁贴,董子健心里滚开水一样翻腾了好多遍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我今天过生日,派对就在宾馆旁边的酒吧,你也来。”
  董子健叫这个邀请弄的发懵,这种攀缘权贵的好机遇一般跟他这种男四号八字不合,开始还想客气客气,一寻思昨晚馋虫失眠,已经祸祸掉行李箱里最后一包方便面,也不做样子扭捏了。
  可谁知道所谓包场生日派对就是20多号人围着个八寸翻糖蛋糕拍照之后作鸟兽散,董子健胃里空的有回音,却也只能惨兮兮的挤在吧台一角喝包场特供鸡尾酒。
  等到第三杯莫斯科骡子下肚,悔意拌着柠檬汁在胃里排山倒海之时,一个人也往吧台这凑,董子健目睹小酒保的脸色嚓嚓变黑,忍不住仔细看看来人。
  眉清目秀身姿挺拔,招人喜欢的很。董子健在脑海里盘了一遍在组里确实没见过这人,想着估计是哪个大学生溜进来蹭吃喝。
  那人在吧台上敲下一张卡,说了句“昨天不好意思了,密码在背面。”
  笑的倒是可爱,董子健想。
  等人走远董子健问酒保,什么来头,赊账的大学生?
  “刘哥,道上的一把手,昨天因为个什么货在这儿干架,碎了一面墙的酒。年纪不大狠厉着,刀捅进去还拧一下,伤口都缝不死。”
  知人知面不知心,董子健背后一阵凉风,感叹这世道不好了,啧啧啧。
  挨到派对结束,董子健在宾馆床上化成一滩,蒸汽眼罩的柚子味浓郁,他本应该很快的睡熟,可是“刘哥”的笑模样徘徊不去。董子健脑补了上千个逼良为娼的罪恶场面给“刘哥”开脱,细想想也没这个必要。
  一面之缘而已,从前没见过,以后估计没机会再见,有闲工夫不如操心操心自己明天的戏。
  紧接着劳苦了十几天,琐碎的台词和片场的喧闹占据了董子健的全部精力,熬到杀青,董子健感觉自己像一条蛇扭动了多时终于褪掉一层皮,疲惫也落得轻松。
  他回到自己家,月余没通风的房子有一股淡淡的闷霉味,简单的换洗床单,董子健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后来洗衣机自杀一样的轰鸣董子健没听进去,他腰酸背痛的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还是被表妹的夺命连环call叫醒的。
  “哥,我妈给我安排了相亲,今中午你陪我去吧。”
  “小姑呢?”
  “我可不让她陪我,每次跟人相亲我妈就跟清仓甩货一样,尴尬死了。”
  “行啊,中午几点?”
  “十一点半,上次你带我去吃的西餐厅。”
  挂了电话,董子健看看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匆匆洗了澡打扮熨帖,轰着油门往餐厅赶。
  等那张脸像盖钢印一样出现在他眼前,董子健终于切切实实的体会了什么叫命运弄人人生如戏。
  “你好,我叫刘昊然。”
  “董子健。”
  表妹一脸状况外,怎么自己的相亲对象先和表哥打起招呼,殊不知这俩人心中都相当精彩。
  刘昊然那边是姐姐陪着,看他说起职业时支支吾吾挤出个人力资源部,董子健明白这“刘哥”纵然混的狠厉潇洒,但也十成十是瞒着家里人淫武。
  “我下午要陪我哥去试镜,今天就先这样吧。”董子健看表妹不耐烦的擦嘴,口红在人中晕开了一圈,立马善解人意的附和“是是是,不好意思啊小演员没人权,这部戏黄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接到下一部。”终于在刘昊然姐姐水深火热的目光里逃出生天。
  “可算是应付完了,”一上车表妹就跟董子健发起牢骚“我最不喜欢这种乖乖仔,没出息。”
  董子健闻言惊的一撒手,安全带弹回去砸到了手背,红了一片。
  “你从哪看出来的?”重新拉过安全带系好,董子健问表妹。
  “黑框眼镜棒球帽,白T牛仔裤配板鞋,一点都不叛逆。”
  “踏实点儿不好吗?”
  “与其让我跟一个无趣的好人谈恋爱,不如让我跟一个黑道老大哥天雷勾地火。”
  董子健本来要脱口而出的“刘昊然不是什么好人,你离他远点儿”在听了表妹的话早已滴溜咕噜的滚落回腹中,本着保护妹妹的心思,或许还有点其他的什么,总之他打算不揭穿刘昊然黑道老大哥的身份,就一路沉默把老妹送回家。
  再说刘昊然,可觉得非常憋屈了。
  被姐姐五花大绑来相亲已经非常没面子了,为了隐藏自己黑道大哥的身份跑去大学城从头到脚置办了一套,结果被对面看做碌碌小白嫌弃一通,也是无语。
  一副乖巧面皮真是麻烦,刘昊然想,终于明白了兰陵王的苦恼。
  点头哈腰的送走姐姐,刘昊然打算去商场买衣服替换掉这身行头。
  路过Thom Browne专柜,刘昊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左胳膊搭着两条一样的裤子,右手还在扒拉着找同款。
  “嘿!”他没控制住自己,上前拍了那人的肩膀。
  于是就看到一脸惊恐的董子健,转而全场尴尬。
  “我……咳……把我妹送回家休息,我过来买条裤子,一会儿……嗯……一会儿再去接她跟我一起试镜。”
  刘昊然细不可闻的嗤了一声,刚刚偷闲查了董子健百度百科,现在看看这演技,也不知道中戏怎么教他的。
  “试镜很赶?不着急的话咱俩一起逛逛,你们演员品味好,帮我带个眼。”刘昊然看着裤子上的四条杠,他这睁眼说瞎话,可是忍了好几忍才没笑出声。
  “不着急吧。”
  最终是刘昊然拖着董子健逛潮牌,逛累了又是暗示又是拐带进了一家甜品店。
  给董子健要了一个奶油卷,自己要了块奶油黑松露蛋糕,端给董子健的时候那人还很惊讶。
  完全没了相亲那会儿的战战兢兢和尴尬,直接用手拎起一块往嘴里塞。
  “你怎么知道我最喜欢奶油卷?”腮帮子鼓鼓的董子健问。
  “我猜的,看起来猜对了。”
  刘昊然语调骄傲,完全忘了自己用浏览器打开微博搜“董子健”,为了打开那张蹲在角落里吃奶油卷的照片时有多鸡肋。
  看着狼吞虎咽的董子健,刘昊然开启了尘封许多年的想象力,董子健如果是只小动物,如果有毛茸茸的大尾巴,吃奶油卷的时候是要开心到尾巴一摆一摆的吧。
  吃的餍足,董子健好像完全忘了承应先前要去试镜的谎言,刘昊然也不戳破,俩人溜达着逛到天黑,刘昊然又殷勤的送董子健回家。
  环路堵的水泄不通,刘昊然打开收音机,正在放的是一首可以称得上古早的歌,董子健竟然能跟着哼唱。
  冷气口吹的刘昊然发呛,他别过头装作躲风,捎带着看董子健。
  董子健许是唱的嗓子干涩,停下来在意到刘昊然的目光。
  “你说你长得这么好……当个演员也行。”他没头没脑的说着。
  “是酒吧的小酒保告诉你我是道上的?”
  “你不会要找他麻烦吧?”
  “我看着那么不讲理?”刘昊然看着坐着跟躺着一样的董子健,奶油一样甜腻腻的味道直往心口里钻。
  “不是,干什么都好,我就觉得你演戏的话,估计有很多人看,比我粉丝多。”
  “你演戏怎么没人看,我看啊。”
  “你快算了那狗血劲儿,看了都上头,我自己都不看。”
  董子健没料到无意识的吐槽被刘昊然记在心里,也没料到刘昊然的假公济私欺压平民。
  学名是提高文艺素养,俗称你上司要跟娱乐圈的搞对象,黑道团体每晚的视频会议变成组团看剧品综艺,不止内部宣传,连带着一条街的老百姓都免不了池鱼之灾,看完了还要在微博超话发个300字小论文安利四海八荒的路人,每个ID都登记比对,东头的二爹嚷着上次人口普查都没这么带劲。
  就这样,网络上好评汹涌,声势之浩大一度让董子健的几个铁粉以为偶像睡了那个了不得的老板已经不再单纯而脱粉。
  也就在董子健火起来的期间,刘昊然没少忙前跑后,又探望又上下班接送。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董子健是多聪明的人,明白刘昊然是非把自己的心偷走不可。
  你有情我有意,这种情节在电视剧里愣是能别扭上十集,董子健演多了,烦的不行,真到自己身上他也不懒也不怂了,趁着有天刘昊然找蹩脚的借口挂在他身上时,勾着刘昊然的脖子说:“你喜欢我,那咱俩在一起呗。”
  刘昊然心里还感谢天感谢地自己终于打动了皇天后土,星星说话了董子健开花了,没想着董子健又在他心上用力的开了一枪。
  “我可不是被你那些小手段打动的,我头一回见你可就开始喜欢你了。”
——那种变魔术的枪,见过吗?用力开枪,轰然巨响,乳白色的烟气藏不住枪口的一朵玫瑰,明艳又撩人。
  之后二人就开启了没羞没臊的同居生活,火枪喷糖块,甜甜蜜蜜黏黏乎乎。
  一次刘昊然回家,董子健迎头就问:
  “你有称手的刀么?”
  “斧头帮都亡了多少年了,我们现在收保护费都微信转账了好不好?谁欺负你了还用你亲自砍他?”
  “没有谁,我买了个椰子,厨房的刀砍不开。”
  刘昊然本来要磨磨刀,结果董子健一听磨刀声抱着门框满脸慷慨就义,最终那个椰子还是刘昊然用那把切个茄子都藕断丝连的刀磕巴开的。
  董子健怼了根吸管吸了一小口,接着捧给刘昊然。
  “甜的,你尝尝。”
  刘昊然避开椰子亲了董子健的脸,一脸坏笑的说是挺甜的。
  被突袭的人撇撇嘴,说我没溅到脸上你从哪尝出来甜味,而后就用嘴唇去撞刘昊然没来得及收住的虎牙,支支吾吾的说这样才甜呢。
  那次是刘昊然生平头一遭被人冒犯,柔软的嘴唇温温糯糯的贴上来,他觉得自己像吃了过量的跳跳糖,嘴上的酥麻融化在沸腾的血液里飞快的蔓延全身。
  越是你侬我侬,越是非你不可,再往后,董子健在组里全是逢场作戏,刘昊然更是花柳不问,两人也各自忙活的出彩。
  董子健去试镜过了个玄幻大制作,今天定妆,刘昊然晚上回家一进门就问他顺不顺利。
  “这不演个神兽,脚趾甲都给镀金了。”偏厅传来的声音,刘昊然一般在偏厅给兄弟们开会,不知道董子健今天怎么突然有兴致待在那。
  看刘昊然过来,董子健手上拿着桌子上的铅灰色丘比特雕像没停下动作,只把脚伸到桌子外,岔开脚趾头晃来晃去,刘昊然想起来前一阵子的综艺节目,他也是这么郎郎当当的比心。
  刘昊然收了董子健随意丢在沙发上的外套,转身挂在衣架上,闻着难闻的指甲油气味怪着董子健:“那你不赶快洗了又在这抹什么呢?这味太大了对身体不好。”
  “你桌上这个丘比特怎么拿着铅箭呢?被铅箭射中的人都不幸福,我得给你涂成金的。”边说着边拧死了指甲油盖子,拿起来丘比特欣赏自己涂抹的黄金箭。
  “你们搞文艺的小年轻还信这个?”
  “怎么,你们专搞文艺小年轻的不信这个?”
  语调那叫一个轻佻,惹的刘昊然虎牙发痒头脑发热,他回头看董子健,看见董子健举着能有他半边脸大的丘比特,黄金箭冲向他,眯起一只眼,嘴上不停的发着“piu”“piu”的气音。
  “若被丘比特的黄金箭射中,会使人向往爱情且促进爱情长久、稳固,而且一定甜蜜、快乐。”
  他扑向董子健,差点压翻了老板椅,董子健扑腾了一阵就任由他结结实实的抱着,好像整个宇宙坍缩成了这么一个人,叫刘昊然抱紧了。
  他稍稍松了怀抱,对上董子健的眼睛,自己的脸在他的瞳里映个满当,星轨勾勒出的人像也不比这样明亮。他笑着凑近董子健的耳朵,轻柔的举动像凑近一块粉色的棉花糖。
  “来吧小董,我心甘情愿,万箭穿心。”
-FIN-
【一个花絮】
黑道小兄弟甲:“可气死我了,今天闻见刘哥身上一股子血腥味,我以为他重出江湖了,结果你们猜怎么着?丫跑到八里桥菜市场给他对象买跑山鸡去了,买的活鸡,提着翅膀回来亲自杀的。”
黑道小兄弟乙:“……哎,哪天哥几个去雍和宫磕磕头求求仕途,老大自从搞了对象天天不务正业。”
黑道小兄弟丙:“别,老大信西方的神,我前几天去找他,看他抱着个丘比特宝贝的跟什么似的。估计是西洋神更准,看看有没有门道咱们也去求一求。”
【恕我直言几位兄弟,什么神都不好使了,快跟大哥对象搞好关系,仕途还有望。】
---
日常跑题拽不回来(1/1)
总感觉一个好好的黑道纯爱【……】故事,被我写成了一个油腻又刻薄的小相声【叹气】
晚安了您。

评论

热度(134)

  1. 侑killyijinh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