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汪呜。

不会起名的离愁别恨:

写在前面,


这梗早就想好了就是懒得写,下午没事做索性一股脑码出来,要不然再写不知道猴年马月了。梗我估计大家都知道,采访嘛都是汪党,不过我家里只有两只猫就是了。虽然我也喜欢狗,不过里面的细节都是问朋友问出来的233有的不准你们也别当真。




哇觉得自己高产像母猪,不得了不得了【。】


虽然发之前被馅饼捅了一刀,但善良如我还是不计前嫌!!!!












汪呜。(安静别说话……别吐槽……)


 


 


1.


郭得友今天出门可能没看黄历,上面是不是写着不宜出行不宜遛狗。


 


原本按照原定计划,小区里外附近的小公园肯定是不能去的,里面大大小小跑的全是小不点儿的泰迪和博美,博美就算了,但是这泰迪想起来郭得友就觉得头疼,逮谁朝谁叫不说,这大狗小狗全都不怕还到处招欠,万一自家宝宝回了一口肯定赔的还是自己。以前顾影总拿泰迪嘲讽自己,说不但到处讨人嫌吧还搁哪哪发情,气的自己一巴掌就拍过去人家一溜烟儿跑没影了。


 


牵着宝宝抱上车,把这狗安顿在副驾驶又被舔了一脸,郭得友皱着脸笑得皱皱巴巴的捏了捏宝宝的脸揪了一手毛,美滋滋地关了门往驾驶座走,没成想刚关上门背后就呼哧带喘夹杂着风声和汪汪声,一回头好么,直接被呼了一脸的温热长毛,眼疾手快的郭得友用手接住抱了满怀的瓷实肉,用力一扯从自己身上撕下来一只……正对着他身后自己宝宝眼冒金光伸舌头哈哈直流口水的大金毛,尾巴呼哧呼哧扫在郭得友小腿上,大夏天他穿着大裤衩子露出大片腿毛,被毛茸茸的尾巴搔得直痒。


 


郭得友觉得新鲜,这小区姨太太们的狗自己不说全都认识也大概都见过了,这只大金毛还从来没见过。他抱着这狗左看右看放回了地上,身后自家的宝宝扒在车窗边儿一脸“你外面有了别的狗啊”的表情跟他直翻白眼,被放到地上的这位也没闲着,立起两条腿儿就和宝宝进行了全面的眼神交流那叫一个火花带闪电。郭得友咧着嘴似笑非笑,摸着下巴有点不怀好意,挑着半边眉毛一脸拐狗相。


 


身后又嘈杂喧闹,突然小区草坪的观赏灌木就被扯开一道缝,然后有个人就从里面带着树杈子和叶子就钻了出来。这一钻不要紧,郭得友觉得那瞬间好像金光撕开了裂缝映在他眼里跟天使下凡塞的,通俗点来说,这人长得好看。


 


啧,要不要点紧了。


 


突然冒出来的人一眼没瞅见郭得友发愣的傻子样,四下寻摸了一下终于在一个人身后看见了自家金毛摇晃的臭尾巴,说来真是气人,丁卯在那边跟着祖宗屁股后面一把屎一把尿的收,这货被公园里泰迪合伙汪汪了出来撒腿儿就跑一溜烟就没了狗,自己拎着塑料袋反倒像只寻回犬翻山越岭找它,它倒好,合着碰见合心意的狗友了是吗?


 


丁卯这才看见傻不拉几站着的郭得友,估摸着后面车里一脸嫌弃的用爪子顶着自家金毛脑门的阿拉斯加就是他的了这才有点不好意思,抬起手想拢拢发型偏头就看见忘了扔的狗屎袋子,一下子就撒气儿了,耷拉着脑袋把垃圾扔到旁边的小区垃圾桶拖着步子一脸和善的微笑就朝郭得友走过去了。


 


 


哎呦喂,天使小帅锅朝我走过来了,难不成是要给我发奖金了?


郭得友的内心戏还没演完,就看见对面白净的人朝自己不好意思地笑着伸出手,薄薄的嘴唇一张一合说了点什么。


等等他说啥了。


 


“您好您好……不好意思,我刚搬过来第一天,我家狗也第一次出大院没见过别的狗才这么突兀实在不好意思,我给您道歉。”


 


所以当郭得友心下消化了这句话的意思之后马上就换上厚颜无耻无懈可击的笑容回握了人家的手,顺便不着痕迹地划了划人家的手腕才撒开爪子回身打开了车后座,丁卯眼看着自己家的祖宗那一瞬间好像变成了别人家的狗,从善如流的就上了车。这下他觉得自己的笑容真的更加礼貌而不失尴尬了,好在郭得友没说什么只是楞了一下。


 


其实郭得友为什么愣神,他其实完全没想到这条金毛这么助攻,原本想好的搭讪十八式都没用上这货就自己上车了,当下郭得友恨不得给这祖宗十碗十全大补自制狗粮以示真心,回身看见后面这位越看越像这条金……不是,这位狗主人一脸呆愣样更是笑开花。


 


看来今天还是宜遛狗的,还宜一箭穿心。


 


“这……”


“那……”


 


两人同时开了口,郭得友噗嗤一笑也就继续说下去了,丁卯那一脸心事都写在了脸上的样子想也知道要说什么,所以郭得友打断了他的意图朝后座一点头,


“反正您这汪也上车了,我干脆带两位爷去咱们大狗们该去撒欢儿的地溜达溜达吧。”


 


要丁卯说他觉得郭得友有毒,就那种甩甩辫子就能让人跟着他跑听他话的毒,这不么,自己也跟那只没出息的金毛一样上了车。


 


2.


俩人上车以后边扯边聊,年轻人又都养狗话题自然是不少。郭得友话多,丁卯就聚精会神睁着好看的眼睛听着,听他介绍自己就是两条街外那个城里唯一的水族馆里的工作人员,平时负责潜下去清理清理池子什么的,也当个救生员,人口紧张的时候没准还会客串下老美人鱼,反正水性不错,和鱼啊虾啊的交情也还行,还说他就只有个师父,自从搬出来一人住以后有点孤单没意思,所以领了只小阿拉斯加热闹热闹,没成想这一吃吃成了一头猪,没过半年就已经长成这么大个儿了。说到这,丁卯看着郭得友就着红灯的功夫伸出手摸了摸自家宝宝的头,被摸的那位也一脸温柔。


 


郭得友侧着脑袋跟坐在后面的丁卯说话,问他是干什么的,丁卯一开始支支吾吾没说出来,后来估计做了一番心理斗争才说人话。


 


丁卯说自己是漕运商会的少爷,郭得友起先没回过味儿来,后来猛然想起漕运是个啥之后差点一个急刹车连人带狗一块儿甩出去。漕运可是这城里最大的企业了,那丁义秋还是自己工作的水族馆的资助人呢……这下郭得友脑仁有点疼了,不为别的,就突然感受到一股子人狗差别的鸿沟,当然人是这位丁大少爷,而这狗自然就是自己了。


 


郭得友倒是没说什么,因为丁卯还在断断续续的念叨,他抬起眼皮抓空就看看后视镜,镜子里丁卯正抱着金毛说的一脸缱绻的,开车的人心里就突然软了一块儿。丁卯说自己刚回国没多久,他爸就叫自己学着管理公司,可自己出国也没学这方面内容而且本来一门心思也就想做个大夫,最不济还能给自家狗看个病。听到这郭得友差点翻了车,吐槽丁卯说您这医术不分人狗也是一绝差点被呼了后脑勺一刮子。


丁卯收了手又继续说,自己学医其实也是想治好他爸这个咳嗽不停的病,每次看病医生都说没啥大事但是就是一直不好,好像咳嗽了一辈子。而自己怀里这金毛也是他爸送的礼物,当时送来的时候还怕不亲人,好在金毛温顺又听话养了一阵子也就和自己怪亲得了,这次算是赌气一人一狗走天涯,在附近这片地方买了套房子和他爸说要自己住。


咕咕噜噜说完一大段丁卯就没再出声,郭得友又抬眼看了一下这人居然就抱着狗歪在后座睡着了,心也够大的,不怕第一次见面的人直接给他绑了要赎金去,是真不知道自己多金贵是吧。睡着了的大少爷呼吸缓慢,怀里的金毛卧着也不动弹,郭得友停车之后歪过身子看了丁卯好一会儿,金毛对他眨眨眼咧着嘴好像在笑,好像在说,


 


您这一见钟情可不能像盛夏的花啊,过了一季就散了样儿。


 


郭得友伸出胳膊挨个摸了摸俩狗头,张着嘴没出声儿念叨了句话,


“还得靠你们俩兄弟帮忙咯。”


 


然后就下车打开后座车门拍了拍丁卯的脑袋,睡迷糊的人还搁郭得友手掌心里蹭了下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想起自己在哪又猛的坐起身子差点磕在顶棚,郭得友看着他乐的像个王八,拉着他胳膊就叫他下车牵好绳儿。


 


“来,咱到地方了,小可爱们撒欢儿玩吧!”


 


3.


这离小区挺远的偏僻地方平日里没什么人来,就是到了晚上七八点钟才会逐渐热闹。这片本来是个郊野公园,但就是太远。养大型狗的朋友们总是挖空心思找个没小狗的地方能给自家宝贝们好好放松,一个传一个的这也居然就成了大型犬聚会的好地方,郭得友家的宝宝在这就认识了不少好朋友,这一下车就撒丫子甩着黑尾巴跑走了,但是跑了一半又回来了脖子上的牵引绳耷拉在地上等着郭得友捡。这下可把郭得友美坏了,他蹲下身子抱了抱宝宝小声说了句大宝贝儿,拿起绳子就等着丁卯。


 


其实平时拴了绳子这货也不会等他,但是估计今儿个想起还有别人,顺便给自己这个不争气的主人搭把手才好心回来。


您别看着大型犬个儿大,但是真的没有那小狗吵人,咬人的事儿说真的这大狗都不怎么干,所以这公园里也比小区里的花园清静,不过还是养大狗的人不多,这诺大的公园零零散散几人几狗,平日里巡查没准也会来检查所以这总来这公园的人还整了个微信群随时汇报情况,但这巡查组也有他们的人,主要还是拜服在这些狗可爱又好看的毛茸茸下,所以也便是相安无事。


 


丁卯牵着整好的自家金毛跟在郭得友身边,两只狗黑白的那个到处闻四处看,金色的那个跟在黑的屁股后面像没见过世面的小孩。这画面看着倒也和谐,遇见的路人总会和郭得友打个招呼叫声二哥今儿也来啦,丁卯见着新鲜,就听郭得友跟说相声似的介绍这附近的情况也听得开心。


 


溜到一处平地儿郭得友说咱撒手让他们跑跑吧,一开始金毛还不怎么敢走,被阿拉斯加咬着绳子直接拎去了狗堆儿里。郭得友看着想笑,丁卯一脸不放心。


 


郭得友拍了拍丁卯的肩膀往后倚在树干上叫他安心等好,头顶上的树叶刷刷响,公园里的路灯明明灭灭的不算太亮,夜空里的月亮还挺给面儿亮了大半个,而眼前的人回头弯着眼睛对他笑。


这画面太美郭得友表示没看够,张嘴就问了句你家狗叫啥,


 


“祖宗。”


 


“嘛玩意?”


 


“祖宗啊。”


 


“哎喂,你这辈分可大了。”


 


丁卯被平白占了个大便宜回手就是一巴掌,郭得友笑着抓住他的手臂往回一收丁卯就被他拉着也靠在了树上,


“你不问问我家狗叫啥啊?”


 


“叫什么啊?”


丁大少爷亦步亦趋放心的往套里一钻,成功被拴在了网里。


 


“宝宝~”


 


“……什……?”


 


“宝宝啊~”


 


话里话外都被调戏了一番,脸皮儿薄的大少爷耳尖都红了还硬撑着没红上脸,抱了双臂在胸前吐槽郭得友这样叫狗不怕没对象,郭得友回了句就算搞对象也得喜欢狗才行啊。俩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倒像是认识了好几年。


 


丁卯说自己刚回国就搬了出来,这金毛也没从自己别墅大院里出来过,搬到小区里第一天想带它出去溜溜结果没想到被小狗们组着团吓回来,不过幸亏吓回来了。


说到这卷毛的大少爷侧过头对郭得友笑,笑的那叫一个风采照人,


辛亏吓回来了,不然也不能认识你和宝宝。


 郭得友点头说是,忍不住往那人身边又靠了靠。


 


 不远处撒欢的阿拉斯加正和隔壁小黑狗对着一球咬,回头看见金毛跟个傻子似的不动弹就跑了回来咬了它屁股一口,俩狗这才一追一跑在这公园里撒了丫子。金毛今天很开心,见了这么多同类,其中还有一个最好看,那就是眼前这个眉头两块白爪子也白的不行的傻雪橇犬。


 


4.


回去的路上一人一狗就换了位置,宝宝一脸我看透你的表情被郭得友请上后座,上了车就卧下闭着眼不看他,祖宗第一次出来撒欢也有点玩累了被丁卯抱上车也呼哧呼哧就睡着了。郭得友瞅着睡的真香的两只狗也挺开心,更何况丁卯关了车门就直接去了副驾驶。


 


嗡的发动了汽车这一车欢声笑语也安静的打道回府,丁卯似乎也不困了趴在车窗边跟个小孩似的到处看,他和郭得友说自己几年没回来真的有点不认识自己家,郭得友便和他说那找个机会好好带他转转,扒着窗框稍微偏了点脸给了郭得友一个流光溢彩的眼神和窗外迅速倒退的霓虹灯相得益彰,那瞬间开车的这个小文盲肚子里词穷并且膨胀,只剩下脱肛野马一般的好心情。


 


 回到小区一停车丁卯才发现是自家门口,抱着狗问郭得友你怎么知道我住这。被这么一问郭得友也楞了一下说自己也住这,俩人同时笑出声。


 


原来这俩人住的不是对门,不过也算隔壁,一个2门302一个3门301,从阳台往外一瞅就是彼此探头的脑袋,晚上十点多钟这天津城里基本也就没了人声。天津总是不像别的地方似的10点才开始热闹,这里的人们又恋家又有点古板,连商场都准时关门,酒吧只有市中心那里也不算多,平日小区里到了夜里就安静的不像话不像个大城市的样子,郭得友偏生喜欢这份安分守己,他起先对着看不见星星的夜空喝着饮料,嘴里一股子灌进大口苹果味儿汽水,旁边阳台格拉一声门响,便是丁卯端着咖啡杯走出来的影子。两人也没说话就对看了一眼,同时也就心照不宣的没再出声。


 


郭得友是喜欢这份安分守己的,但心坎里那点叛逆和嚣张却总是不合时宜地窜出来鼓捣他干点什么出格的事儿,他用余光瞟着几米开外阳台里与自己肩并肩的人这个想法就一直在扩大。但是他咬咬牙硬是又灌了一大口凉汽水道了晚安就赌气似的钻回了屋里,丁卯回了他一个点头眼看着他消失在开着灯的房间里,手里的咖啡有点凉了索性也不再进嘴,从口袋里掏出根烟来咬紧嘴里点了火,摇晃的火苗映得大少爷的脸棱角分明,些微上挑的嘴角也在擦黑的夜里稍纵即逝。


 


看来有时候也得把聪明劲儿用在别处才行,心里头不知道琢磨什么的丁卯吸了一大口烟,然后按灭在烟缸里。


 


5.


 丁卯最后也没如愿去了医院,也就回了漕运开始工作,不过他和他爸说要从底层做起,丁义秋也没反对,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就是这股拧劲儿跟头牛似的,不过虽说回了漕运他也没搬走,这离公司挺近坐个地铁晃晃悠悠就到了,不用开个破车堵死在还没自行车快的早高峰里。


郭得友听了没说话,俩人此时正处在一种“有空碰面搭伙吃个饭,没空碰面夜里阳台一聚打个岔”的状态里,扎着脏辫儿的这位爷心里有点堵,就像被摇了八摇的可乐还没被拧开盖儿似的憋得慌,倒是卷毛的大哥逍遥自在,时不时还对郭得友动手动脚的勾肩搭背。不是说不满意,就是还不够满意。


 


郭得友皱着眉头看着前面的人牵着绳子遛狗,俩人唯一约好的事儿就是晚上来这偏僻郊野公园里遛个狗,这俩狗感情倒是交流的不错,就是这人的感情还晾在衣裳架子上不见干。溜着溜着前面这丁卯突然就蹲下撅着屁股开始给祖宗收拾屎事儿,郭得友顶着这屁股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总觉得自己的目光下流还带点猥琐,嘴角忍不住上挑又得被道德感强压下去,身边的宝宝看不下去嘴里一扯绳子就获得了自由,跟着前面刚解决完舒爽的金毛和小伙伴汇合去了。


 


丁卯收拾完了一回头就看见郭得友四处乱转的眼珠子,不着痕迹的在心里笑。随即换上一脸人畜无害的面孔问他干嘛呢,果不其然得到了一个结结巴巴的回答。心里忍不住就骂他王八缩头附加一个白眼,把塑料袋抛给他看着他跟接炸弹一样跳脚,这俩人也跟动物似的在公园里跑了几步最后还是不怎么运动的大少爷先停下认输,郭得友顺手摸上丁卯的脑顶揉了一把,换来丁卯一句


“你他妈别碰完狗屎摸我头!”


 郭得友听罢又多蹭了几下,换来丁卯那双亲自铲屎的手在他后背抹了个干净。


 


啧,这俩人能不能干净点啊。


 


完全不觉得是自己的错的大金毛舔了舔隔壁阿拉斯加的脖颈换来一巴掌肉垫,并且乐在其中又多舔了一口。


 


6.


周末郭得友是不休息的,他的休息时间完全看馆里的安排,但这周日人员紧张轮到他扮演老美人……美男鱼,他合计着上次说带丁卯出去玩也没去过哪所以想叫他看看。难得来次人家礼貌的按响了门铃,里面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就叫郭得友有点开心,结果打开门怂如郭得友彻底愣住了,眼前的丁卯头发还湿哒哒的滴着水,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歪着头亮着眼挤眉作怪的问他怎么来了。穿着个破衬衫还没扣好扣儿,大片大片的胸膛一直到腹部连肚脐都若隐若现的暴露在空气里直愣愣地戳进郭得友眼睛里那叫一个扎,晃得这心术不正的人差点一个跟头栽进去。更别提肩膀一直到郭得友不敢直视的胸前都被水洇湿了好几片,被看的出神的人一点也没觉得自己哪不对,水好像滴进了眼里用手揉了几下,还咧着嘴对他笑着又问了一遍你干嘛来啊。这画面又无辜又色情的,自带滤镜的郭得友有点难受,有点把持不住,有点口干舌燥,有点想死。


 


所以他直接贴上丁卯吓得面前的人手里毛巾都掉在地板上,郭得友有点没好气儿的砸上了别人家的大门推了丁卯一把把他扭过身撞进客厅弯腰捡了毛巾就把他按在沙发里。先是毛毛躁躁的把丁卯衣服扯好遮住让人分神的大好春色,后来直接把毛巾盖上人家的脑顶就开始胡乱给人家擦头发。客厅沙发角落里的金毛看见来的人是谁又闭着眼继续睡觉,完全不担心自家主子被怎么样。


 


没心没肺的狗加上下手没轻没重的人,丁卯被蒙在毛巾里啥也看不见胡乱的挣扎,先是搂住了眼前人的腰后来顺着腰线就抓住了僵在那的郭得友的爪子,


“你干嘛啊!有你这么擦头发的吗!”


 


掀开头顶上的毛巾气哼哼的瞪眼,抓着郭得友的手往边上一甩就站起身来往卫生间走,结果反倒又被拽住直接被勒住脖子往后一带陷进身后人宽阔又结实的怀抱里,


“能不能好好穿衣服了??这成什么样子啊!国外回来的人都这么开放的吗!”


 


又是一番胡作非为,郭得友和丁卯差不多高,被他宽宽的肩膀挡了大半视野扣子被反系的歪歪扭扭,被圈着的人意外的老实没动直到郭得友满意为止才回过身一脸调笑的看着他,郭得友被他盯着有点发毛,看着自己着前扣不搭后扣的衬衫但也比刚才露着强,丁卯在他面前有点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居然就着这样把错的解开又重新扣好,动作慢吞吞的一副不乐意的样子,


郭得友被他弄得真的有点暴躁,这人别是故意的吧??


 


待到看着丁卯重新搞定,郭得友觉得自己的理智又上升了一个层面达到了共产主义。大少爷不耐烦地跟他说这下行了吧扭身就回卫生间吹头发去,临了还不忘吐槽郭得友擦头发的手艺一看就是街边两块钱剃头的。


 


被连撩带怼弄得里外不是人的郭得友看着丁卯那一脸纯洁善良居然说不出话,只能坐在沙发上狠狠按了一下狗头换来一声汪!的回应。


 


虽然事情发展的很复杂很出乎意料……郭得友重新深呼吸了一口还是决定表现的理智且大度,平静且安详,重新看见丁卯回到客厅头发已经干得差不多了,好像还从来没见过发型柔顺的大少爷样儿,比起卷毛可真温顺不少。视线往下一滑才重新看见这人腰上围了块儿浴巾就出来了,卧槽你就这么给别人开门了是吗!


 


炸着毛的郭得友腾地一下就站起来嚷嚷的特别大声,


“你能不能把裤子穿好了啊!”


 


丁卯无奈的捂了耳朵一把扯下浴巾给面前这个说不上是老气横秋还是保守治疗的郭得友一个耳刮子,


“我穿着呢!怕弄湿了才围着的!你这人有完没完了!”


 


梗着脖子半天没说出来话,眼神飘飘忽忽不去看眼前笑的有点奸诈的丁卯,拍在茶几上一张纸片郭得友一溜烟就跑了,丁卯拿起来那张票看了看,是水族馆的门票。


 


这人说来就来不打招呼,被看了个够的丁大少倒是心情不错,就是不知道那个夹着尾巴跑的那位心思如何。想到这丁卯翻了个白眼,自己这也下了血本了,这人脑子别住着头驴吧?


 


7.


郭得友周日穿上潜水服的时候心态还是崩着的,丁卯后来给他打电话说他肯定来的时候自己还特么结巴着呢。


没出息,怎么能就这么战略性撤退了?


 


咬着呼吸机往玻璃缸里一蹦就和鱼虾玩去了,进了水之后脑子里也想不起太多事儿也就放开了游。其实说是表演也就是下水在里面和新鲜的鱼儿们转几圈,这大鱼小鱼说不上名字的鱼郭得友都和他们挺熟,摸摸这个头掐掐那个尾儿给在深蓝过道里被盈盈绕绕的水纹映着的游客们看个新鲜,丁卯就站在其中一个深海走廊里抬着头仰望着郭得友如鱼得水的样子,潜水服勒得这人平时不显的好身材露了出来,要啥有啥看着挺好,虽然看不见面镜里他的表情,但估计和看着狗子的表情一样,想到着丁卯也笑了出来,这人是挺好除了有点迟钝,平时精的像个猴到了儿也不过是个感情上慢十拍的傻子。


 


郭得友倒是没特意去找丁卯在哪,反正他肯定来。在里面潜够了时间仪表也响了起来,出水呼吸一口新鲜空气换上干净衣服就急飕飕地往外跑,好在没走几步就在工作间外看见倚着墙玩手机的少爷,这时候反倒放慢了步子慢悠悠地踏过去。


 


“怎么样啊丁大少,工作时候的我是不是尤其超凡绝伦人中龙凤?”


 


“恩……身材不错啊。”


丁卯给了他一个眼神自己体会就又重新埋头进了手机,被这话定了身的人心里美不滋儿的乐出翔


 


8.


之后几日郭得友都没看见丁卯,连晚上遛狗的时间都没有瞅见人,微信上问过几句就说忙。郭得友怂气巴拉的没好意思仔细问就问到了狗身上,丁卯那边顿了一会儿说晚上抽空找他一趟。本来好心情等着丁卯上门,敲门声一响电闪雷鸣地开了门,没想到见着的是顾影,忍住把门拍人家脸上的冲动怕挨打迎了姑娘进来,顾影倒是没发现他二哥哪里不对劲儿,进门就冲着宝宝一顿乱亲,宝宝也很给面的摇起了尾巴,这俩人发小见面没那么多毛病,聊着聊着顾影就吃起了郭得友为丁卯提前准备好的那一盘子橄榄,等郭得友缓过神来那盘子里已经不剩几个果儿了,抓心挠肺又不敢和顾影作妖发飙,顾小姐一边吃着橄榄一边看郭得友的表情变幻莫测一会儿一变心说这人别神经了吧,门就第二次被敲响了。


 


向来动作麻利的顾影没等郭得友拦住就已经冲去开门了,这门一开门里外的人都是一愣。丁卯没想过自己敲开的会是一个姑娘给自己开门,这姑娘长得好看长发披肩柔柔顺顺的搭在肩上,顾影也上下打量这个穿的西服打着领带的人精觉得挺帅挺好看,几个眼神来回两个人也都摸不着头脑,郭得友哀嚎着从里面窜出来还带着男高音的尾声儿


 


“姑奶奶哎你给我回……”


 


一脸丧的看见丁卯和顾影四只眼睛盯着他要把自己穿个孔,郭得友只好一脸贱笑说不出话。


 


“这……这是我发小顾影。那……那位是我……”


 


无法言说的喜欢人。


 


“我是他邻居,就在隔壁门,找他有点事儿。”


 


 


丁卯就着郭得友的话头接了过去,顾影也识相地侧身让郭得友过来。被打断了话的郭得友有点灵魂出窍,丁卯拉过他的手塞进他手掌里一串钥匙,


“我这几天要出差,我家祖宗你帮我喂着点儿吧,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玩。”


 


说罢对着顾影礼貌的一笑就踢踢踏踏地下楼去了,郭得友一脸生无可恋回头就想撞死在门框里。


 


 “姑奶奶你可害死爸爸了!”


 


9.


被赏了一脑袋包的郭得友反抗无效被镇压在沙发里吞吞吐吐的说了实话,顾影差点被青梅竹马气得撅过去。


“你这碰见正经事儿就不说正经话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好了啊?”


 


头上戴着花的妹子一脸孺子不可教,气得吃光了盘子里的橄榄丢给郭得友一句你还是孤独终老吧扭头就走了。


 


郭得友委屈,郭得友想哭,看着手里被攥热了的钥匙表示很绝望。


 


起先那点勾人家肩搭人家背有意无意牵人家胳膊肘的小心思时候还觉得自己勇气可嘉,可一看那张脸就觉得自己龌龊的不像话。可是有的感情憋在心里不仅不会烂还会发芽,等郭得友想掐死的时候早就长成了参天大树都能遮风避雨了,这下可就真的遭了秧。


 那可不行,郭得友是那种豁的出去的人,即使平日里无耻又无赖,可对着这份说不上来的情感还是有点闷在水里吐泡泡。感觉不妙,伸头一刀缩头一刀,不如把便宜占个够。


 想着想着又跑偏了的郭得友全然不觉,画外音如我也只能说壮士保重。


 


两三天过去了,郭得友勤劳的跟地里的牛一样按时按点上班下班喂狗遛狗,一人带着两只大型犬确实有点跟不上,不知道是谁溜谁最后索性告诉他们别跑太远让他们自己玩去了,举着手机百无聊赖觉得有点想念,干脆打开界面鬼使神差就按下了视频通话,这一按马上就醒了再挂断却又有点尴尬和假装,只能盼着少爷太忙没看见。但总是天不遂人愿地不顺人心的那边居然也很快便接了起来。


 


画面黑了几秒屏幕里就出现了郭得友心窝里挂着的那张脸,有点迷糊又有点疲惫的样子看得郭得友忍不住出声骂他。


“出差出成这样给你加钱吗?”


 


被莫名其妙开了视频又被骂了一顿的人翻了个白眼懒得回嘴,看着郭得友的大脑袋觉得心口就跳的更热。


 


“遛狗呢?我家祖宗怎么样啊?”


 


“好着呢,这不正和宝宝咬盘子呢。”


 


画面被郭得友切到后置摄像,大晚上有点看不清,但丁卯还是看见那个摇着尾巴开心得不得了的金色身影玩的兴起,


“恩,那挺好,我还有点想它了。”


 


郭得友现在能看见丁卯的脸,但是丁卯只能看见远处两只狗撒欢的样子,好像这样的切换让郭得友有一种微妙偷看的感觉,这嘴也就不听使唤不受大脑支配乱讲话,


“我也想你了……”


 


之后不算太久的寂静,其实连几秒都没有,但是这几秒郭得友感觉自己听见了所有的声音,比如宝宝和祖宗小声的汪,蚊子在耳边吵人的飞,树叶簌簌被夜风吹起,旁的那些人听着的耳机里吵人音乐,


但是好像任何声音都没有手机听筒里传来的恼人又让人欢喜,郭得友忍不住换回前置摄像头让两人重新对视,屏幕那边丁卯看着重新出现在画面里的郭得友,这糙老爷们的眼里带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阳春三月被丁卯看了个满眼,心里从混到一起的百味筛出只余一种味道。


 


“你现在才开始想我啊?”


 


10.


丁卯打道回府的时候没和郭得友说,自从上次和郭得友视频之后又忙的起飞赶回家躺在床上没看到祖宗的影子,想必是直接被拉去对门住了。


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知道这人到底心里是什么做的居然这么沉得住气,丁大少爷喜欢人从来没喜欢的这么费劲过,不知道是造了几辈子的孽碰见这么一个傻缺。


 


 隔着一面墙几米的距离感觉祖宗已经开始在叫了,自己养的狗还是好,不像有些人,不说就不知道问问自己什么时候回来。换了一身居家服就去阳台打算眺望一下远方和狗,结果没想到刚出阳台门就被一人扑了个满怀。


 


“……郭得友你有病吧!”


 


踏着阳台一米多高的边沿就直接跨过中间隔着不远的距离,真当自己运动健将的郭得友一听见祖宗嗷嗷叫就忍不住翻墙过来第一时间看见活人,幸亏也就是三楼摔下去也就是个半身不遂,咬着辫子就一个大跨步飞身过来,落地正好看见一身宝蓝睡衣的心尖那必须一跃而起一把拿下。


金边眼镜还没来得及摘,被郭得友这么一撞歪在脸上有点硌的慌,还没把身上的人扒拉下去眼镜就被郭得友取了下来丢在地毯上无辜受挫。丁卯偏着脸看着眼镜落地收回脑袋还没张嘴一脑子话就全被吞进郭得友的肚子里,被咬着嘴丁大少还没闲下心来有力气使坏,揪着郭得友的辫子捏了起来。


 这下郭得友可不乐意了,合着您撩我逗我喜欢我最后得了便宜还玩儿我?看来还是自己没用尽全力。手里一横指尖蹭着丁卯的腰间就是一捏,有点怕痒的人被挠的弯了身子正好被郭得友掐住后脖颈更深的舔吻,这才好像满意似的反手回抱住这个不要紧的人。


 


 隔壁阿拉斯基有气无力的给旁边还在兴奋汪呜的金毛一尾巴让他安静点,为什么这货才比较像自己不会看空气的主人?


 


 郭得友表示自己无论是战略性撤退还是策略性突击都做得不错,丁卯就笑着看他得瑟没说话,到底是谁熟读毛主席革命理论保存了革命火种大家都表示看破不说破,有的人脑子里一根筋转不过来就不动地方,丁大少爷表示转个屁一刀剪了算完。


 


心里那颗悄摸繁盛的树终于是开满了花香气四溢,伞状阴影下站了完完整整两个人,春意盎然夏蝉聒噪秋风落叶冬雪漫天,郭得友表示这花一定让它长开不败长盛不衰,一见钟情两情相悦三更半夜四下无人五……


 


汪呜!你闭嘴吧有完没完了!


 




END






写在最后,没啥可说的……


下次狗血大爆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了溜了



评论

热度(474)

  1. 侑kill不会起名的离愁别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