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鬼使】蓄意告白

方糖:


· 一个关于表白的故事
· 有女主,有德华,但是没有剑
· 还算甜?






1.
每晚九点半,鬼怪准时敲响池恩倬的房门。风雨无阻,矢志不渝。

池恩倬觉得自己大概是深夜情感电台女主播的转世托生,节目每晚九点半准时开播,嘉宾是固定在金信一人,无收听率,无节假日,甚至没有工资。

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再说金信这人,如果哪天他兴致高涨精神亢奋了,能神采飞扬口若悬河侃侃不断长达两个小时。即使偶尔心情不佳兴致低靡,也能就着杯热茶逼叨上至少30分钟。此种话痨程度,令人唏嘘。

都逼叨些什么?

不过是他和他暗恋对象酸甜苦辣嬉笑怒骂撩与被撩的日常而已,恩倬翻着白眼回答。

一针见血。德华从此对她肃然起敬。


2.
鬼怪说,看见我手里的大宝剑了吗,它吹毛断发,削铁如泥。剑光一现能让方圆五里内的活物忍不住的腿脚一软后退一步。这么酷的剑我大发慈悲让你末间叔叔赏玩,他却不为所动,还用看弱智的眼神看我。他真特别。

鬼怪说,看见冰箱里码的整整齐齐满满当当的新口味酸奶了吗,那都是我为你末间叔叔承包的。我才不是故意的噢,今天酸奶特价而已。他下班回来看见之后就对我笑了,笑的还挺灿烂,唇红齿白的。他真好看。

鬼怪说,看见今天你末间叔叔的晚饭了吗,主菜里的豆芽是我给他摘的,生菜是我帮忙洗的,胡萝卜是我去的皮。虽然他不仅没跪下来谢我还一脸担心的问我是不是病了。不过我向来善良宽容,已经决定原谅他了。他真可爱。

鬼怪说,看见我手里这条毯子了吗,这是你末间叔叔抱过的。他本来是想抱我的,以安慰我今日忧伤的内心。但我耳聪目明眼疾手快,抢先塞了条毯子在他怀里,他当时...

“等等,”恩倬机警地打断他,“你不是喜欢末间叔叔吗,为什么拒绝了他的拥抱?”

鬼怪先是一愣,随后音量陡高,手舞足蹈,词不达意,他说,你懂什么,那天他递酒给我,我的手不小心碰到他的,感觉就像过电闸。要是真抱了他,你就等着看医生站在我床前给我开死亡证明吧。上面写着,金信,男,938岁,死于高压电击。

恩倬心平气和的听他扯淡,然后中肯的评论道:“都是扯淡。”


3.
两个月下来,池恩倬已经深受其扰,不胜其烦。睡眠质量大打折扣,皮肤状态一落千丈,连柳德华哥哥都说她比起刚来时丑了不止一星半点。

她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她要从根源解决问题。
她要劝金信表白。

“不去。” 金信拒绝的干脆,“所有的爱情都是相识相知相悦相守,俗套。”

池恩倬白眼,“每天有几十万人争着抢着在你前面往这俗套里钻呢。”

金信觉得有道理。

活这900年里,金信向来自诩趋势的风向标,潮流的弄潮儿,怎能在此事上甘心落于这几十万人之后。

他动摇了。池恩倬再接再厉。

“叔叔,你不会是,不敢表白吧?”

话一出,如巨石落水,反响不俗。鬼怪一蹦三尺高,发誓要证明他金信并没有在怕的。


不过其实恩倬说对了,他确是不敢。


4.

鬼怪制定了一套完整的告白计划,并把告白地点定在了玄关,告白姿势是背靠大门。

他决定了,如果阴间使者开口发的第一个音是“不”,他就直接开了门,穿越到加拿大去,反正阴间使者也跟不来。往后的十年,一百年,一千年,他都不再回来了。

池恩倬担忧的问:“那你路易十四的盘子、文艺复兴的油画、成百上千的高领毛衣们怎么办?”

金信回答:“不要了。要脸。”


5.
其实对于阴间使者喜不喜欢自己这件事,鬼怪是没底的。

爱情中的人们总是因为用情至深而无法将对方看的透彻,所以总是辗转反侧,患得患失。金信看见这句话,感觉有点患得患失。

既然有可能一千年都不再回来了,那就跟死了没两样。他准备先着手安排一下后事。


6.
金信给恩倬准备了包包和香水。
拿到礼物的女孩笑的嘴角咧到耳根,她兴奋的背着包转了两圈,又把香水喷到空中,跳着凑过去闻。
“诶,叔叔,这个香味怎么有点熟悉啊。”
“嗯,很像你末间叔叔身上的味道。”
恩倬一秒变脸,怒目鬼怪,拒吞狗粮。


金信把德华的卡还给了他。
德华捧着卡,涕泗横流。
鬼怪便问你哭什么啊。
德华说叔叔啊,你的表白怎么跟赴死似的,活久见。


对于阴间使者,鬼怪准备把这房子送给他。
他想,那穷鬼在没遇到我之前,磕碜了足足三百年。要是他真不喜欢我,便把这房子送他,做个精神损失费吧。


一切就绪。
到了这一刻,他还真有点怵了。


7.
对于毫不知情的阴间使者来说,今天不过又是稀松平常的一天。

一切如常,直到他要出门。

他发现鬼怪正堵在大门口,一手握着门把,一手拈着房产证。

“你干什么?”

“阿使,你看今天天气多好啊...”

“你让开。”

“诶你这人什么态度嘛...”

“让开。”

“别别别急其实我有话对你说...”

“说。”

“我喜欢你。”


???
看来今天并不是普通的一天。

使者望着鬼怪。
鬼怪也望着使者。
使者又回望鬼怪。
鬼怪也回望使者。


阴间使者忽然噗嗤的笑了。
笑的挺美,却看的鬼怪心拔凉。

鬼怪脸色一变赶紧把房契塞给使者并打开了任意门阴间使者在那个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并大喊你给我回来

这一连串动作就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快的连一个标点符号都加不进去。

情急之下,阴间使者拉住了鬼怪的手腕,两人都像摸了电闸,但两人此刻都无暇顾及。

“你这人怎么回事啊,告了白就想跑?我不管,我当真了。”阴间使者气哼哼地说,作势要把房契还他,“我要你。这房子,我不要。”

一瞬间,房契落地,两人拥在一起。


金信没有死于高压电击,此刻他活的幸福无比,就是有点心跳过速。

不过要说起心跳,他从紧贴的胸膛感觉到,其实对面那个人,也相差无几啦。


8.
“那个如同月季花般缱绻的男人,以远超过地球的质量吸引....”

“自言自语什么呢,家里没有酸奶了,快去买。”

“哦。”









评论

热度(686)

  1. 侑kill方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