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美丽爱大佬(洪志杰x郑秋)14-15

saying:

14.


夜越发深了,阿杰看着躺在自己腿上的郑秋,时间好像停止了一般。


忽然草丛里传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阿杰轻轻拍了拍郑秋:“阿秋,醒醒!好像有人来了!”


郑秋皱着眉,扭了扭头迷迷糊糊问道:“谁啊?”


两道手电筒的光朝他们打过来,阿杰朝光源望去,只见两个穿着警服的人走了过来。“快起来!好像是警察!”


郑秋听是警察,慌忙想起身,却发现头发好像被抓住了一样。他试图转头,却越扯越紧。


“你怎么了?”


“头发被你裤链卡住了!”


“你们两个!在这里干什么!!”手电筒的光打在阿杰脸上,阿杰挡住眼睛,只能透过指缝看两位巡警。


“等,等着看日出……”


一个巡警眯起眼睛,手电移到了头埋在阿杰两腿间的郑秋,瞪大了双眼。


“吐出来!!!”


“阿Sir你们误会了…”阿杰急忙辩解。


这算什么事啊?郑秋简直不想抬头,狠狠撞了一下阿杰。阿杰销魂地叫了一声:“阿,阿秋你轻点!”


两位巡警面面相觑。片刻后,其中一个掏出小本本,一边记录一边说:“现在控告你们公共场合行为不检,请出示身份证。”


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次日,八爷等在警局外,把两个戴着墨镜口罩的男子接回了车上。


“真是失礼人……”八爷鄙夷地看着他俩,两人分别坐在后座的两边,看着各自车窗外的车流人群。


中坚一边开车一边说道:“现在秋少没死的消息是瞒不住了,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阿杰偷瞄了一眼郑秋,只见他扫了一眼手机,便托腮呆望向窗外。阿杰只好干咳一声,说道:“没必要再瞒了,阿秋的身体恢复得很好,随时可以再出来主持大局。四字头在油麻地有几个场子一向闹不清,我收到风,新记已经联合了三个帮派,准备一起开片抢地盘,就在这两日。”


中坚惊道:“九哥也算毒了!趁秋少打不了,联合一堆人马搞事。油麻地又不是我们主场,好难帮到手。秋少你这次危险了!”


郑秋并不理他,仍旧捂嘴托腮看着窗外。


“别担心。”阿杰道,“我一早知道他们会在油麻地搞事,已经约了和字头的大佬明晚见面。如果有他帮手,或许我们能反客为主。只是有件事要小心,”他把头转向阿秋,“之前你被伏击,我一直怀疑有内鬼。从上次的会议来看,你们四字头能信得过的人不多。只有一个阿潮,算是够义气。明晚可以叫上他。”


郑秋低声道:“停车,我要落车。”


中坚道:“还没到家噢。”


郑秋忽的绷直了身子,怒吼道:“我说停车!!”


中坚吓得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想看看发生了什么,却又不敢回头,只能和副驾的八爷对对眼神。


“阿秋你怎么了?”阿杰此时也是一头雾水。


郑秋一句不答,冷着脸下了车,狠狠摔上车门。


阿杰见状,也忙跟着下了车,冲郑秋叫道:“喂你说句话啊!”


“不关你事!”郑秋大步流星,头也不回地说道。


阿杰急忙追过去,一把抓起郑秋的手:“阿秋,发生乜事?”郑秋不说话,也不看他,只把头扭到一边。阿杰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问道,“你是不是不高兴今天的事?我可以跟警务处的刘sir打招呼,把纪录全部删除。”


郑秋挣脱阿杰的手,道:“这些天多谢你的照顾,明晚我会来,不过以后还是别见面的好。”说罢便转身离开了。


郑秋的背影渐行渐远,阿杰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叫出声:“郑秋!你……”然而他的嗓子好像堵住了一般,不知该说些什么。双脚也像粘在了地上,迈不出去。


郑秋走得飞快,阿杰的声音穿过喧闹的人声,格外清晰。他深吸一口气,两眼渐渐红了。


口袋里的手机被他握紧,又松开。屏幕还停留在短信的页面。


是文祥发来的:


“夫人很生气,速回家。”




15. 


文祥接到郑秋的时候,他正躺在一棵榕树下。密集细长的气根从树枝上垂落,在郑秋的眼前轻轻摇晃。


文祥吓了个半死,百米冲刺地跑了过去,抓起郑秋就开始拼命地晃:“秋少!秋少你不可以死啊!你死了我怎么跟夫人交代!?她一定会把我大卸八块生吞活剥的!”


“唔该你,看清楚先……”郑秋被他晃得话都说不全了。


“秋少你没死?”文祥泪眼汪汪地抱住郑秋,抽噎道,“太好了,太好了,小命保住了……”


“要不要这么怂?”


“夫人的脾气你比我们都清楚。上次你受伤,夫人就差点把我们集体活埋。你养伤那段时间,她每天盘问我。”文祥犹犹豫豫地说道,“你之前瞒着她跟佐治哥偷偷来往,其实她一早就知道了,一直都不是很开心。所以你去佐治哥家养伤,我们都不敢告诉她,只能骗她说你躲在大陆。怎么知道你跟佐治哥搞这么大闹进差馆,夫人收到风,气到刷爆了五张卡……”


“我怎么会不知道,不然你以为我像条死尸一样躺在那里是为了玩吗?”郑秋叹道,“听天由命吧!”


文祥战战兢兢地带少爷回了家,一进门便看到郑秋的妈妈穿着一身旗袍,坐在一张太师椅上,正对着大门,似乎已等候多时。


“妈。”郑秋微微鞠躬,小声说道。


“舍得回来了?”郑太走到他身旁,怒目而视,抬起了巴掌。郑秋立刻低下头,拉住耳朵,闭上了眼睛。


“妈我错了……”


“啪——”郑秋话音未完,郑太的巴掌已经重重落下——落在了文祥的脑袋上。


“你受伤为什么要瞒住我?”又是一巴掌。


“我不想你担心啊!”


“不想我担心?不想我担心跑到洪志杰家里去?!”说话间文祥又挨了两脚。


“妈你别打了,很疼啊!”


“我打你了吗?你喊疼!?”郑太停下手,怒喝道,“你知不知道洪志杰是什么人?是你杀父仇人的儿子!”


“妈,爸爸当年的死是意外,洪一也都很愧疚。这些年来他对我们、对四字头都照顾有加,是你不肯放过人家!”


郑太目瞪口呆,她从未想过自己的儿子会说出这样的话。郑秋也回瞪着她,毫不退让。郑太气得一把将文祥推倒在地,举起手就要打郑秋,却迟迟不忍落手。


“阿秋,告诉妈妈,你是不是喜欢上洪志杰了?”


郑秋垂下眼睛,顿了顿,轻声说道:“我说实话而已。这次我被人伏击,如果不是阿杰找人来救我,我可能已经死了。”


郑太摇头道:“阿秋,妈不是阻住你交朋友,但是洪家个个心机深重,他们做那些事完全是为了收买人心!是,我介意洪一当年误杀了我老公,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洪一也死了,我憎他们还有什么意义?我是担心你啊,傻仔!”


郑秋道:“阿杰不是那样的人。”


郑太冷笑一声:“洪志杰接班后没多久就混得风生水起,依我看,他的段数绝对不在洪一之下。他现在跟你称兄道弟,无非是看中你四字头大佬的身份!”她的目光落在郑秋脖子上挂的平安牌,道,“你好像很珍惜那块玉牌啊,洪志杰送给你的?他是不是也有一块?”


郑秋刚想摇头,郑太便冷笑道:“你不用骗我,文祥全部都告诉我了。他是不是还跟你说,这是洪一原本想送给你父亲的遗物?”


郑秋狠狠瞪了一眼文祥,这小子根本就是老妈的心腹。


“我在赤义堂都有人,他们查过洪一死后的遗物记录,根本没这对玉牌!是洪志杰自己上大陆的寺庙买回来的!”郑太怒道,“我就知道他们赤义堂的人喜欢打感情牌,收买人心!儿子,你同他一起,早晚被吃得骨头都不剩!”


“你骗我!”


“你不信,问文祥啊!哪间寺庙我都查到了。再不信,你去查赤义堂的账本,肯定有这条款项!”


文祥此时还躺在地上,他知道两母子吵架的时候最安全的选择就是躺下装死。“秋少,夫人真的没骗你。我问过寺庙的住持,两块平安牌的确是洪志杰定做的……”


郑秋呆住了,郑太道:“洪志杰到底值不值得交往,阿秋你自己想清楚。”


恰在此时,郑秋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阿杰打来的。


郑秋看了看手机上阿杰的名字,又看了看母亲愤怒的眼神。铃声响了很久,他才摁下通话按钮。


“秋,你在哪?”洪志杰的声音听起来很累很虚弱。


“在家。”郑秋一边看着母亲,一边小声回话。“什么事?”


“我们能见下面吗?我很想见你。”


郑太看着郑秋,皱了皱眉。郑秋沉默了好一会儿,道:“如果不是什么大事,还是少见面吧。”说罢便挂断了电话。


手机里传来嘟嘟的忙音,阿杰的手滑落下来,手机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他觉得很累,嘴唇苍白,面无血色。每一次呼吸都很困难,眼睛也要睁不开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胸口的衣服被撕开了,他甚至感到有些冷。


“氧气面罩!”


“血袋!血袋啊!!”


逼仄的房间里,Sam、八爷、中坚、黑市医生和助手挤在一起,乱成一团。


“医生他到底怎么样了!?”Sam急切地问道。


“上次那个是刀伤,伤口偏,还顶得住。今天这个中了枪,还打在动脉,我真的不敢打包票!”


阿杰的嘴唇微微张合,八爷见状问道:“阿杰你想要什么?”


“他想见秋少啊!”中坚捡起地上的手机,再次拨过去,但郑秋始终不接。


手机铃声一遍遍响起,郑太死盯着儿子,郑秋看了一眼手机,使尽力气咣当一声砸到了地板上,手机登时被摔得零件四飞。随即他便整个人瘫倒在沙发上,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郑太的眼神这才放松下来,转身上了楼。






-------------


呜呜呜快写完了才发现原电影中郑秋是父母双亡QAQ 强行制造矛盾的我只好,让秋妈复活了……同人作品只好请大家不要在意那么多细节了TVT


头发卡裤链是《春娇救志明》的梗,看的时候笑死我了,一秒钟毁小清新。


最近在刷《大时代》,才发觉罗密欧与朱丽叶的设定,还真是挺虐的TVT 吐艳,被悲情疯狂的大时代带到写同人都虐起来了。但是吵架和好再吵架再和好不是一般小言的标准套路么-u-||| 


进入新一轮的龟速憋文中……

评论

热度(24)

  1. 侑killsay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