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昊健】暴风雨 上

桥上吊刀:

来自@树深时见鹿的梗


文艺学霸X热血校草


 


 


(一)


 


 


“日日重复同样的事,遵循着与昨日相同的惯例,


若能避开猛烈的狂喜,自然也不会有悲痛的来袭。”


 


 


抽回书脊内夹着的食指,董子健“砰”的一下关上书,塞进书箱。


 


刺耳的铃声意料之中地于下一秒响起。


铃声太响,响得连教室里的空气都隐约震颤。


 


和煦的春光沿着窗台缓缓爬升,攀着墙外年代久远的石砖寸寸向上,化作丝丝的盎然绿意。


日光柔和,透过窗内半遮的窗帘投到讲台上,在墨绿的黑板上勾画出一条丝绒质感的光河。河畔是和缓浮动的粉笔灰,好似河流蒸腾的雾气裹挟在透明的空气中,舒展地旋转飘荡。


 


董子健手撑着脸颊,望着黑板上那条流动的光河,侧耳捕捉门外老师的脚步。


 


下节课是英语课,那个钟爱恨天高的小个子英语女老师也是董子健的班主任。


她的脚步十分有特点,就像她这个人一般,永远雄赳赳气昂昂,健步如飞迈腿动作干脆利落,人一经过,便在背后留下一串急促的鞋跟敲击瓷砖的“哒、哒、哒”。


 


哒、哒、哒。


哒、哒、哒。


 


清脆节奏刚一撞击到耳膜之上,董子健就在脑海中勾勒出一副熟悉画面:


女子一身干练女士小西装,脚踩一双米色漆皮细高跟,两条细腿不停交错,眨眼间就从走廊拐角冲到门口——


 


“安静!没听见打铃?不知道上课?一天到晚这么多话是不是嫌作业少!”


更熟悉的,连珠炮一般的大嗓门。


 


紧接着一抹靓丽灰影便从门框外露出来,“哒、哒、哒”几下走到讲台正中,“哐啷”一声把教案拍到讲桌上,抬手推推堪堪滑落的金属镜框,叉着腰朝底下点点,“一个个的,真不让人省心!”


 


董子健稍稍调整了下姿势,借着撑在脸颊上的手掌遮掩,张嘴打了个小小哈欠。被生理泪水覆盖的眼球无精打采地转了两下,最后定格在讲台下一排瓷砖的一条黑缝上。


他知道,接下来是比脚步和嗓门更熟悉的,长达十多分钟的“批评教育”。


 


董子健虽然不喜欢总是大呼小叫的班主任,但熟悉的惯例能带给他安全感。


所以当讲台上的班主任突然停下说到一半的话,语气一转,面上也摆出一个温柔神态时,董子健原本困倦的心也猛地一震,整个人不由自主地精神起来,抬起眼皮看向女子。


 


“今天,咱们班将会加入一个新伙伴,”


女子说着话转过半面身子朝向门外,抬手招招,柔声道,“进来向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吧。”


 


 


少年身上的新校服笔挺,衬衫领口松松垮垮的敞开,剪裁难得恰如其分地沿着肩膀而下,勾勒出明朗的腰背线条后收束于黑色西裤。利落的裤线自腰间直直垂落至脚踝,形成一种视觉上无尽延伸的错觉。


 


董子健从周围同学间此起彼伏的压抑抽气声推测出来,产生这个错觉的肯定不只自己一人。


蜷缩的指尖在柔软掌心印出一个个小月牙,董子健盯着讲桌旁站得笔直的少年,一个预感渐渐涌上心头。


 


 


少年正站在光河中央,附近漂浮的粉笔灰在他背后都变成了点点闪耀的星光,簇拥着、围绕着他。


没来及系上领带,少年一手挎着背包带插在裤子口袋中,另一只手的手指上勾着领带的带子,举起朝台下随意晃晃,


“大家好,我是刘昊然。”


 


嘴角一咧,一颗显眼的小虎牙就兴冲冲地露出来,加上主人那两只笑眯眯的黑眼睛,无比清晰的显露给旁人一个事实——


无关明媚的日光,少年自身便是个发光体。


 


他是发光体。


他是暴风雨。


 


余光瞥见斜后方坐着的那两个女生的兴奋表情,董子健藏在掌心的嘴角悄无声息的向下撇撇。


不论是发光体还是暴风雨,总归是个打破惯例的麻烦精。


 


在周围女生因这个新来男同学而暗暗欢喜,周围男生因这个新来男同学而隐隐警惕的时候,董子健毫不留情地在心里给这个新来男同学脑门儿上刻了“麻烦精”三个大字,并在由衷希望他千万离自己远点。


 


“刘昊然,你坐那吧,挨着董子健老师放心。”


 


董子健直起身子,目光和刘昊然沿着老师手指方向看来的视线重重撞到一起。


 


噼里啪啦。


启齿咔嚓。


隐约电光闪动。


 


我拒绝。


董子健在心中如是说。


 


“董子健学习很好,性子也稳当,你学习上有什么不适应的,或者跟不上、听不明白的都能直接问他。”


女老师已经拍着刘昊然宽阔的肩膀认真嘱咐,全然没有理会董子健的反应。


 


虽然董子健还没来及作出任何反应。


 


“诶,对了,”英语老师拍拍刘昊然的后背把他推向通往董子健旁边的通道,


“他还没领到书,董子健你今天先和他一起看一下。然后明天发书了你帮他点点别缺了少了,事后还得自己买。”


 


“……”


动动唇,董子健高高仰着头,侧着身子望向逆光而立的新同桌,无措地眨眨眼,轻轻点了下头,“你好,刘昊然同学。”


 


“叫我昊然就行,”


把空荡荡的书包撂在桌上,刘昊然饶有兴趣的挑起嘴角,“小董同学,请多指教了。”


 


 


 


(二)


 


事实证明,董子健的第一直觉准得吓人。


自来熟的新同学转到学校不到半个月,就荣膺校园新晋男神,用发光体一般令人无法忽视的吸引力迅速在校园掀起一场暴风雨。


作为刘昊然的同桌,董子健不意外地一同被纳入一干人等的视线,被强制征用为一座攻略新同学的战壕。


 


董子健不清楚这一个星期以来,已经转手了多少封写满少女情思的粉红信封。


董子健也不清楚,刘昊然已经在课间被女生叫出去多少次。


但他有一点倒是挺明白:刘昊然一个也没答应。


 


 


刘昊然不仅没答应,而且是不给半点希望地明确拒绝了,


“抱歉,我不喜欢你。”


 


鼓起勇气当面告白的女孩子不甘心就这么放弃,伸手扯住刘昊然的手腕,“为什么?你现在不喜欢我不代表以后也不喜欢我呀?”


 


柔和而坚定地从女生手中抽回手腕,刘昊然抬手搔搔后脑勺飞翘的黑发,弯起一个露出小虎牙的爽朗笑容,“我有喜欢的人了。”


 


 


————————————————


 


 


董子健从别人那里听说这件事时,已经放学了,他正在自行车棚里蹲着开锁。


当时整个车棚了只有董子健和不远处两个女生,可能因为他动作很轻,蹲在车从里也不引人注意,谈论这事儿的两个女生就没压低音量:


 


“诶,三班的那谁今天和刘昊然告白啦?”


“是啊,还是主动找到五班去的。”


“哦呦,可够有勇气的,她没听说之前告白的人全都被拒了吗!”


“哎……其实我也挺佩服她的,大庭广众主动告白还被拒绝了,换做我肯定要哭着跑回来了。”


“就是啊,而且刘昊然还说他有喜欢的人了!”


“诶?谁?他喜欢谁?”


“……”


 


两个女生推着车走远了,交谈声随即被热闹的人流动静冲散。


 


董子健揉揉蹲麻了的小腿,颤颤巍巍地扶着车座站起来,望着两个女生渐行渐远的背影,沉沉叹了半口气。


剩下的半口被噎回嗓子眼儿了。


 


诧异地瞪大了眼,董子健不自在地舔舔唇上浮起的一层干皮,“你……怎么在这?”


 


“哈、哈哈,”


毫无预料地从车丛掩体中站起身的刘昊然更加尴尬,抬手摸摸鼻尖,干巴巴道,“小董,好巧……”


 


相对而立。


相顾无言。


突如其来的安静。


 


董子健仿佛偷听被人抓包一般,更加不自在地动动嘴巴,“呃……”


 


刘昊然见董子健这幅模样,突然就咧开嘴笑了。无奈地摇摇头,刘昊然拇指反指车棚大门,“一起走?”


 


点点头,董子健把车锁丢入背包,避开其他自行车,把自己的车“倒”出来,扶着车把绕经刘昊然的旁边,和他一同走出车棚。


 


 


两人岔开一米距离,一前一后走在马路边儿上。


刘昊然耳边纷繁车流穿行的声响,身后静悄悄的,害得他好几次以为董子健已经自己走了,忍不住回头看去。


 


“嘿!”


再一次回过头,刘昊然推着车把向外侧让让,空出内侧,“这儿来。”


 


董子健看着刘昊然身侧汹涌的车流,忍不住皱起眉头,“有点危险,你不要离机动车这么近。”


 


刘昊然侧过身扶着车座站定,眯眼笑道,“还不是因为你一点声儿也不出,我总以为你抛下我一个人先走了。”


 


听了这话,董子健不由得抿唇露出一个腼腆笑容,白净的脸被红彤彤的夕阳刷了层橘红腮红,整个人显露出一股毛茸茸的柔软天真色彩。


语调也是惯有的柔软,“我没有。”


 


刘昊然愣了一瞬,望着董子健再次露出小虎牙,“我还以为你要问我刚才那事呢。”


 


“什么?”董子健被刘昊然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弄得发蒙,“刚才什么事?”


 


笑得更加爽朗,刘昊然招手示意董子健上前并行,“就刚才听见那事啊。”


等到董子健跟上,刘昊然又转过身继续前行,目光投向远处的路口,轻笑两声,“今天几乎所有碰见我的人都问我到底喜欢谁。”


 


董子健点点头,没说话。


 


刘昊然等了半天,也没等来董子健的追问,顿时有些意外地侧目看去,“你不好奇?”


 


“我?”


董子健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反应又慢了半拍,等到刘昊然都有些不耐烦地伸手捏他肩膀提醒,才想起来回应,“哦……我不好奇。”


 


挑挑眉,刘昊然刚想说话,就因董子健紧跟而来的一句话顿住动作。


 


“……我又不喜欢你,你喜欢谁和我有什么关系……”


 


 


如果董子健知道日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全源于这句无心之言,他绝对会把拳头死死塞进嘴里,把这句话狠狠怼回肚子里。


 


 


 


 


(三)


 


“刘昊然!刘昊然!刘昊然!”


“刘昊然!刘昊然!刘昊然!”


“刘昊然!刘昊然!刘昊然!”


 


……


 


如果现实生活也能发弹幕,董子健想恐怕整个篮球场都要被铺天盖地的“刘昊然”刷了屏。


 


手里攥着瓶宝矿力坐到看台上,被一众激动呼喊的人群包围的董子健耳膜阵阵刺痛,刚想找个清净地儿落座的他一转头就看见场内一个高挑身影朝这边招手,


“嘿!小董!”


 


董子健转过身也挥挥手,“昊然,你要的水买回来了……”


越说声儿越小,因为董子健发现就是喊破了喉咙他那个小嗓门儿也冲不破周围人的重重阻隔。


 


泄了口气,董子健站在人群中,正不知道怎么办,就见刘昊然一身鲜红球衣,穿越重重人群走到看台下,正对着董子健的方向。


 


看台一共五阶,董子健站在第二阶,比看台下的刘昊然高了半个身位。


 


 


好似一位披荆斩棘的骑士,


终于斩断一切阻碍,


立于公主的城堡之下。


 


仰头,嘴角微勾,


向着光明伸出手来,


温和低沉的嗓音乘着微风盘旋,


 


“小董,过来。”


 


 


周围的人群不自觉地屏住呼吸,瞪大眼注视中央的两个人。


 


 


“啊,昊然你怎么过来了……”


被盯得窘迫,董子健咬牙把手中的水瓶子递过去,“给——啊!”


 


明明是把水瓶瞄准了刘昊然的掌心,不知为何最后落到刘昊然掌心里的却是董子健的手腕。


 


握着董子健白白嫩嫩的手腕稍一使力,刘昊然直接把人从高台之上拉了下来。


 


踉踉跄跄,董子健左腿绊右腿直接一头撞进刘昊然带着汗意的胸膛上。


他还愣着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后腰被人轻拍两下,被人勾着脖子从人群中带离。


 


刘昊然胳膊搭在董子健肩头,手指无意识地蜷缩两下好似在留恋刚才的手感。


环着董子健,刘昊然扯扯董子健的领带,笑嘻嘻问道,“刚才叫你下来怎么愣着不动?”


 


 


恍惚地眨眨眼,董子健抬眼朝刘昊然看去,“啊……?”


 


刘昊然不动声色地回望,“嗯?怎么?”


 


“啊……那个……”


猛地醒过神,董子健伸手推开刘昊然热腾腾的胸口,向外侧偏过头讷讷道,“刚才太吵了,没听清你说什么。”


 


“喔~”


刘昊然权当不知道刚才明明没人出声,笑眯眯地点头,“小董以后看我打球直接坐到内场,别和他们挤了。”


 


“嗯。”


董子健乖乖点了头,然后下一秒反应过来:


喵喵喵?


以后?什么以后?谁说以后还要特地过来给他送水??!


 


 


 


——————————————————————


 


 


放松地倒在长椅上,四肢大大敞开,刘昊然头上盖着块毛巾遮住视线,压着喉咙调整呼吸。


 


闭着眼,被毛巾笼罩的视线之中一片漆黑,周身空间仿佛无限缩小,又好似无限扩展开来。


一片黑暗的虚无中,刘昊然听到自己混乱的喘息中掺了串脚步的声响。


 


不紧不慢。


有些试探,又有些犹豫。


好似不知道方向,又好似不确定要不要靠近。


 


疲惫的嘴角再次挑起来,刘昊然发觉自己一碰到这人,好像总会不由自主的笑起来,


“小董。”


 


声音穿过毛巾变得朦胧,听在董子健耳中格外沉闷。


快走两步,轻轻掀开刘昊然脸上盖着的毛巾,董子健弯腰凑近小心观察,放轻了音量,“还好吗?”


 


明明是场与兄弟学校的篮球友谊赛,硬是被刘昊然打出一种生死厮杀的凶猛。


两所学校实力原本势均力敌,但他们学校中锋前两天突然崴了脚不能上场,刘昊然一个新丁与队友没来及磨合适应就被拉上场。


本来校队没抱赢的希望,可刘昊然骨子里不服输的劲头儿撑着他,让他咬牙一分分缩小了落后的分差,还凭借最后一分钟的远投三分绝杀了对手。


 


 


现在董子健脑袋里还回荡着最后那一投之后整个场馆的沸腾欢呼。


垂眸望着眼前这个沸腾欢呼的造就者,董子健突然就有点说不上来的情绪,“不过是场友谊赛,至于这么拼吗?”


 


“我喜欢赢的滋味儿,”


咳嗽两下,仰面靠着长椅的刘昊然笑笑,“只喜欢赢的滋味儿。”


 


伸手抓着毛巾给刘昊然胡乱拭了把汗,董子健戳戳刘昊然上臂的肌肉,“哼,反正累瘫的不是我。”


 


刘昊然突地抬手捉住董子健的指尖,攥在汗湿的手心揉揉搓搓,“心疼啦?”


 


董子健立刻抽手背到身后,脚底下也有些惊慌地退开两步,“你累傻了吧?”


 


刘昊然终于喘平了气儿,缓缓睁开眼。


 


白花花的天花板。


还有董子健毛茸茸的发顶。


 


猛地撑住长椅翻身跃起,刘昊然“咚”地一声拍在储物柜门上,把董子健困在胸膛与储物柜间这一方小小的天地。


认认真真望着手足无措地低着头的董子健,刘昊然眯起眸子,弓起背由下方歪头寻向董子健的视线,


“小董啊……”


 


空着的那只手轻轻抚上董子健的心口,感受到手下剧烈的震动,刘昊然好心情地弯起唇角,露出一个一如往常的爽朗笑容,


“我要是傻了,这个月底的月考就全靠小董帮忙啦!”


 


僵着身子,后背紧紧贴着冰冷的柜门,董子健犹豫着启唇,“……我不帮人作弊的。”


 


董子健是个学霸。


董子健是个有原则的学霸。


 


话音刚落,董子健颈间就一凉。


汗涔涔的胳膊挂在董子健脖颈侧方,刘昊然半压半抱地搂住董子健,没骨头似的挂在他的后背,两条长腿跟着董子健向前拖动。


 


抵在董子健肩窝的下巴一动一动,热乎乎的气流就顺着董子健的耳窝旋进耳膜,


“不作弊,帮我补习。”


 


 


……


 


 


“好。”


 


 


 


 


 


TBC.

评论

热度(10)

  1. 侑kill桥上吊刀 转载了此文字
  2. 小七哥哥桥上吊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