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昊健】仙侣传 (下)

任蓬山:


  董子健没有带刘昊然入洞房,说今晚你喝多了本大王不欺你醉不能还手,我们今晚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罢,就驮着他去了后山一处福地。山涧万籁俱寂唯闻水声,星河天悬瀑布倾泻而下,碎了一池的星光朗月。刘昊然枕在董子健的肚子上,眯着眼睛看星星,手里抱着老虎尾巴就是不肯松手。


  “你快睡吧,别玩儿我尾巴了。”董子健用力抽了抽,刘昊然醉里劲儿格外大,硬是抽不走。


  “我不,我偏不。”刘昊然另一只手去够白虎的鼻子,被躲开了,“我要跟你说话,我今晚特别想说话。”


  “好好好那你说。”


  沉默许久,董子健都快睡着了。


  “我不想当皇帝。”刘昊然突然这么一句。


  “……你只是个王爷啊。”


  “我父皇最喜欢我,想让我当皇帝。”


  “……那就去当咯,当皇帝有什么不好,你们人不都想当皇帝。”


  “我不想当。”


  “……那你就跟你爸爸说,说你不想当皇帝,你爸喜欢你,一定会同意的。”


  “可是我的皇兄们还是要害我。”


  白虎蜷起身体,脑袋跟小王爷靠在一起,“你家兄弟几个啊?”


  “四个,我大哥是太子,二哥是将军,还有五弟刚十二岁。”


  白虎扒拉爪子算了算,“不对啊,你行三,那你家老四呢。”


  “四弟不到三岁就被大哥毒死了。”


  “……哦。”帝王家真是可怕。“那你可得小心点,别也被你大哥毒死了。”


  “他害过我的,没成功,父皇就把我封这儿来了,能有些兵权,还能离他远点。”


  “那你爸都知道,怎么还让他当太子。”


  刘昊然深深地叹了口气,摇摇头,“很复杂,跟,跟你一只老虎,讲不清楚。”


  “你小看我!我成精的时候你……”董子健骨碌爬起来,刘昊然脑袋下空了,哐一声磕在地上,他嘶了一声,就势偏脑袋睡着了。


  董子健清晰地听到刘昊然平稳的呼吸,从洞里叼来被子给他盖上,靠过去蜷好,把尾巴递到他手边,也睡了。


 



  董子健很久没睡这么好了,第二天下午才醒,醒时刘昊然早已不知所踪,只留下一封书信。


  “父皇病危,二哥兵变,我已赴京。浮生倥偬,有缘再聚。昊然。”


  董子健心想,去你的有缘,我就在这山上,你爱来不来。


 



  秋去春来,董子健憋了一冬,每天都跃跃欲试想要下山。


  王大陆笑他,你不是懒得动么,能躺不坐能坐不站能站不走能走不跑的,这还想下山,是动了凡心了。王小凯一肘捅他腰上说你这傻牛,变人形话都说不利落,少说两句。


  董子健说我就是想下山看看,那夜我与那小王爷彻夜长聊,他说京城春风十里亭台楼阁繁华无两,我只是想去看看。


  小凯清清嗓子,说,小董哥哥你今年整三百岁了吧,先渡了天劫再说?


  董子健的思绪飘回来,说,对哦,又是一百年,该渡劫了。我先去活动活动锻炼身体。


 



  这年春天的第一场雷雨来得比往年早了一些。


  天地色变山河晦暗,董子健虎形伏在将将泛绿的枯草中喘息,周身十丈有余一片一片大大小小的焦黑。


  风云涌动,又是一道惊雷劈将下来。


  董子健瘫倒,心想不是吧,这次这么猛,准备不充分啊,惨了惨了。


  这时他看到远处一人,衣袂翻飞长剑直指苍穹,身形低低飘起凌空御风而来,步步生莲滴雨不沾,剑尖所引万钧雷霆。


  天呐,认错了吧,怎么是刘昊然。董子健昏过去。


 


十一


  董子健醒来时身旁是奄奄一息的刘昊然。白虎连忙向小王爷渡了真气,没多时自己又撑不住软下来。


  “真是有缘,我们又见面了。”刘昊然浑身血污,趴在地上傻笑。


  “傻话,我一直就在这儿。”董子健想给他拿走头发上的枯草,一伸手是虎爪化不了人形,就放了下来。


  “我幼年学过些法术,”刘昊然说,“这么多年功夫荒废,如今是有些自恃了。”


  “别说话,”董子健心疼,“你知道你有多厉害么,一介凡人想抗天劫,你胆子怎么这么大。”


  “什么?天劫?”刘昊然虚弱地演了个惊讶,“我哪懂那么多啊,我就是不想让雷伤到你。”


  “好了好了,我一点事没有,再歇一会儿我带你回山洞。”董子健想摸摸刘昊然的脸,一见自己爪子比他半张脸都大,又缩了回来。


  “唉等等。”刘昊然有气无力地从怀里拿出一个被压扁的盒子,“名噪京城的奶油卷,我跑好远买的。那晚你自己吃完了一碟点心,有多爱吃甜。”


  董子健一颗大头扎到点心盒子里,眼泪混着草莓又甜又咸,太好吃了。他三百岁了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十二


  刘昊然的伤一养就是月余,直养得百花盛开层林葱茏莺飞草长,董子健的肚子圆了些许。


  原来老皇帝是装病,刘昊然率御林军和手下大将张一山平了二皇子的叛乱,立刻离开京城回到封地,他说他看到他大哥的眼神就发毛。刘昊然把政事交给吴磊,军事交给张一山,整日与董子健在这三乐山上游山玩水嬉戏打闹,读书对饮练功坐禅,好不自在。


  董子健问过他,进了京平了乱,为什么又要回来。


  刘昊然说,董兄你见没见过,这山里有只白虎太帅啦,须发尽白,威风凛凛,爪子有这么大这么大。说着他把董子健的手拿起来放到自己脸上,董子健一生气,刘昊然手里握着的就变成了虎爪,确实比刘昊然半张脸还大。


  刘昊然眨眨眼睛,“最可爱的是这只白虎化了人形比我矮呢,瘦瘦小小脸圆圆,煞是可爱有趣。”


  刘昊然拽着董子健的手几步仰到床上,反身把董子健压到身下,鼻子就往他领口探,“不信咱躺下比比,看你是不是比我短啊。”


  山中无日月。


 


十三


  烈日当空,烁玉流金,唯董子健的福地是清凉避暑的所在。


  “你该回去了,”董子健把怀里的刘昊然推开,“你爸爸派了二十五分之一个国的人在找你。”


  “哈哈哈你怎么知道我父皇在找我。”刘昊然只愣了一下,又好像不以为意作势要抱。


  “真的,”董子健化了虎形佯作生气,眼睛瞪得溜圆,“一个省那么多的官员和十几万军队。”


  刘昊然敛了笑意正襟危坐,董子健突然不认识他了。


  “你回去吧。”董子健说,“你爸爸这次好像是真的病了。”


 


十四


  七月流火,寒来暑往,朔风凛冽,大雪将至,董子健又在山洞里转圈圈踱步了。


  他向大家宣布了要离开这座山的消息。


  “老板,你又不想他做皇帝,当初为什么要赶他走。”


  “他是真龙啊,不会一直留在我这儿的。”董子健忧心忡忡。


  “那你为什么现在又要去找他。”


  “我是不想他当皇帝,可我更不想他死啊。”董子健遥遥北望。


 


十五


  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昊王爷自打南方封地回来便得了一智多星军师,一袭白衣一柄折扇,皓如大江朗月清若高山惠风,此之谓风华绝代。


 


十六


  老皇帝六十大寿,太子要大办特办好好热闹一下,三皇子整日不辞辛苦好生照料父皇,病重的老皇帝脸上似是有了血色。


  寿宴席间,太子向父皇敬酒,又向三皇子祝酒,被董子健拦下喝了。


 


十七


  寿诞过去十日,病情已见起色的老皇帝忽然沉疴发作,驾鹤西去。当日董子健突发暴疾,在三皇子府中病卧,吐血不止,刘昊然无暇他顾,也不进宫听宣候旨,就在府上守着董子健。


  “咳!咳咳!你皇兄,你皇兄的毒哪来的,这么慢还能这么烈。”董子健嘴角血花触目惊心。


  半个京城的医生守在榻前,只一搭腕便纷纷摇头,束手无策。刘昊然眼眶要滴出血来。


  董子健靠在他耳朵上说,让医生们都走,维持人形快累死我了。


  室内炭火烧得很旺,一人一虎相顾无言。


  “我平素是挺懒的,不过这次来京城呢,就是想陪你蹚这摊浑水,没想过再回去。”白虎边咳边说,王爷把冰凉的虎爪紧紧握住,用力摇头。


  “你以为我傻,我是没见过几个人,可我毕竟活了三百年,小时候也是风餐露宿见过世间冷暖的,后来修行就更苦了,读了好多书,也被骗过很多次。咳,我知道人有多坏。”王爷说不出话来,把白虎抱在怀里,泪如雨下。


  “昊然你别哭,我夸没夸过你好看?”白虎的血把王爷的袍子染了透红。


  “昊然,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这世上大概没有比你好看的人了。眼睛这么干净这么好看的少年,怎么会是凡人,一定是真龙。”


  窗外有人厉喝,刀枪剑戟之声不绝,王爷浑然不闻。


  直到白虎在王爷怀里慢慢变冷,没了气息。


 


十八


  刘昊然持剑浴血杀出府门,长发凌乱衣衫破碎,双眼似有火光,宛如修罗。


 


十九


  三皇子带着先皇的遗诏和虎符号令三军,杀入宫门,将尚未登基的太子斩于龙椅之下。


 


二十


  年轻的皇帝不让任何人碰他的白虎。他回到王爷府上,用尽全身的力气把白虎拖到花园里,然后和白虎一起躺在冰凉的地上,枕着他的肚子,握着他的尾巴,整宿整宿地看星星,自言自语。没人敢去打扰他。


 


二十一


  第三天晚上,皇帝缩在白虎怀里正哭得乱七八糟,白虎忽然悠悠醒转过来。


  “刘昊然,你快把我尾巴玩儿秃了。”董子健沙哑着嗓子,“你怎么把我弄这儿来的?拖得我肚皮疼。”


  刘昊然呆住了,然后紧紧地抱住董子健,泣不成声。


  “咳,你勒疼我了。快别哭了,给我弄点水来。”董子健低低地咳嗽,“顺便给自己弄床被子,地上多凉啊。”


 


二十二


  董子健说白虎也是猫,猫都有九条命,现在他只有八条了。但他不后悔。


  “你一个凡人,只一条命,就敢为我拼上,”董子健被好吃好喝伺候着,又胖了两圈,此时正虎咽着他半条胳膊那么长的奶油卷,“我怎么报答,给你一条命算什么。”


  皇帝沉吟片刻,“那你把你整个人啊不是整只虎都给朕吧,朕看公平。”


 


二十三


  宫中无日月。


 


二十四


  四年一晃而过,政通人和,海清河晏,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皇帝也长成了和白虎的人形一样年纪。


  这日董子健在御花园打盹,趴在树上尾巴垂下来晃。刘昊然批完奏折累得半死来到御花园,从龙辇上下来立时来了精神,拽着董子健的尾巴就飘起脚来,董子健嗷呜一声疼醒,假山顶的石头被他吼滚下来三块。


  刘昊然哈哈大笑,跟几年前一般无二,仍是那个澄明爽朗的少年。董子健从树上一跃而下,化了人形,盯着他看了半天,像要把他吃了,又像要把他打横抱起来。皇帝指着他的屁股笑弯了腰,众宫人见怪不怪。


  “这皇帝你还想不想当。”董子健问。


  “不想。从来就不想,太累了。”刘昊然屏退了众人,“可朕没办法,朕要不当皇帝,朕能干啥去啊。”


  “跟我修仙去。”董子健定定地说,“你今年也不过才二十四,根骨又好,现在还来得及。”


  刘昊然默然不语。


  董子健等了不多一会儿,见他不肯应允,转身就要走,“不去就算了,当皇帝也好,就是个最大的山大王么,想想也不错。就是这里太闷了,我想大陆和小凯了我要回三乐山,你在这儿当上几十年皇帝吧早死早投胎,只是那时我未必愿意再去找转世的你了。”


  “你别急。”刘昊然沉声说,“容朕想想。”


  “朕你大爷,我走了。”


  白虎作势就要跃出宫墙。


  “哎!哎哎!董子健!你怎么这么着急!我得想好身后的安排啊!”白虎骑在墙上垂眼看着下面急得就要施展轻功追上来的皇帝,忍住了笑意。


  “我五弟天资聪慧待人和善,就是少了些王霸之气,”刘昊然说,“让吴磊和张一山一左一右一文一武辅佐他,应能守得大业。”


  “这不就结了么,”董子健喜笑颜开,又是随心所欲地化了人形,一只腿在墙里一只腿在墙外荡悠,“你料理一下这些俗事,我给你一个月,你跟我上钟熙山拜师。”


  “哎你说,你是白虎,修炼了可以化成人形。”刘昊然羡慕地说,“那我本来是人,修炼好了能化作动物吗?”


  “那是肯定的,你定然是通天彻地的神龙啊。”董子健打着包票。


 


二十五


  刘昊然拜入钟熙门下做了董子健的师弟,一对旷世仙侣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写完我就想抽自己,这么好的题材不搞NC17竟然写了篇PG13是有多浪费?!



评论

热度(75)

  1. 侑kill任蓬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