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昊健】仙侣传 (上)

任蓬山:

【昊健】仙侣传


片段灭文,祸祸好梗。


想一发完怎么就那么难总被屏蔽,只好拆了上下。


人/兽(……),现代古风(……)。有其他人物出场,cp只有昊健,微孜然。


狗血,雷,真的是片段。慎,慎,慎。


======================================


 


仙侣传


 



  这日天高云淡秋风送爽,三乐山的山大王董子健生性喜静,吃过四菜三碟的早餐,心情愉快,正猫在自己的安乐窝里舔爪子,忽然耳朵一竖,听得山外似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便唤小妖来问今天是什么日子。


  “老板,今日好像有个名人来我们三乐山游玩,引了众多达官显贵文人墨客闺中小姐纷至沓来,把咱山都快围起来啦。”


  “什么名人?”董子健无聊地玩着自己的胡须。


  “回老板,是个小王爷,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文武双全为人豪爽,江湖上素有侠名。”


  “我怎么没听过这号人物。”


  “他就是被封在此地啊,已从京城来了一年有余,把这三县六区治理的井井有条,各界无不心悦诚服。老板您成天见的就知道闷在咱洞天福地看书练功,不问世事,自然不知道。”


  董子健扬起虎爪照着兔子脑袋就拍,“你倒是跑得快你什么都知道,就你知道的多,就你知道的多。”


  “是是是,老板教训的是。”


  “别叫我老板!叫我大王。”


  “好的老板!是的老板!我先去帮您去看看那个小王爷长什么样子。”兔子一溜烟窜没影儿了。


  董子健无奈地打了个哈欠,甩着脑袋站起来,沉吟踱步几圈,忽然纵身跃起,几步跑出了洞口。


  哟,好一只威风凛凛的白虎。


 



  刘昊然早听闻这三乐山钟灵毓秀山明景丽,只是近日才得闲来游玩,本只带了随从三五宝马数匹轻装简行,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引得此地游人如织。还好身着骑服不甚惹眼,只有些小姐见了他以袖掩口咯咯地笑,有油头粉面的商贾或附庸风雅的骚客前来搭讪他便一骑绝尘速速逃去。但眼看着景区尽是人,马跑不动人玩不欢,他也失了玩赏的兴致。


  刘昊然抄人迹罕至的小路上了山。


  他在林间看到一只懒洋洋的白虎,一阵风过扫落叶脆生生响,树桠的阴影落在白虎身畔,偏闪出一方明亮,白虎就在那光里乖巧地趴着,与庞大的身形半点不衬。刘昊然看得呆了,光移影动,白虎也沉沉地挪了挪脑袋,整只虎还是舒服地晒在这一丈光里。


  “这白虎,通灵呢吧。”刘昊然喃喃自语。


 



  “王爷若是喜欢,下官可为您射了这虎,下官在箭法上还是有些自信,一箭穿过虎眼,可保整张虎皮完好无损。”


  董子健听了就是一个激灵,下意识拿俩爪子护住双眼,现在的人戾气怎么这么重,打打杀杀的。他见那小王爷被他的举动吓得一怔喝住手下,索性伸开四肢仰躺着滚了几圈,考虑是就维持虎形把箭扫开吓吓他们,还是玩儿得尽兴些化成人形潇洒地挥扇躲开剑雨,然后找山里那只叫小凯的最漂亮的小狐狸把这些莽夫的记忆都消了去。


  “没见他通灵吗!谁再说一个杀字吓跑了瑞兽,该仔细的是你们的皮!”这小王爷发起火来眉头紧锁通身气派,倒是有几分威严,很是好看。可谁是瑞兽你才是瑞兽,老子是这三乐山一山之主,修炼三百年的白虎精,我成精时你还没投胎呢。


  小王爷宝剑出鞘,伸平胳膊把剑远远丢开,又从袖中掏出一支判官笔也丢开,表明诚意才慢慢接近,脚下步步生根落叶尽碎,内力也是了得。他一双眼似喜非喜似怒非怒似含情还澄明,直直地盯着白虎的眼睛,看得白虎也入了神。


  “请问你是住在这座山上吗?”


  董子健从王爷眼睛里回过神来,哑然失笑,废话,我不住在这山上我还住你家吗?


  “可愿随我到我府上长住?有山有水好吃好喝。”


  董子健一怔,有山有水不算什么,好吃好喝比较重要,他吃腻了这山上兔子小鹿做的点心了。可你是谁啊你说去我就去啊,把本大王当什么人。


  “在下姓刘名源字昊然,是当朝三皇子,与虎兄相识一场,可愿赏光与我至府上一叙。”


  在下姓董名冬字子健,是这三乐山之主。董子健恍然觉得这王爷会读心,差点就没忍住要化形自报山门。他抬起脑袋看了周围把弓箭扔到地上的随从,想还是不麻烦小狐狸了。他猛然起身仰天长啸,山林震动,并无留恋地回山洞吃午饭了。


  “走吧,许是没有缘分。”董子健远远听到小王爷站在原地许久,遗憾万分地说。


 



  董子健觉得山上食物越发难吃,每天趴在山门盼着刘昊然再来。他见过的人少,更没见过刘昊然这么好看的。


  刘昊然画了幅白虎挂在墙上。几案上尽是些官员书信大将军报之类,他处理好旧的又来新的,令人生厌。唯有白虎整日趴在画上恹恹地看着他,他越看越喜欢,于是从马厩里随便牵了匹马便偷偷溜出了王府。


 



  三乐山下有家山野小店,名唤“双王”,店虽小有茶有酒有饭食。刘昊然下了马,见店中坐着一位通身衣冠雪白的年轻男子,手持一把折扇,自斟自饮气质超群,令人见之忘俗。


  “恕在下冒昧,在下姓刘名源字昊然,今日有缘在这山中相遇,仰慕兄台气度,可否对饮几杯。”


  “在下姓董名冬字子健,见贤弟也是一表人才器宇不凡,幸会幸会。”


 



  酒过三巡,刘昊然讲得兴高采烈,董子健吃着小凯做的的点心,想他厨艺又长进了刚想夸他,正听到布帘后看热闹的小凯嗤嗤地笑,瞥过去一眼见他尾巴都要露出来了,而大陆一对牛角顶进门框里,也在笑。


  “董兄,咱们吟诗作对,你看如何。”刘昊然浑然不觉,喝得比吃得多,面色已见微红。


  “好啊。”


  “我出上联你对下联。云。”


  “雨。”


  “雪。”


  “风。”


  “晚照。”


  “晴空。”


  “白虎。”


  “……青龙。”


  “刘源?”


  “……董冬。”


  刘昊然看起来十二分开心,喊好一个白虎对青龙刘源对董冬真是绝配啊绝配,笑得虎牙都露出来,俊朗的脸平添几分可爱。董子健想我还是老虎呢我的人形都没有可爱的小虎牙,凭什么。


  又是一轮酒。


  “蓬山。”刘昊然似是想到了什么,表情有些凝重。


  “……沧海。”


  “此去无多路。”刘昊然遥遥北望。


  “彼方有情人。”


  “蓬山此去无多路。”


  “沧海彼方有情人。”


  ……


  刘昊然面色酡红,举杯的手也有些不稳,而董子健神色不变,怡然摇着扇子。


  天边满月一轮映云淡风轻万里河山对饮二人。


  “昊然贤弟,今日天色已晚,如不嫌弃,可愿与我至山里家中,饮亦可眠亦可。”


  “……好,好啊。”刘昊然眼神迷离,借醉却嚣张起来,一直盯着董子健看个没够。


  “那马就留在此店?我与此店二位老板有些交情,不妨烦请他二位照看一晚。”董子健不忘向两脸坏笑假装搂搂抱抱卿卿我我的小凯与大陆的二人飞去一记眼刀。


  “等!等等!”刘昊然突然抬起头,“董兄说家住在此山之中?”


  “……正是。”


  “那你一定知道这山上有一只通灵的白虎!”刘昊然手舞足蹈地比划起来,“这么大这么大!白地灰纹,威风凛凛!虎脸上还有一小团黑纹,煞是有趣!董兄一定见过!”


  董子健又好气又好笑,甚至还有几分委屈。我陪你聊陪你喝一晚上,不如你见我虎形一眼。他生气地一拂袖子,指着脸上的痣,“贤弟说的黑纹可是这个。”语毕旋风忽起刘昊然他董兄消失了面前卧着的正是那只大白虎,虎腮帮气得一鼓一鼓,白毛粉掌的大爪子还指着脸上的黑纹。


  “哇哦。”刘昊然双腿一软,嘴里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忍不住伸出手就要摸白虎透着月光的耳朵。


  老虎一爪子拨开他的手,拦腰把小王爷抱起来扔到背上跑远了。


  店里一狐一牛笑到打跌。


 



  “你看!这就是我的山!”董子健化了人形,自豪地向刘昊然介绍他的地盘。


  “什么你的山,”刘昊然不服,“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是我的封地,是我的山。”


  “谁说是你的山!你叫它它答应吗!”


  刘昊然醺醺,“那你,你叫它,它就答应吗!”


  “小的们都出来出来!看看本大王把谁给你们带回来啦!”董子健放声一呼,虎啸在林里回荡,一山大小妖精在这一呼之下群起百应。董子健冲刘昊然努了努嘴,意思是“服不服”。


  刘昊然哈哈大笑,仍像会读心,“服服服,你的山你的山。可是,可是你,你是我的,哈哈哈哈哈!”


  闻声而动的妖精们睡眼惺忪,见到老板人形,怀里扶着一个英俊潇洒半醉半醒的小王爷,小王爷笑得如同春风拂面分外温暖,自幼养尊处优的公子哥贵气十足地冲大家挥手。


  众妖也像是醉了,山呼“压寨夫人!压寨夫人!大王终于把压寨夫人给我们带回来啦!”


  刘昊然挥在半空的手僵住。


  董子健却心情甚好,“知道是压寨夫人还不快快行动起来!”


  小妖们应着得令,嚷嚷着入洞房入洞房咯,把刘昊然举起来,刘昊然挣扎不能,破口大骂“董子健你大爷!”却在看到董子健的笑容时停下了,高兴就行随他叫吧。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52)

  1. 侑kill任蓬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