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昊健/AU】定风波 (一发完)

山居秋:

*来自 @阿SUN小太阳 的点梗:七年之痒


*RPS预警


*勿转出,勿上升真人


*来,干了这碗白开水!


 -----------------------------------------


01


董子健的剧本创作正渐入佳境时,灵光一闪的片段跟着屏幕一起暗了下去,他郁闷地抱着头发出一声哀嚎。数不清是这个月来的第几次了,打电话给物业也只是听着千篇一律的废话。他们彬彬有礼且无聊透顶。


 


刘昊然去了外地拍戏,他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打开冰箱,残留的冷气释放出来,董子健翻遍了才发现牛奶和可乐都没有了。房子在高层(这也是刘昊然的“馊主意”),害得他每次停电都像个困兽一样,瘫在家里动弹不得。考虑到现在出去买会有累死在楼道的风险,他认命地接了一杯白开水坐回桌前。


 


嘬了一口,牛奶是黏糊的,可乐是刺激,董子健觉得自己现在的日子跟这水一样,就俩字儿,寡淡。


  


02


工作室约了一个专访。采访的小姑娘明显是新手,面部表情比他这个专业演员还丰富。眼见着她问着问着眼睛就开始发亮,董子健心想,得,爆点来了。


 


“之前的报道说你们在一起已经已经七年了,我想请问您有感受到七年之痒吗?”果不其然。


 


“你觉得【痒】好还是【不痒】好?”


 


“当然是【不痒】啊!”小记者很激动。


 


“那另一半要是无关痛【痒】的话,俩人不就掰了吗!”董子健笑。


 


新手村任务太难了,小姑娘上来就遇到一个BOSS级的NPC,被成功套路,无言以对。


 


话是这么说,回去的车上董子健反省了一下,发觉痒还是不痒,还真是个问题。


  


03


刘畅建设大西北去了,打电话来感慨北国风光千里冰封,董子健打断他,说得了吧,您都热得只剩下裤衩儿啦,发什么神经!刘畅吼,艺术值得我们牺牲一切!大概是片场太空旷,这句话的扬声效果尤为突出。董子健干脆地挂断电话,改用微信敲他:[说得好!烦劳您回来顺便牺牲一下您的钱包 /拱手]


 


晚上他跟刘昊然说这事儿的时候,刘昊然声音听起来有点虚。一个有经验的“老”演员,在片场鞠躬尽瘁误食了变质的盒饭,说话能不虚吗。董子健一点也不心疼,他只觉得一肚子火直往脑门上窜,嘴上没个把门儿的,话已经出去了。


 


“你行不行啊你!你今年多大了!这种事儿一次两次的你不长记性啊!”


 


去年刘昊然在片场有过一次,凑了巧董子健去探他的班。休息车里躺着的人吊着水,吐得小脸儿煞白。董子健脸色也不好看,难得严肃起来,吓得身边人都不敢凑近了说话。


 


“我这不是怕你担心才没跟你说的吗。”刘昊然笑。


 


“这是不跟我说就能解决的事儿吗!病怏怏难受的又不是我!”


 


又是一次不欢而散。


 


04


刘畅过了没几天就回来了,碰上刘昊然剧组放假,他想着趁这个机会把之前的“饭债”还了,就打电话给董子健问他老地方约不约海鲜。本来也就是走个形式,没成想董子健竟然拒绝了他。


 


“他最近肠胃不好,吃点儿清淡的吧。”


 


从董子健嘴里说出来的“他”非特指情况下都是在说刘昊然。刘畅心领神会,挂了电话就去安排了。


 


一个小包厢,三五个兄弟聚在一起,刘昊然还没有来。刘畅他们自觉地把董子健身边的位置空出来,等菜陆续上齐了,刘昊然才风风火火进了门,“我来晚了。”


 


他在自己的专属座位上落座,伸手捅了捅董子健:“你不是想吃海鲜吗?”


 


没等被问的人回答,刘畅他们已经在一旁笑开了:“厉害了两位,想吃海鲜的不吃海鲜,不能吃海鲜的偏要吃海鲜,这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还是道德的沦丧?”


 


董子健伸手抓了一大把香菜扔进刘畅碗里,吃你的吧!


 


听到这儿,刘昊然自然什么都懂了。


 


05


聚餐结束,刘畅他们开车走了,刘昊然的假只放到白天,晚上还有夜戏要赶。董子健自己开车来的,倒也不急,街边就剩他们这对儿“老情侣”在等着他的保姆车。他跟董子健都是忙起来不着家类型的。因为写剧本的缘故,董老板给自己放了个假,这才有了一个人“独守空闺”的情况出现。


 


两个人聊剧本聊拍戏进程,等到助理把车开过来,这些没有营养的话也就说不下去了。没有拥抱,没有亲吻,公共场合,这都是演员的自我修养。


 


他上车的时候董子健勾了一下他的手指,速度很快,他相信只有他用触感能捕捉得到。关上门又是两个世界,茶色玻璃里头的人看着外头的人。一对儿老情侣,走得走,留得留。


 


车子启动的时候董子健点点头就当作别了,刘昊然下意识地透过车后窗玻璃看他——穿着个白体恤不着调地站着,这么多年过去,他好像没什么变化。那声“小董”像个魔咒似的,叫着叫着,倒真把他叫小了。刘昊然摸了摸自己晚上又冒出来的胡茬,心里挺乐呵。


 


董子健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心里挺不是滋味儿,他们离散的日子太多,现在连分别都不觉得有多难过。


 


06


董子健受邀到公司投资的一个片场参观时收到了一份惊喜——一个最近刚火起来的小男模跟他告白了。


 


“我有家室了你不知道?”这种只有两个人的诡异氛围让董子健很不适应。


 


“知道啊,可是娱乐圈就算结了婚也能各玩各的,这不是潜规则吗?”


 


这个理所当然的语气刺激到了董子健,不打算多废话,他直接掀帘走了。娱乐圈的潜规则轮不着他管,但他和刘昊然之间没有这种潜规则。


 


之后的某天晚上跟刘昊然打电话,说到最后,他提了一句这事儿。刘昊然顿了一下,问他,“你没答应吧?”


 


“我要是答应了现在能跟你打电话!?”对面哦了一声,挂断了。


 


董子健把手机胡乱往枕头底下一塞,觉得这日子真是没劲透了。


  


07


演员能清闲到哪儿去呢?很快董子健就打包行礼去了滇南拍戏。


 


片场搭在一片原生态的林子里,别的暂且不说,蚊子是真野,偏偏董子健又是个招虫的体质,简直不堪其扰。白天在户外拍戏防不胜防,到了晚上钻进休息的棚子也隔绝不断嗡嗡嗡的声音。董子健不怕被叮,就是觉得痒起来太难受了。


 


刘昊然来探班的时候,董子健正在拍今天的最后一场戏。主人公在灾荒中痛失所爱,导演要拍一个正面特写的长镜头。董子健自己试过一次戏,总感觉情绪还不太够。这会儿又是一天中的最后一场戏,不管是工作人员还是他都有点吃不消了。但有困难总是要克服的,一个演员面对自己的角色除了演好没有别的选择。


 


打板声响起,他从地上晃悠着站了起来,落日从林间缝隙漏下来,他艰难地往前挪动脚步,惊惧的脸上时明时亮。慢慢的,他走不动了,他必须离开这里努力活下来,脚下却仿佛泥潭深陷。沉重的呼吸带动胸膛起伏,镜头拉近,屏幕中只剩他的脸。翻滚的情绪自胸腔涌上,水汽在眼中汇集,他抬头看向远方,牙关咬得死紧。董子健看到了从远处走来的刘昊然,眼泪在这一刻滚落。


 


打板声再响,全场“观众”鼓起了掌。董子健揉揉鼻子笑着向大家鞠躬,他发现有些事情他根本不敢想。


 


08


等到董子健卸完妆洗完澡,片场的灯已经挂起来了。棚子里,刘昊然正拿着杀虫剂四处灭蚊,看到董子健进来头也不回:“桌子上给你带的奶油卷,再不吃该坏了。”


 


先不谈爱,美食肯定是不可辜负的,熟悉的味道充斥口腔,董子健觉得自己那颗被蚊子中的战斗机伤透的心已然痊愈。他闭着眼瘫在床上感慨,“真好。”


 


沉迷美食不可自拔,直到有人撬开他嘴巴分享他的奶油,董子健才睁开眼,刘昊然托着他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这不是一个正确的打开方式,虽说两个人好久不见,但刘昊然的表现太过热情了。


 


美色当前,他才觉出【唯爱与美食不可辜负】的真谛。奶油卷也不要了,双手搂上刘昊然想夺回战场,不料刘将军直接弃城开始在他脖子上攻城略地。喘息声太催情,董子健被他闹得浑身燥热,腿习惯性地想去勾他的腰。刘昊然就在这个时候抬起头来,在他鼻尖儿上啄了一口,笑,“三点的飞机,我赶着回去。”


 


撩完就跑真他妈一点儿也不刺激,董子健看着被辜负的奶油卷和小兄弟,觉得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直到第二天坐在化妆镜前,董子健才明白刘昊然的意图。这哪儿是来送温暖的,根本就是来送醋的。酿了半个月的老陈醋还带时空加成,浇得他猝不及防,太他妈酸了。


 


化妆师拿着粉扑一脸认真地给他遮脖子上那些不堪入目的东西,一边遮一边说,“小董是挺招蚊子的啊。”


 


将近而立之年的“老”演员此刻脸臊得通红,咬着牙回答,“可不就尽招些爱咬人的玩意儿。”


 


09


最后还是刘昊然的戏先杀青了,他一回家就给董子健打电话,家里水管爆了。


 


“太惨了!”董子健有点幸灾乐祸,“没事儿,你就当体验角色了,万一以后有机会演大禹呢?”


 


刘昊然不接茬,淡定地跟他说,“地板都泡坏了。”地板是董子健当时自己跑去挑的。


 


“哎呀妈呀,则家伙现在老贵了!”阴阳怪气的。


 


“你一北京老爷们儿装什么东北银!”铿锵有力的。


 


两个人都愣了一下,然后在电话两头傻兮兮地对着笑。董子健后来也不知道地板到底花了多少钱,因为他回去的时候,家里的一切都已经收拾妥当了。


 


10


好不容易两个人都不拍戏了,刘昊然还是闲不下来。董子健这几年有意往幕后转,接得戏少而精。刘昊然不一样,他正处于事业上升期,有些商业活动不去都不行。董子健经常嘴上说你都上升多少年了怎么还不过气?心里倒是真为他高兴。这几天忙得早出晚归,回家跟没回家一个样儿。倒是董子健的剧本有了重大进展,雏形终于敲出来了。


 


晚上十一点半,刘昊然进了家门,拿了睡衣直接往浴室走。出来时身上还带着未干的水汽,董子健就激动地把剧本递到了他眼前,“新写的!”


 


“嗯,我一会儿看,你先放床头柜上吧。”他去吹头发了。


 


等到董子健洗完澡出来,刘昊然已经侧身睡着了。剧本就在它原本的位置,压根儿没人看过。他能理解,毕竟这几天刘昊然确实太累了。但心塞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他以前再累都会愿意看的。这番小女儿心思着实让董子健有点倒牙,自我开导失败,他直接摸黑上了床。


 


他一躺下刘昊然就搂过来了,被吹得毛茸茸的脑袋在他颈窝里蹭了蹭,有点痒。董子健往外挪了点儿,刘昊然环着他的腰又把他带回来。知道这个人还没睡熟,董子健有点懊恼地开口:“你觉不觉得咱俩现在的日子过得跟白开水似的?”


 


刘昊然凑过来亲了亲董子健的耳朵,困倦的声音嘟嘟囔囔地从耳后传来:“水是生命之源,多好。”


 


董子健被这耳间的温热吹得有些飘忽,突然福至心灵,笑了:“也对,生命之【源】。”


  


11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刘昊然已经去赶通告了。董子健翻出手机发现刘昊然给他发了很多60s的语音,时间是早上五六点。


 


“小董我昨天实在太累了忘了看... ...我觉得这个故事... ...这个主人公... ...如果我是他的话... ...可是演起来... ...不过... ...总之,我很喜欢这个故事。”这是一句废话,因为刘昊然喜欢他的每一个故事。那边话还没完,“剧本在我车上,晚上给你带回去啊...哎呀,不说了,眼睛快被戳瞎了...”


 


他又在车里化妆呢。董子健扔了手机卷着被子拱到刘昊然那半边,脸埋进枕头里笑得肩膀直抖。


 


太蠢了,董子健想,蠢得人心痒痒。




【END】


---------------------------------------------




*没错,我写跑题了,因为我饭的CP百年不痒! 


*希望各位阅卷老师好歹给个卷面分,谢谢❤







评论

热度(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