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昊健】【短完】盛夏门前

李正直:

**  ooc预警




1.


 


董子健在语文组誊晚练成绩的时候,刘昊然正在挨训。


 


刘同学近好几次晚练语文考的都不怎么样,勉勉强强够上中游,语文老师恨铁不成钢,将他单单拎出来谈话。


 


也不过是翻来覆去的车轱辘话,听得人脑袋发懵。董子健拿手撑着脑袋抬起头,看见刘昊然正冲他做鬼脸,一张俊俏脸蛋歪七扭八,十分八分的可爱。


 


“刘昊然,”语文老师抬头瞪他一眼,“你看董子健做什么?”


 


于是又做出一副老实样子,乖乖的低下脑袋,夕阳照进来,要将他的脸染出绯红。董子健坐在窗边的空位子上,被垂垂将落的日光晒得全身发热,他在这样灼人的昏气中接着干自己手头上的事情。


 


“老师,有胶带吗?”他眯起眼睛,有些不好意思,“誊错了。”


 


2.


 


教学楼的空调坏了。


 


严肃无趣的历史老师在讲台上枯燥的贡献教学热情,暑气无遮无拦,叫人昏昏欲睡。


 


董子健半睡半醒之间感受到有人杵他的胳膊,一抬眼就看见历史老师堂堂正正站在他面前,扯出假笑:


 


“要不要给你加个被子啊?”


 


历史老师发罚站从来都是罚到门后头去,说是既能不影响同学,又不叫他看着心烦。


 


董同学于是谨遵师命臊眉耷眼捧着书就站到门后头罚站去了。


 


门后头居然更凉快,董子健半倚着墙,在昏昏的光里觉得更困了,谁知道睡意还没聚拢起来,就听到脚步声,窄窄的门后又塞进一个人来。


 


刘昊然无可奈何得冲他笑一笑,恶作剧得逞似的将虎牙露出来。


 


“你怎么也被赶过来了?”


 


“陪你啊小董。”


 


董子健被肉麻的不行,垂着的手轻轻一晃,正撞到刘昊然摊开的手掌。


 


有些发汗,蒸出热气。


 


“晚上打球吗?”刘昊然大概并不晓得这样灼热的困扰,探过脑袋小声的问。


 


董子健叫这热气一烫,立刻就有些发懵。


 


“打。”


 


大概过了很久,他才想起来回答。


 


3.


 


脸边骤然一凉。


 


董子健睁开眼睛,刘昊然拿着玻璃瓶的冰牛奶在他眼前晃悠两下。他大概从外头奔回来,额头上湿漉漉的汗,脸颊是跑动才有的红,呼吸间带出热。他正在笑,大口的呼吸,露出虎牙,有一点透明的孩子气。


 


俊朗又清爽。


 


董子健猛地将自己的脑袋从胳膊上抬起来,“我要喝可乐。”


 


“可乐对身体不好。”刘同学眼神下移,隐晦一笑,“喝奶长得高的。”


 


董同学并不理他,自顾自的撕锡纸盖儿,撕不开,索性上牙。


 


侧着脸咬牛奶的时候他右脸的痣就很明显,日光灯下居然也显出惊心动魄来。刘昊然轻轻咳嗽一声,把牛奶拿过来给他插吸管。


 


董子健又歪歪扭扭的咬吸管,看着刘昊然从包里拿出盒奶油卷。


 


一家离学校十来公里的店,可奶油卷很好吃。下午下课到晚自习开始中间隔不了多久,教学楼到校门口就得不短的距离,怨不得刘同学一脑门子的汗。


 


“昊然对我这么好啊。”董同学心口生暖,“谢谢。”


 


“不用,”虎牙同学咧出笑,把账单给董子健看,“报销一下车费呗董老板。”


 


日光灯明晃晃照出惨白的光,董子健晃了会儿神,看见刘昊然右手内手肘,一条长长的红色伤痕。


 


4.


 


董子健翻了半天,才从抽屉里掏出一叠创口贴。


 


他没有什么给别人的包扎伤口的经验,而据刘同学自己说,下车的时候急了点,不过是简单的擦伤,看着触目惊心,其实没什么大事儿。


 


结果董同学给贴创口贴的时候,刘同学龇牙咧嘴,不晓得是真疼还是小男孩儿假装。


 


“小董,”刘昊然把头枕在董同学软乎乎的胳膊上,“好疼啊。”


 


“那你怎样?要我给你呼呼吗?”


 


“不然你亲我一口吧!”


 


董子健将脸挨过来,软软的一张脸骤然放大。


 


心跳骤停。


 


刘昊然看见董子健稳稳停住,声音里带着笑似的,“那你得先告白啊。”


 


“那我喜欢你。”刘昊然眨了眨眼睛,“董子健,我喜欢你。”


 


5.


 


数学老师家楼下是一架子葱茏的藤萝,香气铺天盖地,密匝匝的透露出一点沉沉的夕阳。


 


“刘昊然!”


 


董子健喊了一声。


 


刘昊然扭脸过来看他,董子健垫了脚尖靠过去,堪堪伸出手,碰到刘昊然的喉结,是比近四十度的空气还要灼人的温度。


 


四下无人,暮色将合。


 


董子健听见呼吸的声音,是刘昊然的,或者他自己的,他在这样交缠的呼吸声中闭上眼睛。


 


“劳动节快乐。”


 


走进夕阳余晖里的时候,董子健说。他冲刘昊然挥一挥手,白生生的脸叫最后一点光线浸的发红。


 


刘昊然看着董子健的背影——敞着肩膀,晃晃悠悠的一条不宽阔的背影。


 


七点钟整,全城的路灯都亮起来。


 


这些路灯的光一盏一盏亮在董子健的身上,投下长长短短的影儿,这长长短短的路灯的光也鳞次亮在刘昊然颤巍巍的心头——


 


所有昏暗陡然明亮,充盈的暖光静默而无可抑制的占满他的整个世界。


 


董子健的嘴唇是软的。


 


转过身的时候,刘昊然想,是软的,甜的,发糯的。


 


他停下来,在路边买了个糯米糍。


 


6.


 


董子健去送假期作业。


 


厚厚的一本练习册,捧起来并不轻松。


 


高三搬到了新的教学楼,往教师办公室去的时候就要过一条长长的连廊。刘昊然争分夺秒的在楼下的球场打球。


 


董子健的扭脸去看,没太留神对面急匆匆跑过来的人,作业叫人撞到,散了一地。


 


肇事者倒是逃逸的很快,董子健只听见一句“对不起”,人就没了踪影。


 


只好自己捡,一本一本放齐,捡到刘昊然的作业的时候,里头掉出张东西来。


 


常见的黄色的便利贴,顶头端正的写“小董”。


 


一张还未能递出短情书。


 


董子健将纸折起来,塞进贴心口的校服的口袋里。


 


久蹲之后眼前发黑,世界骤然清楚的时候,刘昊然恰好进了球。明明隔着很远,却好像能清楚勾勒这个人的眉目似的。


 


胸口的纸似乎发烫——


 


“你眺起眼睛,你看得我浑身美丽。”


 


end



评论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