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昊健/AU】潜规则 (一发完)

山居秋:

*又名:董导那些事儿




*RPS预警


*勿转出,勿上升真人 


----------------------------------- 


 


 


01


董导大名董子健,拍电影十年了,年纪轻轻混得风生水起,国内外大奖拿了一溜串,就连圈子里的老炮儿见了都得尊一句“董导”。


 


照理儿说,走到这个高度,董导应该功德圆满了。但导儿毕竟是导儿,高度跟一般人就是不一样。董导在艺术的高空走钢丝之余发现自己的票房确实不太乐观。虽说不差钱,但年末导协聚会的时候听着那些烂片导演动辄上亿的进账,董导说,人嘛,虚荣心总是有一点的。


 


眼见着又一部文艺片《西风》立项了,董导实在不愿意自己的宝贝疙瘩再扑街,痛定思痛,押着一干工作人员连夜开会,势要商讨出个解决办法。


 


被严重压榨的职工代表小助理扯住了自家老板正往会议室奔的裤脚,苦口婆心地劝,导儿,咱们其实就差个鲜肉。


 


鲜肉,顾名思义。在这个美色当前的年代,董导摸了摸自己还没有饱经沧桑的脸,悲从中来。我能怎么办?找呗。


 


 


02


董导看着这个来面试的年轻人,哀莫大于心死。年轻真好,笑得真甜,鲜肉虽鲜,过敏难缠。“你你你,把花拿出去,我过敏!”董导很生气,“算了!下一...”


 


小助理飞奔过来捂住了他的嘴,导儿,就这一个,退不了货。我可没听说过你过敏啊,人家是比你年轻好看,但你不能被嫉妒蒙蔽了双眼。


 


“为啥就他一个?其他人呢?”董导抓得一手好重点。


 


“没了,其他人都说你逼格太高,他们攀不着。”


 


董子健怎么听这话怎么觉得不对味,正琢磨着呢,年轻人把花捧到了他面前。大红的玫瑰,非常艳俗。




“董导你好,我叫刘昊然。”


 


 


03


《西风》的取景地在黄土高原。董导在剧本扉页上写:吹不走黄沙,吹白了头发。




高原上起风了,大棚外黄沙漫天。大家都收拾着东西往里藏的时候,董导文青心发作,偷偷溜到一个低洼坎下。


 


苍穹下一个孤独的人是多么的渺小,狂风里一个想点烟的人是多么的不易。董导儿第三次被风扑灭打火机的时候,文青心躁动了。“我操!”


 


刘昊然就在这个时候拿着剧本凑到他身边,他说,董导,你字儿写得真好看。


 


你笑得也挺好看的,董导在心里默默感叹。秉持着一贯“不直不撩”的原则,董导问,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女的。”回答得滴水不漏。


 


吃了定心丸的董导凑过脸仔细打量这个过分好看的小鲜肉,“这部戏需要表现出热爱,你懂吗?”


 


“没谈过恋爱,不懂。”


 


“谁跟你说恋爱啦?合着热爱就是恋爱啊!”董导表示思想觉悟不在一个层面没法儿聊(撩),站起来说了句庸俗,扛着风进棚了。


 


 


04


事实证明,刘昊然谦虚了。到了真正开拍的时候,董导被这个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小鲜肉征服了。呸!这他妈哪是小鲜肉,简直是个老戏骨。


 


捡着宝了。董导在监视器前笑得一脸荡漾,小助理踹他的凳子,没留神把他踹到了地上。


 


老板,对不起!老板,我错了!老板,你别扣我工钱!


 


董导伸出手,你丫先扶我起来...


 


 


屏幕上是一双含着热泪的眼,西风狂啸,他站在黄沙之中,守着无望的梦。


 


董导觉得自己眼窝发烫,真好,年轻真好。


 


 


05


不敬业不是好演员。刘昊然为了角色减掉十几斤肉,也晒黑了好几个色度,整个人看起来又土又颓。


 


探班日,粉丝来了不老少,看到他就开始嚎。董导没享受过这么热情的“追捧”,刚想过去凑凑热闹,被一众粉丝的眼刀杀了回来。


 


她们为什么这么恨我?董导摸着自己的脸不甚明白。


 


小助理趁机拿走他面前的零食,“你看看人心肝儿被你虐成什么样啦!”


 


董导无比娴熟地翻了个白眼。


 


 


“下部戏我还签他。”


 


“...说吧,您要拍啥?”


 


“乡村爱情不错。”


 


“...”


 


小助理说,老板,别作妖了,想给你套麻袋的人已经不少了。


 


惨,真惨。


 


 


06


刘昊然从垣上下来,累得连椅子都不愿坐了。董导看着这个年轻人如此接地气的样子,再次感慨自己真是捡着宝了。


 


“导儿,”刘昊然抬头看他,“你觉着我演的好吗?”


 


抬头的角度刚刚好,身子因为呼吸微微颤动,眉眼之间那股劲儿太勾人了...董导先是颇为遗憾怎么没在电影里安排这种特写,继而发现自己可能脸红了。


 


“好...非常好...”


 


一个搞艺术的不能满脑子黄色废料,道德高地上的小人此时正在董导脑子里说教。


 


 


07


杀青宴,董导说吃火锅。众人驳回,吃日料。


 


在黄土高原上挣扎了一个多月,从炕上下到了榻榻米,董导表示非常不习惯。


 


此时此刻,刘昊然就坐在他右手边。董导受排挤被强制减肥,眼巴巴地看着刺身被一干工作人员揽到面前,自己面前只有一碗格格不入的“绿叶”。


 


所以当刘昊然长臂一伸给他空运“补给”的时候,他在董导心里的地位蹭蹭上了好几个台阶。


 


锁住胃,投其所好,某个小鲜肉深谙此道。


 


 


08


所以事情怎么会发展到现在这样?


 


董导睁眼,恩,是自家房。翻个身——嘶!真他妈疼!


 


刘昊然听着声儿从屋外跑进来,你醒啦!眼睛亮晶晶的。董导再次确认了一下,他确实失身了。他怀疑自己可能同时失忆了,不然他怎么不知道刘昊然什么时候跟他熟到可以滚床单的地步啦?还有!


 


“你不是直男吗?”一觉起来世界都变了。


 


“对啊,所以昨晚...有点没轻重...对不起啦...”他倒是不好意思起来了。


 


董导干脆地推开正往自己怀里拱的脑袋。


 


“你什么物种啊?!说弯就弯!”


 


刘昊然笑着凑过去吻他,声音落在他耳边:跟你一样的物种啊。


 


艹!竟然用气声说话!董导的鸡皮疙瘩集体出家的同时,他发觉自己硬了。


 


 


 


事后,董导想起来,当天晚上第一个脱衣服的,是他自己。


 


所以说,假酒害人。


 


 


09


“我被潜规则了...”董导趴在沙发上,一脸生无可恋。


 


小助理剥开早晨的第一颗葵花籽,哦,那恭喜你啊,老板。


 


“恭喜老板!贺喜老板!”办公室里同时传来剥瓜子和祝贺的声音。


 


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养一群胳膊肘往外拐的家伙,董导忧虑之余觉得自己留下他们真是为社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10


《西风》要上映了,董导的心情简直比处女作还要跌宕。刘昊然把他放在被子外冻得发凉的手捂进怀里,说,行了啊,你这又不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结果出人意料的好。虽然题材不讨巧,但刘昊然在里面贡献了从影以来最棒的表演。业内业外,票房口碑都爆了。董导看着朋友圈里刷屏的夸奖,再看看一边蹭蹭往上涨的票房,觉得人还是俗一点好,踏实。


 


一篇名为《梦见·黄土高原》的影评在某评论网站呼声很高。董导慕名看了一下,整篇都在花式夸刘昊然。说他“把向内的渴望与向外的诱惑表现得淋漓尽致,是蓬勃的生命力在无尽大地上的挣扎”。


 


董导越看越不是滋味,怎么整个电影都成了刘昊然的独角戏了?他把手机页面拉到最后,终于看到了对他的评价,就四字儿:暴殄天物。




得,绝对是“鲜肉粉”写的。心气儿高如董导愤然摔了手机。


 


工作室里的各位愣了半秒以示尊重,就不再理他了。董导觉得非常跌份儿,然后自己过去捡了手机。


 




11


天儿越来越冷了,董导最近心也挺冷的。他的“鲜肉”进组了,搭档一个当红的小花旦拍偶像剧。在第三十四次划开锁屏还没有收到消息的时候,董导果断关机了。


 


人家是恋爱的犀牛,他是恋爱的鸵鸟。




董导从下午四点睡到晚上十一点,又冷又饿,但就是不想起来。屋子里没开灯,又静又暗。他听到外头传来门锁转动的声音还有点恍惚。


 


下一分钟,满屋的灯火辉煌里,刘昊然出现了。


 


“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接我电话我担心。”)


 


同时响起的声音让董导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刘昊然笑着拖他起床,餐桌上放着他特地带回来的宵夜。


 


“我今天一天没听着你声儿特想你。”


 


董导嘴里的蒸饺还没咽完呢,一听这话哽住了。刘昊然把温水推到他面前,继续托着下巴温温柔柔地看着。消化能力再强也撑不住他这么看啊,董导摆了个谱,打发刘昊然去洗澡了。


 


吃饱喝足,两个人一起躺进被窝里。俗话说饱暖思那啥,董导这么想着手就不安分了。刘昊然拿他没办法,伸手把他整个人搂进怀里,下巴靠着他额头。


 


“今儿真不行,我明儿还得赶早去片场呢。”他安抚地吻上他额发,怀里的人挣了一下,也搂紧了他。


 


两个人的被窝总是要暖一些的,董导发现自己越来越怕冷了。


 


 


12


发年终奖的日子,工作室的众人欢呼雀跃。小助理看着自己手里明显比别人薄了不少的红包,一脸懵逼。


 


你今年让我丢好几次人了,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惩罚。董导如是说。他本以为小助理会“跪求”老板手下留情,他连补足的份额都在抽屉里准备好了,没想到小助理白眼一翻,转身就走。这下轮到他懵了。


 


比给老板卖命更挣钱的是什么?小助理说,卖老板啊!


 


小助理坐在办公桌前笑出声来,她的抽屉里此时正躺着一个巨大的“谢礼”。封页上印着亲切的问候,最后两字儿:多谢!




落款:刘昊然。


 




13


一年之计在于春。董导迎来开门红,《西风》在过去一年的成绩斐然,为刘昊然赢得一个“最佳男主演”的提名。


 


走红毯前的休息室里,董导正对着镜子调整自己的口袋巾。刘昊然从后面搂住他的腰,下巴扣在肩上,冲着镜子里的董导笑。


 


董导看着镜子里两个人衣冠楚楚的样子,也笑,“得,齐活了。”


 


“不,你还差捧花。”


 


“...”


 


《西风》剧组最后还是迟到了。官方理由是导演单方面发疯,弄乱了男主演的头发。


 


“你会不会搂得太紧了!”董导从牙缝里挤出来这话。闪光灯太亮,脸都要笑僵了,偏偏身边的人搂得死紧。


 


“别说话。这还在红毯上呢,专业一点。”刘昊然手又往下挪了点,笑得毫无瑕疵。


 


董导打碎牙往肚子里咽,哪有你专业,你他妈是吃豆腐专业博导!


 




14


虽说两人之间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过了,但总还差那么一点儿意思。说白了,就是程序。


 


台上已经开始宣布提名演员了,董导默默把墨镜掏出来戴上。他紧张。


 


刘昊然凑到他耳边说了一句话,他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呢,就听到颁奖嘉宾叫刘昊然的名字。




身边的人笑着起身致谢,和其他的提名者拥抱。等到他后知后觉站起来的时候,刘昊然把他搂到怀里,偷偷亲了亲他的耳朵。


 


获奖感言非常官方,这个年轻的影帝表现出了超脱年龄的淡定。《西风》剧组被从上到下谢了个遍,他在最后谢谢董导。说自己万里长征才走完第一步,以后会继续努力的。


 


这话在别人看来是谦虚,是大将之风,未来可期。但在董导耳朵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刘昊然上台前说的是:如果我拿了影帝,我希望你能跟我在一起。


 


差的可不就是这道程序吗。


 


 


结束后小助理怒发数十条微信轰炸新晋影帝,问他为什么不利用这个机会高调表白。


 


影帝回:我不喜欢张扬,我只喜欢他。


 


得,狗粮吃饱,关机躺倒。


 


 


15


颁奖礼回来的路上。影帝握着方向盘,董导窝在副驾驶吃着刘昊然提前买好的草莓。


 


“现在我们在一起了吧?”


 


“算吧。”其实早就在一起了。


 


“那我说的话你都听懂了吧?”


 


“什么话?”恋爱的鸵鸟必备技能是装傻。


 


“我认真的,我以后会继续努力的。”鸵鸟心里甜丝丝的,他一点也不傻。


 


 


董导觉得自己现在真是逍遥似神仙,开车这小伙儿人长得好看,温柔又体贴,越看越喜欢。刘昊然瞥了一眼他傻兮兮的表情,心里头温柔得能化出水来。


 


他问董导什么时候能为他量身打造一部电影。


 


董导拿着草莓在他面前虚晃了一圈塞回自己嘴里,义正言辞地说:“你不要想了,我是个正经导演,不拍AV!”


 


刘昊然被噎了一下,鉴于把这个“大白胖子”从高速上扔下去实在是有点不太人道,他又轰了一脚油门。


 


“没关系,我不正经,回去我就给你拍。”


 


 


【END】


 



评论

热度(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