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昊健】乘着阳光(短完)

青草绿:

*依旧非常俗


*现代


*ooc预警


*出去还来得及!






刘昊然接到队友传来的球,一个跳投,皮球稳稳地落入网里。他咧开嘴,不嚣张却张扬的虎牙在夏日的午后阳光里闪闪发光。


他吹了声口哨,往球员替补席瞥了一眼。


美其名曰替补席,其实是球员的“家属区”。


他师哥混在一群穿着啦啦队服的长发姑娘里,手插在口袋里,短裤下是两条白皙笔直的小腿。天气热的让人心里好像攥着一团火,董子健的短袖衬衫的扣子开了两颗,白皙的脖颈上有一个只能仔细看才能发现的牙印。


而那张自己百看不厌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眉眼弯弯,延伸出了一点欢喜的褶子,右脸上的痣趁着他的肤色更白,在烈日下竟然可以微微反光。


董子健感受到了刘昊然的灼热目光,给他抛去了一个wink,虽然马上不好意思却又带着调侃意味的笑了起来。


被师哥这样直白又暧昧的动作震住了的刘昊然,脚下一顿,被人撞了一下,由于没有控制好重心,径直向后倒去。






“嘶…”右手臂敲到了篮球架,小臂估计是骨折了。


没等裁判喊停,董子健就冲进了场内,皱着眉头蹲到了刘昊然的边上。


“疼吗?”温热的手轻轻的拂上师弟的手臂,“怎么这么不小心。”语气里的责怪不过占了两分,剩下的全是心疼。


刘昊然也是心大,他长腿一伸,半边身子直接靠在了董子健身上。


“疼啊,疼死了,小董我可是病号了,你得照顾我。”


董子健扬起拳头威胁般的看着眼前不正经的人,“别废话,去医院。”


下一秒就把人拉起来,小心的围着他受伤的手臂,比起恶狠狠的语气,动作轻柔的仿佛不像是一个人。






刘昊然坐在医生的办公室角落的一个凳子上等着去拿片子的董子健。


本来应该是坐在外面的,可是董子健怕他中暑,好说歹说让医生分了点儿地给这混小子。




已经过了十七分钟了,师哥还没回来。


刘昊然靠在凉凉的墙壁上,百无聊赖的数着玻璃窗上的水渍点。


蝉鸣的夏天,漫长的暑假才过了不到四分之一,这伤筋动骨一百天,可得趁机好好“折磨”自己的好师哥。


三点的阳光最是毒辣,一会儿出去走回家一定会热的不行,要让师哥买根冰棍儿给自己吃。


嗯,要奶油味的,像软软甜甜的小董一样。




二十分钟啦,师哥是又犯路盲症了嘛。


他还记得他俩第一次见面,董子健一个大二的,直接走进了大一的表演课堂,上了一会儿才发现不是自己的班级,刚想从后面溜出去,却被老师认出来让他到教室前面来谈谈作为师哥的经验。


刘昊然在之前就认识这个风云师哥,董子健年少成名,在他们这样的表演学院里,可是当仁不让的红人。他在教室后排眯起眼睛来看着董子健。


那天董子健也是穿了干净的白衬衣,亚麻裤子和一双球鞋,他抓了抓脑袋,小声嘟囔了一句说什么呀,抬起头来对着学弟学妹们咧了下嘴。清了清嗓子说,“我走错教室了,想和大家谈一谈一定要好好认路的事儿。”


哄堂大笑里,刘昊然第一次和董子健有了对视。他那天没戴眼镜,却凭借着自己的坏视力看到了董子健右脸上那颗痣,像是一下子扎进了自己的心底。


后来的事情水到渠成,一次偶然的机会两人有了交集,又天经地义顺理成章,他们成了中戏的模范情侣。




二十二分钟了,这玻璃窗谁擦的,真是一点都不干净。


“大夫,这严不严重啊…”他的好师哥终于回来了,没看到自己的挤眉弄眼,把片子放到了医生的桌上。


“没大碍,年轻人好好养养就好。”医生低头在病历本上快速的写着,刘昊然伸出好的手扯了扯董子健的衣角,“你怎么去了这么久?”


董子健拍掉刘昊然的手,瞪了他一眼,“人多着呢,这儿也得排队,那儿也得排队。”


“喔。”刘昊然只好悻悻的收回来了手,心里暗暗想,那还是一会儿我给师哥买冰棍儿吧。手不经意间的就往墙壁上扣去,扣下了一小块墙灰。


“安分点儿坐好。”董子健感觉到自己刚刚的语气有点儿过于严肃,看着手臂被包的扎扎实实的刘昊然心里又涌起刚压下去的心疼。可年轻人都嘴硬,不愿意自己的那点小心思被一下子捅破,所以我们的董师哥又假意的把声线狠上两分,“不听话晚上睡沙发。”




白大褂写完了病历本,抬起头看着俩人,笑了起来。两个人都长着一张专属于少年的青春洋溢脸,在有点年纪的人看来明明就是俩孩子,一个却是带着有些不易察觉的得意自我标榜为大人的身份来训斥另一个可怜兮兮的,这种训斥在董子健心里可能是压制,在看透人间事的大夫眼中可变成了兄弟间明目张胆的炫耀或是情侣间堂而皇之的调戏。




“你弟弟?”白大褂把病历本递给董子健。


“男朋友。”董子健把病历本收进书包里,伸手拉起了刘昊然的左手,“这就行了吧大夫?”


“行了,好好照顾你小男朋友,记得来换药。”白大褂的脸上带着我就知道的微笑,目送两个年轻人走出了办公室。


“年轻真好。”他心里想着,笑了笑,拿起笔朝外喊,“下一个!”






年轻是真好,可受了伤的年轻又怎么好得起来呢。


刘昊然坐在沙发上看着边上的董子健拿着一盒冰淇淋撬的起劲,哼哼起来,“我也要…”


董子健回头看看刘昊然,心里觉得他真是太可爱了应该趁机好好欺负一下才对,免得他忘了到底谁才是师哥。


他对着刘昊然眨眨眼睛,“来来来,叫一声师哥,我就给你吃一口。”




刘昊然不爱叫他师哥,一般人前都肆无忌惮的叫他小董。他长得比董子健高,而小董又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娃娃脸,不知道的人都以为他比刘昊然还小上几岁,每次人家知道他们俩年纪的时候都会特别震惊的说一声“我以为刘昊然是哥哥呢。”然后刘昊然就可以欣赏自家师哥的脸从白皙带粉变得铁青。


要不是自己的钱只够买一盒,要不是董子健一个双手灵活的抢了这一盒,刘昊然咬了咬下唇,重新抬起眼来可怜巴巴的看着,音调带着软乎和撒娇,“师哥…”


董子健得意的笑了起来,挖了一点,把勺子送进了小狼狗的嘴里,“来,再叫两声我听听。”唇边的笑意逐渐加深,嘴角能咧到痣的边上。




“师哥…”刘昊然眼神却看着董子健慢慢的暗了下来,声音里带上了一丝让人颤抖的诱惑,“师哥,你晚上也是这样喊的,让我用力的时候,受不住让我停下的时候,昊然昊然,特别好听…”


董子健的手僵在半路,嘴角的弧度也僵在了半路,没到原来的位置,也没到那颗让刘昊然心神俱动的痣。


“你今晚就睡沙发吧!”






刘昊然躺在沙发上,看着董子健用力的关上了卧室门。像是偷了董子健刚刚的笑容,虎牙又悄悄的露在了外边。


夏天的傍晚,连落日都落的很嚣张,已经隐去了一半,燥热却没有半分消去。




董子健倒是把冰淇淋给刘昊然留下了,刘昊然拿着木棒慢慢的挖着冰淇淋,甜甜的牛奶味,又带着让人神清气爽的清凉,是专属于师哥的味道。


他把手搁在额头上,挡了挡直接晒在眼睛上的落日余晖。想到现在的董子健一定满脸通红,在床上生着自己的气,脸会是鼓鼓的,瞳孔会比平日里更亮上一两分,手指会不自觉的放到嘴边啃咬。


刘昊然闭上了眼睛,觉得人生甚是美好。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路灯代替阳光从落地窗探进来。


仔细听,可以听到厨房里有汤嘟嘟嘟的声音。


仔细闻闻,可以闻到小小的房子里有让人放松充满暖意的骨头汤的香味。


再定睛一看,厨房里的一个小凳子上,自家师哥捧着一本书认真的看着,围着特别傻的围裙,像极了一个小媳妇儿。




他从茶几上拿出手机悄悄的拍了几张小董的侧影。却发现不久之前董子健发了一条朋友圈,配了张他熟睡的脸和打着石膏的手,“阳光少年变身阳光宅男。”


石膏上还用马克笔写了大大的三个字,“小董的”。


刘昊然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然后笑了起来。






“诶,好好喝,我辛辛苦苦炖了好久的。”董子健一边把汤舀给刘昊然,一边嘴上喋喋不休,“多大的人了还怎么不小心,得亏是暑假没什么事可以好好休息。”


刘昊然单手拿起碗大口大口的喝带着师哥满满爱意的骨头汤,放下碗的时候,眼睛里亮的让人心晃,“师哥,你怎么这么经不起调笑,我以为这么久了你的脸皮已经和我一样厚了呢。”




董子健好不容易淡下去的脸色又被刘昊然一把火点燃,他梗着脖子嘴硬,”我哪有,是你脸皮太厚啊…“语气却是如同刘昊然预计的那样软了下去。


刘昊然看着这样的师哥心里实在欢喜的紧,猛地站起来在董子健已经发烧的右脸落下一个轻柔的吻。随后像大爷一样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拍拍肚子,“吃饱了,去洗碗吧小董,一会儿伺候大爷洗澡。”






折腾了一晚上终于睡在床上的时候,董子健恶狠狠的瞪着身边已经熟睡的人。为什么不管什么样的条件下都斗不过他?哪怕这人已经是一个伤员了?


他却没有发现自己瞪着刘昊然的眼神不自觉的转换成了轻柔地注视。


董子健伸手拨了拨刘昊然额头前的碎发,伸手点了点刘昊然的嘴唇,轻轻的说,“都是这张嘴太坏了。”




刘昊然动了动,舔了舔嘴唇,也舔到了还放在自己嘴边没来得及收回去的师哥的手。


董子健平躺在床上想,可这张嘴也认真的和自己讨论过未来,讨论过梦想,认真起来也是超乎常人的认真,不正经起来也是让自己头疼万分的不正经,大概都是成正比。




罢了,我是师哥嘛,总得让让他。




小董给了自己一个完美的台阶下,笑眯眯的靠在刘昊然身边进入了梦乡。


夏天的夜晚是最好的时候,静谧,像是把一天的疲倦都像汗水一样甩掉,带着让人觉得凉爽的夜风,吹进每个燥热的身体里抚慰心灵。






几个月后。


董子健一个不小心,在拍戏的时候摔伤了腿。




刘昊然背着他到那位熟悉的白大褂地方就诊。白大褂看着他俩,笑了起来,“你俩感情真好,一个照顾了另一个仨月,另一个一定要还回来?”


刘昊然面容严肃的看着白大褂,“我男朋友太不小心了,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


白大褂憋着笑,帮脸上写着生无可恋的董子健打上石膏,嘱咐了几句。






刚把人放在沙发,刘昊然就拿来马克笔,在董子健的腿上写下三个大字。


“诶你可别学我,哪有你这样盗取人家的创意的。”


“我才没有你那么幼稚。”刘昊然盖上笔盖,满意的看着董子健的腿。


董子健的目光向下,的确不是盗取自己的创意。




他的好师弟写,“甜甜的”。


“你改名了?甜甜?”




刘昊然笑起来,虎牙又戳在了他的唇边,又戳进了师哥的心上。


他清了清嗓子,开始轻轻的唱。






“我轻轻地尝一口 你说的爱我


还在回味你给过的温柔


我轻轻地尝一口 这香浓的诱惑


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






“…五音不全!”


“别动!我要拍照发朋友圈!”


“丢不丢人!”


“接下来这几个月就让甜甜来好好照顾师哥您吧哈哈哈哈…”






夏天早就过去了,夏天的余味也散的差不多,叶子掉满地,在发觉的时候连秋天都快过了一半了。


少年还穿着白衬衫,对于他们来说四季就像是不存在一样,彼此的温度太灼人,眼神太热烈,不管是谁让谁,幸福都是两个人创造的。






年轻真好,年轻正好。


而天气总会变得很好,梦想总能实现,未来也终会属于他们。






/完



评论

热度(128)

  1. 小七哥哥青草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