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题目好难2

柒:

平行世界,rps, 录制《高能》期间。 


勿扰真人,勿传微博!


 不想OOC,不想有私设,但毕竟现实中我和他俩不熟,所以难免。 


追求的就是一种以假乱真,磕到迷幻。 


偏爱对话和心理描写。


""是想法,『』是对话


 字数爆炸了这次!


————————————————————




『我在呢』


刘昊然转过身顿了顿,眼底是藏不住的温柔。


『不走,不走』


“哄小孩儿一样”,刘昊然在床边坐下,笑自己刚才的语气。


 


董子健翻了个身,侧躺着背对刘昊然,呼吸均匀又平静。


刘昊然知道他确实睡着了,也知道董子健没喝多,是真的累了。


不光是今天录节目折腾的。


 


这个夜晚很安静,月光居然变得暖和起来。


 


“我应该谢谢她,要不然也看不到这样的你啊,你说呢”


刘昊然心里不知是甜蜜多一点还是苦涩多一点。


 


床边的重量没有了,能感觉到门被尽可能轻地关上,却还是发出来一点声响。


 


董子健睁开了眼睛,一动不动。


 


其实在刘昊然说“不走”的时候,董子健就醒了。


 


声音苏到让他醒了,简称苏醒。


 


下意识的,他选择装睡。但是脑子开始飞速运转:


 


“刚才真是这小子在说话?好听程度都快赶上我了。”


“他为什么说不走?难道我刚才迷迷糊糊说了什么?”


“卧槽,好热,好想蹬被子!”


“总觉得有种怪怪的眼神在盯着我的脸啊喂!”


“背对着他算了”


“嗨呀,想喝奶!”


“快睡觉,明天再说。”


 


抱着一种一定要赶快睡着的焦虑,董子健成功地睡不着了。


 


然后他发现床沿儿弹了回去,却没有听到脚步声。觉得奇怪的董子健刚想眯着眼看看,门就被关上了。


 


一切是那么的小心翼翼,那么的合乎情理。


 


“还有三个小时他就得赶飞机了,是该走了。”


董子健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失落。


 


他艰难地坐起来,扫了一眼桌子,并没有剩下的牛奶。


看到了整齐的衣服和干净的房间。


然后像散了架似的重重的砸到床上,很快就打起了呼噜。


 


董子健并没有看到,插在墙上的房卡,不见了。


 


 


 




难得睡了足足7个小时的董子健伸个懒腰,神清气爽。


他第一眼就看见了茶几上的一盒牛奶和两个奶油卷。


刘昊然三个字在他脑子里闪了一下。


 


“可能是良心未泯的小助理吧。”他想。


毕竟另一个房卡在小助理手上。


“虽然不是那家买的,味道也还不错。”


 


离董子健飞北京的航班还有2个小时,他决定下楼再觅点儿食。


毕竟是能上午吃三顿的爷们儿。


 


“我应该是最晚走的吧,今天很清闲嘛。”


有时候他也挺同情另外四个兄弟的,自己还能随便去街上遛弯儿,挺幸福。


 


在酒店大堂,啃着最后一个奶油卷的董子健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一山 』


行色匆匆的张一山扭头看见了董子健。


『诶,子健,吃着呢』


『我就说他们肯定看错了,昊然怎么可能没给你买呢。』


说着张一山晃了晃手中的同款奶油卷。


『他最早走,还在前台放了所有人的早餐,这小子人真不错嘿』


 


“也不看看是谁的师弟”董子健笑了笑。


 


『咳,我得赶紧走了,飞机不等人,回见啊』


『啊......拜拜』


董子健还想叫住他问点什么,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想问什么。


 


他看了看手中的奶油卷,“还是上次的好吃一点儿”


 


 


 


那天晚上之后,刘昊然复习了一下董子健的访谈,准确的说是那一个访谈:


 


『就像我一直说的,很多人觉得性别都没问题,那年龄又是什么问题呢?』


『但我觉得性别是......是......我』


(你觉得性别有问题吗?)


『我是......取向我是正常的。但我觉得现在21世纪了,什么东西没有呢?而且大家不要再那么死板,或者那么的拘谨,我觉得心放开,这才是自由的一个体现。』


『希望...如果恋爱对象应该是可以...以朋友形式去聊很多事情,包括......』


 


 






 


俩人再一次见面是5天后,今天要拍一个小短片,可能是《高能》的先导或者宣传片。


五个人排排坐,都认真看着手里的几张纸,现在是等待的时间。


 


刘昊然瞟了一眼旁边摊在椅子上的董子健。


“肥肚腩”刘昊然眼睛看着自己的台词,心里却调戏了一句。


 


过了几分钟。


 


『这抬头纹儿』


董子健边说边弹了一下刘昊然的脑门儿。


『看这么认真啊』


还是和以前一样,董子健那种慈爱又语重心长的语气。


刘昊然有点儿想念那天晚上的董子健了,虽然现在也很可爱。


『亏的粉丝还叫你小鲜肉呢』


 


刘昊然觉得董子健心情很好。


『你一脸褶子我说什么了吗,老艺术家』


 


『谢谢您嘞』


 


俩人都笑的像海豹了。


 




『凯撒说它想你了』


『啊?』


『可能是因为和你拍照显得它颜值高』


『滚』


『胆子大了,敢这么和你师哥说话了』


『你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叫你师哥吗』


『难道是......因为我名字好听?』


刘昊然想:“是有点道理”,但是他没说。


 


『因为你老拿师哥说事儿』


『啊?有吗』


『每次咱俩吃饭都是你请客』


『得,今天你请,我想吃日料了』


『收工不知道得几点』


『反正今天你别想逃』


俩人对视笑了笑,就这么说定了。随即同时看向手中的文字,一阵沉默。


 


『那天......你俩......你和她,怎么样了』


刘昊然不敢看董子健的眼睛。


 


『好了,来来来,大家过来,先对一遍』


工作人员高喊着。


 


董子健低头起身,没说话。


 


 






 


五个身穿迷之蓝色武术服的少年活蹦乱跳,刘昊然生怕董子健不高兴了,悄悄观察着。


 


董子健偶尔会和王俊凯讲讲台词,跟刘昊然讨论表情,一会儿又向张一山请教动作,和王大陆飙台湾腔,跑到监视器后面和导演学习,探讨,想出不少点子。


更多的休息时间是他们五个插科打诨,混的越来越熟,要掀了屋顶。


“认真演戏的董子健会发光。”刘昊然一直这么想。


 


而且自己是不是傻,看来董子健并没有把刚才的问话放在心上。


 


 


 




 


『刚才为什么咬我胳膊』


『导演说我那块儿表现的不错』


『所以你为什么咬我胳膊』


此刻的刘昊然让董子健想起了当时他俩上综艺,他演刘总的时候。


 


『谁让你之前送我红bra的』董子健不由得嘟嘴。


刘昊然愣了一秒。


『凶兆这就来了呗。彻底分了,别再提她了』


董子健的表情很淡然,完全联想不到那天晚上的他。


 


刘昊然找机会岔开了话题:


『你还记得在学校第一次聊天么』


『哈,晚会咱俩被抓壮丁』


『你还记得你对我说了什么吗』


『什么』


『好好上课,认真演戏,做一个好演员』


『因为那天我发现你确实不适合唱歌』


董子健抿嘴笑了,眼睛虽然快成一条缝了,但还是挡不住的光芒。


 


刘昊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但是你朗诵的很好。那时候我就在想,我的台词什么时候能像你一样好』


刘昊然又不自觉地挑眉,专注地看着董子健,原来单眼皮也可以这么迷人。


 


『所以我一直接好班底的小角色』


『我疯狂地看电影,老电影』


『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好演员,用作品说话的演员』


董子健的目光从刘昊然的眼睛移到他完美的鼻子,看着他的嘴唇一直动个不停。


董子健表情渐渐严肃。


 


『对了,我还想演文艺片』


刘昊然越说越激动,眼睛像董子健的凯撒一样圆圆的,亮亮的。


 


『好啊,我的第一部文艺片就找你了』


『一言为定!放心,片酬给你打折,咱俩谁跟谁』


刘昊然终于笑了,虎牙很扎眼。


 


董子健心里暖烘烘的,“刘昊然是小太阳吧”,他想,“还是瓦数最大的那种。”


 


 




 


“好累啊!”刘昊然在导演喊卡的瞬间松了一口气,转身看向董子健


其他人也活动活动,开始交头接耳,工作人员上去各种补妆。


董子健想逗大家开心,只让他们五个听见的碎碎念:


『导演你无情,你无耻,你无理取闹』


声音刻意的嗲起来。


 


几个少年都偷偷笑了。


刘昊然觉得董子健真的可爱疯了。他晃晃悠悠地朝董子健走去。


『小董,刚才那段儿拍的怎么样』


『对了,你想吃哪家日料啊』


 


『我想想先回答你哪个.......我去!! 刘昊然,你属狗的吧』


刘昊然突然趴到董子健身上开始转圈,董子健声音都抖了一下。


『我累了,背会』刘昊然说的是陈述句。声音很低,气息喷在董子健的耳朵里,痒痒的。


董子健主动把身子低了一些,就这样背着刘昊然转了几圈。


奈何刘昊然大长腿还是挨地。


 


3岁和5岁,不能再多了。


 


 


 


休息是短暂的,拍摄继续。




『昊然,你表情别那么害羞』


导演忍不住说到。


其他四人都看向刘昊然,只见他摸了摸自己的长风衣,不好意思的笑了。


大家都懂这个动作,确实有点好笑。


 


『拿出你日天的气势,里面又不是没穿』张一山调侃道。


『平时看你挺会撩妹啊,怎么啦』董子健接茬。


『这明明是耍流氓』刘昊然说着两手打开风衣,露出两排书


 


『来师哥给你示范一下』董子健伸手就脱下刘昊然的风衣。


穿上以后大家都笑了。


『小凯,你怎么也和他们学坏啦』董子健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这本来就不是我的size,都严肃点』


 


别说虎牙了,刘昊然的牙床都要露出来了。


“这人这么看起来这么幼!”明明比自己大了四岁。


刘昊然不禁脑补董子健穿上自己的卫衣时的样子。又软又甜,像奶油卷。


 


但是董子健一开口,刘昊然觉得他其实深爱着董子健的老灵魂。


连导演都忍住了打断他们的念头。


 


 


『宝贝儿,想要么』


随意却勾人的神情,敞开的大衣,连右脸颊的痣都性感起来。


刘昊然脑袋麻了一下:“怎么能睡到董子健,在线等,急”


 


 


『我这儿什么碟都有嘿』










——————————————————




还有什么没写到的梗,大家提出来。


帮我想个题目呗,么么哒。

评论

热度(56)

  1. 侑kil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