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一年生/KA】An Ordinary Special Day

一路春白:

泰剧《一年生》的西皮Kongphop×Arthit,有Plame&Ward线


给自己产口粮吃


诚恳地向各位安利这部剧(真诚的眼睛.jpg


=====================




1


最近收拾了一波寝室的Arthit有些苦恼。


“我的东西怎么那么多啊,我这几年是每天在路上捡钱吗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嗯?”他拿手里的叉子戳着盘子里的煎蛋,十分之嫌弃地环视了一圈同桌的小伙伴们,“有钱为什么不好好存着?是不是你们谁附身我了控制我买了这么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嗷,这也能怪我们的哦?”Bright震惊,“太伤朋友的心了,就算你要发散思维也应该说是不是我们悄悄买了什么东西送你吧?孩子长这么大还这么不会说话,真是的。”


“哦豁?你们这么好的啊?那能不能麻烦你告诉我一下哪些是你送的?我回去马上扔掉。”


“太无情了,太无情了这个人,嫁出去的Arthit泼出去的泔水——”Bright灵敏地躲过桌对面飞来的餐巾纸团,“好好好,泼出去的水,Tuta同学,你来客观地说一说,我们还有什么必要跟他共进午餐,反正他的心已经不在我们这里了。”


“不要拉着我好吧?”Tuta立刻往旁边挪了一个位子,“我一个KA党还等着正主给我发糖呢!”


Bright:“……”


Plame:“……”


Arthit:“………………咳咳,其实是AK——”


因他农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Not冷静地抬眼斜睨Arthit:“你这又是何必呢?”


“……”Arthit往嘴里塞煎蛋,“吃饭。”


一个CP粉Tuta同学亡Arthit之心不死,小心翼翼地举手:“所以,Kongphop已经把你通关了吗?”


“吃!饭!”


 


2


“还有没有人记得我们这顿午饭的真正议题是什么?”Arthit问道。


“哇塞我们吃个午饭还有议题的啊我们好了不起啊!”Bright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是什么?”


“是关于Plame,”Arthit用指关节敲敲桌子,“究竟有没有被ward小弟追到。”


“咳——”Plame喷了一桌的饭,“又关我事??”


“很急,这个事。”Arthit语气郑重,“你能不能上点心?Kong跟我说Ward最近很纠结很苦闷,你一天天就知道给人家拍拍照,你不能直接点回应人家吗?拍照是能拍出花来吗?”


Plame负隅顽抗:“我觉得我们这个状态很好……”


“状态很好?”Arthit不屑地挑起下巴,“他给你他的齿轮了吗?”


“……没有。”


“切。”


“……Not,”Plame指着Arthit诚恳地问,“我可以打他吗?”


 


3


Not先生表示,这事儿现在不归我管,你应该去找你未来男朋友(重读)的朋友问一问。


“爸爸只能守护你到这里了暖暖,”Not作父爱如山状,“以后也要幸福哦!”


Arthit回了他一个身经百战的假笑:“爸爸,要不这周六来帮我搬下家吧?”


“搬家?”Bright鼓囊囊地塞了一嘴食物问道,“你要搬家哦?”


“是啊,不然我发什么疯整理寝室,我怎么会有那么多东西,我花了一整天时间都没打包完,气死我了。”


“你要搬去哪儿啊?”Bright话音刚落,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我为什么要问,我是不是有病?”


Tuta立刻掏出了手机记事本打字:“要搬去……跟Kongphop同居……”


“……”Arthit清了清嗓子,“我告诉你们,没别的意思,只是因为他那里有冰箱,比较方便而已。”


“好好好,是是是。”大家齐声应和,Tuta特别勤学好问,“不过为什么要选周六搬家?周六你们不是要例行约会吗?”


“是啊,就去吃吃米粉。”Bright开始挤眼睛。


“啊哈,在电影院吃吃醋。”Not补充道。


“还要去逛逛精品店,喔咦,那家精品店是你们家开的吗?”Tuta恨铁不成钢,“能不能有点出息啊你俩!”


Arthit冷漠:“激将法对我没用。”


Tuta十分委屈地在记事本上标注:「暖暖不如以前好骗了,嘤。」


 


4


“不过你们有没有发现……”Tuta放下手机,“有个人很久没有说话了。”


众人将目光投向角落里一脸魂不守舍的Plame,Arthit伸出三个指头,无声地做口型:“三。”


“二。”


“一。”


“Arthit……”Plame抬起头来艰难地问,“那小子真的很纠结很苦闷?”


Tuta一把抓住了Plame的手:“Plame你不要学暖暖哦,你跟Ward通关的时候记得要告诉我哦!”


 


5


“什么通关?学长们在说打游戏的事情吗?”Kongphop和他的小伙伴们像男子天团一样在食堂鹤立鸡群地登场了,因为就他们没找到座位。


Arthit被这再熟悉不过的声音电到了般抖了一下,回过头白了Kongphop一眼:“你怎么那么远都听得到?我告诉你你这个听力,在泰剧里都活不过两集。”


Kongphop笑着朝他男朋友眨眨左眼:“我忙着谈恋爱,哪里有时间去拍剧。”


“…………”Arthit咬着下嘴唇扫视了一圈诸位学弟,M看天,Tiw看地,Ork正在研究空气,他这才把嘴角压平,从鼻子里轻哼一声,“你们没找到位子吃饭吗?我们吃完了。”


“我还没——”Bright感受到一股锋利的凝视,“好吧,我吃完了。”


Arthit满意地收回目光,端着盘子拿膝盖磕了磕Kongphop,“晚上我们做炒饭吧?”


“好。”Kongphop轻声回答道,“那我下课以后等你一起去市场买食材?”


“嗯。”Arthit点点头,回头睥睨自己的小伙伴们,“所以说是因为有冰箱知道吗?”


“哦。”


 


6


“P’Plame怎么看起来那么失魂落魄的,”Tiw问道,“他跟Ward还在纠结吗?”


“他跟Ward怎么了?打架了吗?”M边吃边问。


Ork推了推眼镜:“……请问,为什么连你这样的人都有女朋友?”


M笑容灿烂:“不服气你也脱团啊!”


“这有什么难的!这几天就是高中生来面试的日子了,我告诉你,我已经准备好了二十瓶oishi的茶!”


“为什么要准备oishi的茶?”Kongphop悄悄问Tiw。


“因为你男朋友告诉他,在面试日可以用oishi的茶钓高中小女生,一钓一个准。”


Kongphop:“……”


 


7


“他真的买了啊?”Arthit叼着粉红冻奶的吸管爆笑,“可以可以,说不定真的钓到一个呢!”


Kongphop洗着晚饭的锅碗瓢盆:“哦哦,像我这么傻的怕是不多哦。”


“你不傻,你最聪明了好吧。”Arthit拍了拍Kongphop的背,“你说Plame会去找Ward,他今天下了课还真的去了,啧,不知道他俩现在怎么样了。”


“相信他们会处理好的吧。”Kongphop把碗擦干放进橱柜里,侧过头来就着Arthit的手吸了一口他手里的冻奶,“嗯,要是像我们这样就好了。”


“……”Arthit突然觉得有点头重脚轻,有点打乱心跳的晕眩,有点要命,“0062,你是不是在冻奶里下毒了?”


Kongphop还没来得及回答便被喝止住,Arthit的头发藏不住红透的耳廓:“好了你别说话,我知道我知道,你要说你舍不得是不是?都是套路,我知道了,不许说!”


Kongphop忍着笑挑眉:“才不是。”


“嗯?”


“我是想说,我是下毒了,学长要是不想被毒死的话,”Kongphop伸出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嘴唇,“解药在这里。”


Arthit想:我跟这个人交往简直是为民除害。


三分钟后跑去阳台的Arthit又进屋了,飞快地在Kongphop嘴上碰了一下:“那我还是,不想被毒死吧。”


 


8


“Plame更新Facebook了!”Arthit激动地在床上翻滚了一圈,把手机递到Kongphop面前,“喔咦!这个齿轮是Ward的吧?”


“应该是的。”Kongphop认真地观察了一番照片,“这么说,有个好结果了。”


“才不是,是有个好开头。”Arthit侧躺在床上盯着Kongphop,“故事还有很长很长呢。”


Kongphop陷在松软的枕头里带着笑容看着眼前人,Arthit突然觉得在他第一次与Kongphop同床共枕之时也曾在半梦半醒间被这样深邃绵长的目光这般注视过,或许氛围上应该配着抒情的慢曲,载着燃烧的深情和平静的欢喜烙刻进他的生命里。


他往前蹭了蹭,把头埋进Kongphop的怀里,贴住他的胸口,Kongphop抱住他,问:“怎么了?”


“你明天要去帮我收拾东西啊,我要累死了。”


“好。”


“我要把我的手办摆在你的柜子上,你收拾个柜子出来,听到没有?”


“听到了,没问题。”


“睡觉睡觉,明早我还有课呢。”Arthit下了命令。


“不能通——”


“咳咳!说了有课!”

Kongphop笑着在恋人发旋上吻了一下:“晚安。”

 


9


Arthit从Kongphop怀里撤了出来,颇为嫌弃地在Kongphop下巴上啃了一口:“心跳得这么快,吵死了。”



评论

热度(480)

  1. 难喻上少天一路春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