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死鬼cp】奇幻森林(au)

一人饱:

鬼怪✘使者


狮子✘黑豹


1
春天里,万物复苏,大森林里生机勃勃,春雨绵绵,滋润着所有的植物,小草探出脑袋,树木吐出绿芽儿,迎春花却还没有开放。


因为这片森林的主人狮子金信很不开心,他卧在森林中间的家——超级复式豪华大洞穴里,尾巴一甩一甩的,感觉非常无聊,无聊所以不开心,不开心,就会一直下雨,还不开花。


啪啦一声,狮子金信住的高级洞穴的门被打开了。


自己的侄子,还没长出鬃毛的小狮子德华进来了,即便他控制着爪子落地的声音,狮子金信还是听见了,藏在卧室洞里没出来,想看看这个每天都闯祸的侄子又要做什么。


“您只要住进来就可以,这个洞穴什么都有,自带地下泉水,干花和茅草垫成的窝,那边还有露天的地方,可以在洞里直接晒太阳,绝对划算!”德华边摇着尾巴边骄傲地介绍。


狮子金信耸耸鼻子,闻到了一个陌生的味道,是南边泉水和满天星的味道,杂着浆果的甜味和一点点奶腥气,金信的耳朵扑棱一下动了动,对这个陌生的气味表示疑惑。


“嗯,谢谢你,我很满意。”一个陌生的声音。


从来没听过的声音,很好听。


金信蹭地蹿出卧室洞,出现在了客厅洞里。


他的突然出现,吓了德华和客人一大跳。


德华浑身的毛都立起来了,耳朵不自觉向后趴倒。


那位客人——一只年轻的黑豹,却凭借矫捷的身姿一跃登上了洞穴壁的大岩石,正居高临下得看着自己,眼神里有责怪却毫无畏惧。


狮子金信觉得受到了挑衅!你怎么可以不怕我!我是这片森林的主人!


呲着牙,对着吓成一个团子的德华低吼:“解释!”


小狮子德华赶紧上前,凑到叔叔的耳边:“叔叔,你不是总觉得无聊吗?他被他的森林赶出来了,无家可归,他说是你的崇拜者,走了好远才到这里!他说要和你学习怎么成为威武霸气的森林之王,刚刚他都哭了!我看他可怜才把他领来的,森林里都传开了,说您这么厉害,连别的森林里都有动物来拜师呢!”


金信听了这段说辞,伸出舌头舔了舔鼻子,抖抖鬃毛,觉得自己的形象高大起来,但接着就觉得不对:“这个家伙怎么没有一点崇拜我的样子。”


“紧张!他是紧张呢!追星的动物见到偶像都会害羞的!”德华动动耳朵,琥珀色的眼睛瞟了墙上的黑豹一眼。


金信将信将疑,拖着尾巴来回踱步,想着这事的真实性。


德华看着金信的样子,扬起头,冲豹子喊:“使者(狮子),是森林里最帅气厉害的动物,对不对!?”


黑豹觉得这个小狮子莫名其妙,为什么突然叫自己的外号,还这么夸自己?嗯。。想给房东留下一个好印象吗?


配合着点头,黑色的大眼睛里都是认真。


狮子金信看着他点头,心里面美滋滋的,觉得自己终于不无聊了,有徒弟了啊!还是一只有背景的徒弟,按照老故事里的发展,这样的弟子才最有潜力。


摆着架子抬眼看了黑豹一眼,从湿乎乎的鼻孔出气,哼了一声,算是同意了。


“你这无礼的黑豹,报上名字。”声音一本正经,很有气势。


“我叫王黎。”黑豹一跃到了狮子金信面前,看着自己未来的房东,王黎觉得自己说不定做了错误的决定。


这个会面里最开心的是德华。


不仅收了黑豹王黎一百个兔肉干做房租,还让叔叔停止了下雨,走出门外顺手摘一束刚开的迎春花给自己喜欢的小老虎。


2
黑豹王黎住了下来,狮子金信开始培训自己的徒弟。


没带过徒弟的金信其实非常紧张,备课到半夜两点。


最后决定先培养王黎的应急能力。


早晨五点钟,在厚厚干草和干花絮成的窝里睡得正香的王黎被突然扑上来的金信吓醒了。


结果身体被金信死死压住,那家伙居然还咬着自己的后颈!!


没等王黎反击,狮子金信就放开了他。


“你这家伙太不济了,这样的袭击都抵挡不住,怎么能成为森林之王呢?”金信趾高气昂地教育王黎。


刚想发火,想起小房东德华的叮嘱:我叔叔他,脑子有点问题,你凡事尽量顺着点他,就好了,不然他会没完没了的。


果然便宜的房租总有问题——不是房子漏雨就是住着一只奇怪的狮子。


“我错了,刚刚我没准备好,再来一次。”黑豹翻了个白眼敷衍着答话。


金信哼了一声走掉了,尾巴一扫一扫:“明天继续,今天就这样吧,好好反思!!”


结果一连五天,王黎每天都被金信压着咬醒,也就因为是黑豹所以看不出来,黑眼圈其实很大了好吧!!


金信也生气,怎么就就是教不会,徒弟也太笨了吧!还总是一副高傲的样子,态度就就不端正!!晚上躺在自己的加厚草垫和兔毛垫上,金信觉得该换个方式了!!


起身来到黑豹的房间,准备晚上来个特别突袭。


在门口准备冲进去的时候,定住了。


王黎在洗澡——对于猫科动物来说,每天睡觉前要好好打理毛发,不然会打结的!


看着认真梳理毛发的王黎,金信心跳的蹦蹦蹦,因为梳理毛发是很私人的事!如果是只母狮子或者母豹子,自己这就是性骚扰了!!


应该赶紧离开!


但看着王黎粉色的舌头舔过漆黑的皮毛,舔过的毛发变得顺滑油亮,金信挪不动爪子了。而且王黎的神情非常认真,嗯,弄不好还有洁癖!


“谁!”王黎突然抬头,眼里射出火一样的光,金信被吓了一跳,慌忙想藏起来,也不想想自己那么大块头往哪藏!


不过……王黎没冲出来。


“嘶嗷!!”


金信听见声音赶紧冲了进去,眼前是黑豹王黎和一只鬣狗正狠狠对视,地上躺了另一只脖子冒着鲜血的鬣狗——是刚刚被王黎撕开的。


“你居然敢杀了他!朴大人不会放过你的!”那只鬣狗恶狠狠的嘶吼。


“我都离开这么远,你们还不肯放过我,这是你们自找的!”王黎眼睛里露出凶光还带着一点绝望,第一次金信看见了他眼睛里看见这么激烈的情绪。


那鬣狗看着金信出现,左右四顾,瞅准时机扭身跑掉了。


金信要追,结果身后的王黎咚地倒在了地上——刚二打一,还是受伤了。


背后被开了一个大口子,翻出了红色的肉。


金信赶紧走到王黎身边:“你没事吧?你坚持住!”转身回到卧室,叼出一直常备的草药,回到黑豹身边。


金信把草药嚼烂了,要涂在王黎的伤口上,王黎扭动着不让金信靠近,经历的背叛太多了,不信任成了第一反应。


金信也来了气:“呀,你不想死就别动,不止血的话,你今天就会死掉了!”边说边用两只前爪死死按住王黎,用嘴把草药涂在了他的背上,唔这药可真苦。


王黎本来受了伤,也惊吓过度,又被金信压住,一会儿就没了力气,昏了过去。


3
晚上醒了的时候,王黎觉得自己在发烧,头昏沉沉的,挺难受,后背倒是凉凉的,不怎么疼了。


但是有个东西不断碰自己……一下一下


……


是金信的舌头。


“你醒了?呀!你那是什么眼神?我是给你降温好吗?我给你舔毛是屈尊降贵好吗!你以为自己的皮毛柔亮什么就会有人想舔吗?”金信不知道为什么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一通乱吼。


“……”


我什么也没说,我只想说我背疼,还有你别拿爪子压着我的尾巴行吗。


王黎眯着眼睛,抖抖胡子,张嘴,舌头伸出一点想说出口,又咽了回去,算了,懒得理这个神经病。


三天以后,王黎的伤口好的差不多了,正要去河边洗澡,就见金信一脸严肃地站在洞门口,太阳给他的金棕色皮毛镀了一层金边,整个狮子都显得很不一样,很神圣。


“你这小子啰里啰嗦在干嘛!赶紧把那个洞堵住!这么点活,三天干不完!下次再进来狼什么的,你就见不到你叔叔我了!!”金信拍着尾巴冲着洞穴顶部在工作的德华怒吼。


“……”
自己脑子出问题了才觉得神圣。。


“唉?你怎么出来了,你要好好养伤,真正的王者不会逞强。”


“痒痒,要洗澡。”黑豹说着往出走。


“你不许去!沾到水……”
“你帮我洗。”金信的唠叨被噎在了嗓子里。


一起来到河边,金信先是“呜呜哦哦唔”几嗓子吓退了喝水游泳的大象,长颈鹿,斑马,野牛,连鳄鱼河马也知趣地上了岸,消失不见了。


然后金信先踱进河水里,回头看王黎,耳朵立得挺挺的,怎么看怎么得意。


“……”要不要告诉他,他为什么没朋友。


“楞着干什么!进来!这可是森林之王的特别关照!”冲着王黎骄傲地命令,然后把嘴巴浸在了水里开始吐泡泡。


……算了,就这么傻乎乎的也挺好的。


结果一个澡洗的异常艰难。


一个从来没伺候过别的动物,一个从来没被别的动物伺候过。


“嘶!!”
“呀呀呀!你站起来!水要沾背了!”
“是你的爪子碰到了我的伤口……”
“我、我是、是你不配合!你还来指责我!你这个没礼貌的黑豹!!”


等太阳快落山俩只大猫才回了家。


“叔叔……洞我堵上了,兔子干能还给我吗?”德华小心翼翼的的提议。


“你敢骗我就该想到有今天!闭嘴!不许说话出去!!”金信吼道。然后头也不回地进了洞穴。


王黎抬眼看看前面气呼呼的大狮子,回头看看后面可怜兮兮的小狮子,叼着的门栓放了下来,虽然春天了,但自己知道,在外面睡觉的滋味还是很难受,感冒了可不好。


德华看着王黎留下的门,眼神变得亮晶晶,向黑豹哥哥发出一万个谢谢光波。


王黎被他眼神闪地打了个冷战,觉得自己可能命不好,好不容易逃命成功,又遇见一个死gay大狮子和傻瓜小狮子。


4
晚上,金信失眠了,脑子里先是不断回想德华的话:叔叔我没骗你他真的无家可归!我只收了他一百个兔子干!!真的!他虽然不是真的崇拜你,但我打听了,他真的是被他的部落赶出来的继承人,他肯定想要回去报仇的!!你要是能帮他报仇一样会成为大家崇拜的英雄的!!!真的!


然后想起那天一挑二的黑豹。


那个眼神是狠毒和绝望。


怎么会呢?


明明是不吃肉的家伙,为什么会有那样的眼神?


说起来,天天只知道吃浆果喝奶,怪不得身上有奶腥气,多大了还喝奶,真不害臊!丢人!


为了给这家伙弄到鲜奶,还得去威胁奶牛,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啊!一样丢人!!


把脸埋在爪子里,森林之王不敢回想当时奶牛吃了一半的草掉到地下的样子。。。


“嗯哼。。。”王黎羡慕地在的兔毛和干草垫旁边站了五分钟后,看着眼前的三百多斤的大狮子扭来扭去,觉得必须出声了。


噌!金信抬起来头,鬃毛乱成了一团,像个大毛线球一样一脸懵逼地看向王黎。


“那个,我明天一早要走了,晚上来到个别,明天就不打扰你休息了。”黑豹一字一句说着金信理解不了的话。


“走?去哪?德华那小子赶你走了吗?哇!那小子自己的错居然敢……”金信呼的站起来,一脸要去修理侄子的气势。


“不不是,”赶紧跳到他身前挡住去路:“是我要走,你可能也知道了,那面的人追杀我,我在这里,整个森林都不安全。”


“……”金信沉默了。


王黎以为他默许了,转身要走。


然后,被整个豹子撞翻了——金信伸出一只前爪,狠劲按着自己的胸口,尖牙利齿第一次全部展露,鬃毛也一抖一抖:“你敢!我让你走了吗?这是我的森林,你不打招呼进来,还想不打招呼就走?!”


王黎被吓蒙了,第一次明白了为什么这家伙是森林之王。


正要说服这个发火的大家伙,德华突然闯了进来。


“叔叔!不好了!鬣狗!都是鬣狗!”


遭了,还是走晚了一天。


5
金信还想说什么,没说,狠狠瞪了王黎一眼,放开他转身走了。


王黎赶紧跟上,出了洞穴,看见了特别恐怖的一幕——近百只鬣狗在漆黑的夜里露出他们绿色的眼睛。


“金信,你不要多管闲事,我是奉命来接我们的使者回去的,他将要在下个月成为我们的首领!”金信常站着抖毛的地方——一块突出的岩石上,一只灰色的鬣狗站在上面嚷道,四下是他的随从。


“首领?你们四下抢掠之后把他推出去顶罪?!就像对他哥哥那样?!”金信不屑出声,眼睛盯着那只鬣狗。


王黎吃惊地看向金信,想不到他连自己的哥哥的事都知道了。


“看样子你是要管闲事了!那你就好好记住,今天让你惨死的鬣狗叫朴……”


“我没兴趣知道你叫什么鬼玩意。”金信打断了他的话,一个猛冲,先按住了最近的两只鬣狗,直接咬死,根本没有英雄该有的长篇大论。


鬣狗群先是慌乱起来,然后有几只冲金信扑了上去,王黎来不及想,直接冲到了金信身边,一爪拍开了一只差点咬到金信的鬣狗,回身咬住了另一只鬣狗的咽喉,背上的伤口裂开了,很疼,不过反正要死了,也不重要了。


“嗯!还凑合!”金信居然还有闲心出声。


王黎刚想说他别废话了,要死了也这么能唠叨。


“hou——!!”没说出口,金信振聋发聩的吼声在耳边响起,就好像夏天惊雷,劈入神魂。


“喔——”“嗷!!!”“唔——”应声而起的是一连片野兽的叫声,此起彼伏。


森林之王怎么可能是白给的。


近百只鬣狗被包围在了更大的圈子里。


“不不不好!我们被包围了!!!南面是河马!!西面是野牛群,东面是象群!北面北面……”一只传令的鬣狗急急出现。


“北面是象群,我的老朋友了~啊,还有天上,你们这些没见识的没见过老鹰吧~没事,我一向好客,让你们们交个朋友。”


“叔叔,等您命令,要杀要俘?”德华在一边,褪去了王黎之前看到的莽撞,一副非常可靠的样子——嗯,狗腿的味道到没变。


王黎想着,然后看到了鬼怪望来的目光,嗯?看我干嘛?这个时候看我干嘛?歪头表示不解,嘶~又抻到了伤口。


伤的可真够重,怎么又裂开了,看来以后这段时间还是不能让他沾水。


金信看着王黎背上沁出的血,目光变得凌厉。


“杀,一个不留。”


森林史载——森盛1666年,狮王金信,救游部黑豹王黎,屠鬣部。


后人众说纷纭,曰大仁着有之,曰大暴者有之,更有野史记载信黎二三艳事,不可信也。


【end?】
终于养好了伤,不用被金信关在洞穴里这也不让干,那也不让干,王黎好了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去洗澡。


偷偷出门没被发现,刚潜行到河边,发现河边一个动物都没有。


嗯,也不是没有,有两只兔子。


“呀,你怎么跑这来了,不知道王圈了这片水吗?”
“为什么啊!不是一直在这喝水游泳吗?”
“你是不是不学习不看报啊,这本来就是王和王的伴侣洗澡的地方啊!只不过王一直没有伴侣,所以才对外开放的啊!”
“王现在也没有伴侣啊!”
“你傻啊!上次!王不是领着一直可好看可好看的黑豹子来了么!还把其他动物都赶走了!‘ 呜呜哦哦唔’是是狮子语啊,就是我的老婆来了,你们回避一下的意思啊”
“哇你懂好多哦”


……


王黎觉得大脑好像不会转了,自己好像听了不得了的事,不对,自己好像经历了不得了的事。


死兔子,怪不得被吃!乱七八糟说什么呢!!!


还有死金信,会两门语言很厉害吗?最烦你们这些说外国人听不懂的话欺负外国人的了!!


“你伤口刚好,就要洗澡,我可真是拿你没有办法呀。”身边突然出现的金信并没让自己受到惊吓,反而,是这个宠溺的口气让王黎浑身毛都竖起来了。


……


“你盯着我干嘛,又不是不让你洗,我帮你洗啊。”尾巴为什么要那么快频率拍地?你是个狮子又不是哈士奇!



不许舔我!!


住嘴!!


“这块都打结了!你不是可爱干净了么,每天舔毛怎么落下这里了?你转过来,我给你舔开!”金信嗔怪地说。


打结了?赶紧给我梳开,最讨厌打结了!


……


等等,你怎么知道我每天舔毛的??!!


【END?】


……


使者放下手里的快递盒子,对着电脑,脸一阵白一阵紫,最后变得全红。


旁边趴在电脑桌上鬼怪睡得香甜。


没事儿,很快就不香甜了。


因为他大概得花三天解释为什么自称公务繁忙窝在书房谢绝打扰的自己的电脑里会有这种东西。


还有新来的快递为什么是一个黑色的猫(豹)耳发卡。


“死变态!”


【END!】


昨天抗议性停更🇨🇳


所以,今天提早,更了这么长一篇,而且两个后记!!


先对喜欢兔子的说声对不起了,哈哈主要想到周迅那个电影“吃兔兔,连头吃”就觉得笑得停不下来。


另外连名字都没出来的朴大爷。。。对不起啊23333


本来是不同世界我们相遇的第三篇,想了想还是独立成篇了,以示偏爱。


我觉得真的脑补这个设定好萌,萌的我自己浑身痒痒!
不知道我写出来你们觉得怎么样。
对猫科动物没法招架的我真的太爱这篇!


后记也是认真写的!希望你们能喜欢!


而且我设计了很多小细节,请好好食用才能觉得甜!!!


小狮子德华用后腿蹬蹬脖子,然后说:晚安~吼~~~~


哈哈好梦!💐💐💐💐💐☜这个图案还挺好看的~mua❤~

评论

热度(205)

  1. 侑kill一人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