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中二少年青春期恋爱日常【昊健】

Harris:

酒吧梗的前前前前篇
综艺怎么还不开播,敲碗




上午最后一节课下了。
董子健把数学课本塞进课桌抽屉,又把夹缝中里的英语单词本抽出来装进校服口袋里,准备下楼吃饭。
班上的同学一到吃饭时间就以开仓赈灾的模式光速消失,只剩寥寥几个学霸在对最后一道数学大题的答案。
一个女生亦步亦趋地跟他到门口,小脸绯红又不开口。
他只好自己转回头问:“你要干什么?”
女生夸嚓往他手里塞进一个信封。
他正反面转着看了一圈,一个很普通的米黄色信封。
“这啥?”
女生声如蚊讷,脸上是无法掩饰的娇羞神情,扭着手答道:“情书……”
董子健想,绝对不是给我的。
女生继续扭着手:“可不可以帮我转交给七班的刘昊然……”


刚转过楼梯拐角,就看见照例在三楼走廊上等着的刘昊然,拿着一本书看得挺认真。
董子健居高临下摸着下巴端详了一会儿。
仔细看看确实还不错哈,长得人模狗样的,身板也挺拔,跟根棍儿似的。
不过你看书就看书,插什么裤袋装什么逼啊。
董子健掰着指头数一下,刘昊然还是招过那么些个桃花的。
女生们通常接近董子健,把小礼物散文集小卡片不由分说地塞给他,你跟他这么要好帮我递一下好不啦。
或者是刘昊然打篮球赛时,董子健屁股下垫着他的衣服帮他看书包,小女生凑过来。
小董小董,刘昊然比赛第几节啊。
第二节啊。
噢~这瓶水你等会儿给他好不好。
董子健显得自己很有眼力见的往旁边挪了一个位子。
两个小姑娘一边看比赛,一边帅啊帅啊激动得叽叽喳喳。
刘昊然一个三步上篮,球穿框应声落地。
董子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刘昊然你好帅!”
女生们和球场男神同时望过来,后者一张俊脸顶着满头大汗冲董子健笑得傻兮兮。
董子健一脸认真地说教:“看见了没?要像我这样喊他才听得见。”
不过他在这边玩得起劲,刘昊然呢,就常常敷衍礼貌得让人想动手打死。
所以董子健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楼下的人看书看的入迷,头发和书角一起在风中翻飞。
董子健轻手轻脚下楼,绕到他身后,抬手准备突袭。
刘昊然侧身一本书反手啪地敲在他头上。
“你这智商,这把戏你玩儿不腻吗。”
董子健扬手一丢,把情书扔他怀里,刘昊然一把按住。
“这什么?”
董子健头也不回地下楼,“情书。”
刘昊然一个高兴劲地追上来,“情书?真的?你写的?”
“嗯,我写的。”
帅小伙立马兴高采烈地去拆情书了。
唉,这智商。


刘昊然哐哐当当把餐盘弄得震天响,嘴巴鼓得老大——饭塞多了,董子健坐对面敲敲他的盘子,“行了你,吃饭还是拆食堂呢。”
“帮别人递情书就算了,还骗我说是你写的。”刘昊然包着饭呜呜呜呜地数落,“你这人有没良心。”
“没良心。”董子健往嘴里塞了一块花菜。
刘昊然筷子一撂饭也不吃了,干瞪着他。
“大哥,我错了,你啥时候见我写过情书。”
刘昊然把嘴里的饭嚼吧嚼吧咽下去,“这个道歉我不接受,你重新给我写一封。”
董子健立马拒绝,“我不写,我不会。”
“你语文分不是那么高,怎么就不会了。”
“我语文分高是写中心思想的,你要吗,我这篇情书准备通过拟人和排比的双重修辞手法表达……。”
刘昊然狠狠地咬了一口手里的花卷。
董子健清清嗓子,“别人的情书写得不够好吗,我们班那女生文笔挺好的。”
刘昊然大声回答:“好,写得太好了,情真意切,字字泣血,看的我感激涕零,潸然泪下。”
换董子健没心思吃饭了,手一伸:“拿来。”
“你要借鉴吗?”
“我要烧掉。”
“你自己给我的,现在想要回去,哪有这么简单的事。”
董子健筷子啪地一摔,“你给不给。”
刘昊然立马转移阵地,拿上书就往门口溜。
董子健一个箭步冲上去勒住。
“刘昊然!”
两个人拉拉扯扯闹到食堂台阶下面,刘昊然伸手扒拉扒拉自己一头被董子健蹂躏乱了的毛,又帮他顺了顺刘海。
“好了这样吧,你随便写,三个字也成,写好了我就把那封给你。”
“我不写!”董子健梗着脖子。
“写不写随你喽。”刘昊然吹着口哨就走。
董子健又一把跳上去勒住他脖子。
“我操!放手,我要死了!”


两个人周末无事逛到了西郊的茶花市场,刘昊然看中了一盆小巧又精致的盆栽四季茶花,想要搬回去放在董子健宿舍,结果一问价格,死贵!吓得两个穷学生立马开溜走人。
这才三月开春,西郊的风吹得凉悠悠,董子健外面只套了件运动衫,鼻头和一双耳朵冻得通红,拿着张纸边擦鼻涕边兴致勃勃七望八望。
刘昊然扯住他手臂一把拉到边上。
“哥,亲哥,真的,你穿我大衣吧。”
董子健噗嗤噗嗤擤完鼻涕,一个扬手把纸巾丢进旁边的垃圾铁桶里,“说了不穿。”
“你不穿今晚咱们可能得在校医务室住一晚了,”刘昊然巴巴的,“行吗。”
“你自己看看,”董子健扯他大衣,“里面就穿件短袖,我不穿可能进医务室,你不穿就得直接进太平间,牺牲精神别这么大行吗。”
他把手插裤兜里捂着,“没事儿,我一个大老爷们冻冻不影响,我还可以抖腿跺脚,这叫做功生热你知道吧。”
刘昊然突然一抬手从身后圈住他脖子,另一只手牢牢箍住他胸口,他的大衣两边正好覆住了董子健身侧。
刘昊然把下巴搁他肩膀上,两个人就这样搂着在茶花市场旁边的小土路上左晃右晃,晃来晃去。
董子健紧张兮兮的,“没关系吧,不会被人看出来吧。”
“看出来怕什么,”刘昊然双臂用力一紧,“咱们是好兄弟嘛,”他凑近董子健耳边,吐出的气呼呼地扫过他的耳廓,“暖和了吗,这叫摩擦生热,你知道吧。”
董子健的脸悄悄的跟四季茶花红成一个色儿。
刘昊然笑得很流氓。



董子健哆哆嗦嗦抖到晚上将近七点,终于等来了他俩挨饿受冻一天期待的新鲜场景。
西郊河的阳春三月河灯会。
把市场上买来的各式花样的河灯放进西郊河里,顺水而下,可以祈祷来年日进斗金,桃运旺盛。
两个人啥也没买,主要觉得这事儿可能是少女干的居多,两个大男生没皮没脸的挤在中间,太丢人了。
结果两个人在河边的大石头上揣着东北揣饶有兴趣地观看了一会儿后发现,少女倒是有,但更多的是上了岁数的大妈,裹得厚厚的在河边颤颤巍巍地往里放河灯,更有甚者,还有几个大叔大爷,生龙活虎地把河灯啪地丢进水里,中气十足地喊:“给我五千万!”
两个人砸吧砸吧嘴,都有点后悔。
“这样,”董子健胳膊肘捣捣刘昊然,“你瞅准一个河灯,等它下水你立马许愿,抢在人家前头,这样你的愿望就能实现了。”
刘昊然哈哈哈哈地笑,捻捻他的头发丝。
你怎么这么可爱。
两个人选中一个荷花样式的河灯,下水的一刹那,董子健跟炸碉堡似的敏捷迅速,揪住刘昊然的胳膊:“快!”
刘昊然立马闭着眼双手合十,很真诚地许:“我希望董子健不要感冒。”
董子健扭头望着他。
上有满月流银,下是清水皓影,飘飘荡荡的河灯星星点点映着他的脸,轻轻柔柔的风吹着他温温柔柔的笑。
董子健吸吸鼻子,“我一点也不感动。”
“我不要你感动啊,”刘昊然摸摸他的耳垂,“我只要你不感冒。”
刘昊然平时可无聊了,但是只要跟他待在一起的时候,就会随机变成一个黏黏糊糊的小甜心。
笑得真好看,比我好看多了。董子健眨巴眨巴眼,那些女生没看错,长得真他妈帅。
刘昊然突然一把扯住他,“你看,那个那个,快许。”
董子健双手合十。
许什么呢?
许这个好了。


两个人老神在在地在河边的风中伫立了十分钟,看着灯下河,漂远了,又下河,又漂远了。
刘昊然裹在大衣里像个小老头缩成一团。
“好玩吗?”
董子健皱皱鼻子。
“……好无聊啊……”
“还看吗?”
“不看了……”
“谁说要来的?”
董子健:“我不是没看过嘛!”
刘昊然笑得见牙不见眼。
“浪漫吗?”
董子健沉思了一会,“浪漫。”
“可以抱一下吗?”
“不可以。”
“好”,刘昊然说,“那亲一下吧。”
他绕到他面前挡住别人视线,借拿东西的动作迅速亲在了他的嘴角上。
董子健气急:“要是被别人看到了,我就把你踹进河里。”
刘昊然俯下身跟他对视,眼睛黑漆漆的,吸着他所有情绪,让他刹那有贴上去的冲动。
“我的情书,你写了吗。”
董子健转开眼神:“没有。”
“我写了,给你的。”
刘昊然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张信纸,被折成古怪的形状,递给了他。
董子健怀着有点激动和很想打人的矛盾心理拆开。
上半部分是对折的,掀开就能看到,先是几个横着的大字:董子健同学。接下来几个字又是竖着写的。
我…
想…
跟…
你…
一…
起…
做…
刘昊然死不正经的人设此刻红旗招展,董子健脑瓜子联想得很快,瞬间就面红耳赤地踹刘昊然:“做你大爷!你想死吗!”
刘昊然哎哎哎地躲,“下面还有呢。”
董子健一个眼刀飞过,一边拆着下半部分复杂的折痕,一边发誓如果他敢写什么鬼玩意,他就把他团起来塞到桥洞里!
董子健抚开皱褶的信纸观察着,两个字逐渐清晰地呈现在他的眼前。
作业。
靠,董子健两下把信纸揉成一团塞到刘昊然的衣领里,跳起来勒他脖子。
“好玩吗?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你这就不对了吧,我多正经啊,写的东西又积极又上进,你这人太不讲理了。”
“太积极了!我满足你,以后我的作业也给你写!”
刘昊然扣住他的手,笑得欠揍:“你发火是不是因为我没有写你想看的东西啊?”
董子健:“滚!”




董子健还是不负所望地感冒了。
刘昊然下了课给他端汤送药,又在宿舍里给他打水洗碗,给他掖了五回被角,探了八次额头,同一句话颠来倒去地叮嘱十几遍,才准备回宿舍午休。
董子健脸烧的红红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都是烧的,终于在临走前拽住刘昊然:“枕头底下……”
有东西。
刘昊然走过去一掏,掏出来一张纸。
董子健给他做口型:情书。
刘昊然乐疯了,刚刚背上的书包又丢到了地上,立马坐下看。
掀开一看,上面只有一句话。
刘昊然同学,我想跟你考同一所大学。
刘昊然翻来翻去看了一遍:“没了?”
“没了。”
“哦……”,刘昊然说,“写的挺好的,很有……中心思想。”
董子健说:“你不是说写三个字都行,我这写了,”顿了顿,“八九十个字呢。”
“我知道,”刘昊然把纸好好折了两折,用手掌根按平整了,贴贴地放在上衣内侧口袋里,“我没说不好啊。”
少年表达爱意的方式别扭得很,又不能像女孩子一样黏黏糊糊,腻着撒娇,贴着胸口抱着问你喜不喜欢我嘛,我可喜欢你了。
董子健眼神飘来飘去,抿了抿嘴,耳根子又红了。
“你知道吗,我昨天许愿的时候在想,我是许要考上清华大学比较好呢,还是北京大学比较好。”
“嗯。”
“然后,我还是许了这个。”
他抬手指指刘昊然的胸口,那封情书。
“因为我想了一圈发现,好像这个最重要。”
他靠近刘昊然,趴在他肩头,对着他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
刘昊然咬咬嘴唇,遏制着眼睛和心里霎时翻腾起的巨大波浪。
他揽着董子健的背,鼻子轻轻抵住他肩头,“你的愿望,肯定能实现的。”
董子健说:“真的吗。”
“嗯,你看我的没实现,你的肯定能实现,这叫互补原则,运气守恒定理。”
“好,”董子健整个人贴在他怀里,“那我就相信相信。”


两个人情深意笃地抱了一会儿,董子健终于想起来件事儿。
“我的给你了,我们班那女生的呢。”
刘昊然噗嗤笑出声。
“早还回去了,你还惦记着呢。”
“惦记你大爷,”董子健推他,“快松开得了。”
“你舍友会回来吗?”
“嗯,暂时不会吧。”
“那再抱会儿。”



后来想一想,那时候是真的年轻啊,以后的日子也真的很远很远。
一边谈着腻腻的小恋爱一边着急忙慌地把未来的日子在心里过了一遍。
谁会知道不会实现的愿望,就是一个也不会实现。

评论

热度(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