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一年生/KA】猜心

一瓢灰:

【KA】猜心


 


(假设爆水管那晚,暖暖没听见钢炮的表白……)





 


在陌生的地方醒过来,总是让人有一瞬间的恍惚和不安,等大脑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将睡梦时卸下的层层防备又全部穿了回来。


Arthit从床头坐起,默然地看着房间里另一个忙东忙西的身影——这个房间的主人,Kongphop。他努力睁开的眼睛还目光涣散着,面对着房间主人的背影,他迫切需要寻找到自己身为学长的威严。


“你在干什么Kongphop?”Arthit习惯地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口吻问。


Kongphop立刻回过头来:“噢,学长你醒了,我给你买了早点,我马上要出发了,备用钥匙就放在豆浆边上。”他说话的时候,手里收拾东西的动作没有停下,“对了,P Arthit,放在冰箱里的书不要忘记了哦!”


“哦……”Arthit摸过床头的手机一看,才八点半。有一种想重新倒回床上的冲动……


“P Arthit,豆浆要趁热啊……”Kongphop小心提醒了一句。


“嗯嗯……起床了。”Arthit慵懒地掀开了被子,抓抓散乱的头发,勉强找回的学长架子无声无息地瓦解一尽。


 


Kongphop说过要去外甥女的生日宴,他临走的时候,Arthit还在浴室里冲澡。


Arthit整个人置身于花洒之下,让温热的水流从头顶洒落,滑过耳根,淌过脸颊,然后流遍身上每一寸皮肤。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在外面那张床上睡了一个晚上,好像自己身上都沾染了那张床的气息……是酒店公寓里清新剂的味道,但又似乎夹杂着某种独特的香水味,还带着淡淡青草芬芳……一闭眼就能闻到。甚至……他觉得眼前这朦胧水雾里都充满了那种陌生而难以忽略的气息,若隐若现地围绕着他,挥散不去。


咚咚!


浴室门被从外面敲了两下。


Arthit的心慌乱地一跳,下意识抓紧了边上一块毛巾。


“P Arthit,我走了啊!”门外Kongphop提高了嗓门叫道。


“哦哦!……再见!”


“再见!”


直到外边关门的声音传来,Arthit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他看见被自己牢牢抓在手里的毛巾已被洒落的水流浸湿,不禁自嘲地笑了笑:我在紧张什么啊……


 


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想法?


Arthit已经不记得,昨晚自己哪来的勇气冲口而出问出这样一句话。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一个怎样的回答,大概,只需要解开他心头的疑惑,让他可以继续心安理得地接受那个人对自己的所有好,就足够了。可是他没有等到他想要的答案,Kongphop说,我不知道P Arthit说的想法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Arthit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终于可以睁开眼睛,他看到脚边的地砖,溅起一朵朵小水花,细细密密,深深浅浅。


也许……不是我想的那样。


 


洗完澡,吹干头发,Arthit拿起桌上的豆浆,一边喝一边把冰箱里的书本拿出来,然后一本本塞回书包。


他忽然看到桌头放着的一刀淡黄色信纸,那是Kongphop昨天在礼品店给外甥女买生日礼物的时候一起买的。


昨天在礼品店,Arthit在为给Tum学长的婚礼准备什么礼物而犯愁,Kongphop提议送贺卡,说有意义又浪漫。但是Arthit嗤之以鼻,我是在婚礼上送的,又不是写情书,要这么浪漫干嘛。Kongphop飘忽地说了一句:那就等P Arthit要写给我的时候再买吧。


结果,Arthit还是买了贺卡,Kongphop又买了一刀信笺。


“什么时代了,还写信?”


“嗯……写情书啊,用纸笔更有诚意,也比较浪漫嘛。”


写给谁?……Arthit想了想,没有问出口。


“P Arthit在情人节会收到很多情书吗?”Kongphop问他。


Arthit好好地回忆了一下:“好像……大一的时候有过两三封,后来就没了。”他很不想承认,做了教头以后,女生缘是越来越差了……


“那就好!……”


“好什么?!”


“没有……我本来以为PArthit会把全学院女生的心都俘获了,看来大家还是有希望的!”


“切。”


 


此时Arthit望着桌上这一刀信笺,又开始不由自主地猜测起来,那家伙是要给谁写情书?……情人节就在礼拜二,也就是后天,不知道又有多少新鲜的恋情被曝光,有多少暗涌的暧昧被戳破,大概Kongphop也在憋着等情人节把情书送出去?


Arthit把一年生中的学妹们挨个想了一遍,猜不出来会是谁。总觉得那家伙跟谁站在一起都挺搭……Arthit皱了皱眉,看了眼杯子里剩余的豆浆,厚厚的一层豆渣,而且已经凉掉了,没滋没味的,他顺手就倒进了卫生间。


洗了杯子,收拾好书包,把备用钥匙捏在手里,甩门走人。Arthit觉得自己在这个房间多呆一分钟,自己的大脑就要被多控制一分钟,他要快快地逃离。


 


周一,午后的食堂成了大家温书做功课的处所,离期终考试还有三周多的时间了。


Arthit的小伙伴们,有的去了饮品店,有的去了图书馆,他跟Kongphop约了在这里见面,所以就一直坐在这里。他要把备用钥匙还给Kongphop。


“P Arthit!”


Arthit看到一路小跑过来的某人,就放下手头的笔。


“久等了!”Kongphop在Arthit身边坐下,一抬手,把一杯粉红冻奶放在了Arthit面前,“刚去买咖啡,就顺便帮学长带了饮料。”


Arthit看了眼Kongphop,又看了眼冻奶,神色间有点为难。


“啊,P Arthit不想在学校被人看到喝粉红冻奶的话,我们换一下好了?”Kongphop见对面没有拒绝这个提议,就把手里的冰咖啡和粉红冻奶对调了一下,“咖啡提神醒脑,也挺好的,尝一下吧?”


Arthit伸手握住面前的冰咖啡,说了声“谢谢”,然后把手里的钥匙还给了Kongphop。


Kongphop接过钥匙,只是握在手心里,嘴角微微地上扬,不知在想什么。


Arthit喝了口咖啡,忍不住扁嘴皱眉,不懂这种苦涩的东西有什么好喝的。目光一偏,身边的家伙一手托着腮帮子,一手抓着粉红冻奶的吸管,冲着他意味不明地笑。


“你怎么还不走?”Arthit睁圆了眼睛看他。


“我也要温书啊!”Kongphop理直气壮地说,然后从书包里掏出一堆课本撂在了桌上,“对了,PArthit,我专业课上碰到了一点问题,可以请教你吗?听说P Arthit的专业课成绩很好呢。”


“那当然了!”Arthit有点小得意,“什么问题,快说来!”


“就是那个……”Kongphop说着翻开了一本参考书。


 


Kongphop的问题除了第一个还比较有价值以外,后面的问题就似乎有点随意了。Arthit知道Kongphop的学习成绩也很好,这些问题本应该难不倒他才对,这样逮着自己没完没了地问,就好像……只是为了能在自己身边多待一会儿。


想到这里,Arthit为自己的想法脸一红。可是越想让自己停止这种想法,思绪就越无法从这上面绕开。歪着头跟自己说话的Kongphop时而低眸看着书,时而抬眼看着自己,看起来也是十分认真在学习的样子……可是他靠得太近了,近到能感受到他的呼吸,近到能听见他的心跳……


不,那好像是自己的心跳……


“……怎么不说了,P Arthit?”Kongphop不知道Arthit怎么说着说着就沉默了。


“啊……”胡思乱想中的Arthit已经完全不记得上一句说了什么,要往下说也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愣愣地看着书本两秒钟,然后皱起眉说道,“这么简单的问题你不能自己先独立思考一下吗?什么都问我……”


“……哦,那我先自己看下。”Kongphop神色有些尴尬地把书收了回去。


看着Kongphop低着头开始认真看书做题,Arthit心里才暗暗松了口气。


 


“对了,P Arthit……”安静温书的时候,Kongphop突然出声。


Arthit斜他一眼:“又哪里不会了?”


“不是……”Kongphop歪着头看他,“想问你明天晚上有空吗?”


“晚上?有啊。”Arthit一出口就意识到什么了……明天可是情人节啊!想到这里,Arthit的心蓦地漏跳一拍,直直地看着Kongphop,等他下一句话。


“不用复习考试吗?”Kongphop又问。


“呃……好像不用。”Arthit诚实作答。


Kongphop高兴地说:“那太好了!今天专业课老师布置了一个作业给我们,要写一个课题报告,作为期末成绩的附加题呢,周五就要交了,P Arthit明晚有空的话,我可以到你公寓里写报告吗,有不懂的就可以问你了!”


“……哦,好。”Arthit点点头,然后低下头去继续看书。心跳逐渐恢复平常。


这个时候,走过来几个大一的学妹,一人手里抱着一刀纸。


“学长好!我们是语言学院一年级的学生,有份问卷调查想请你帮忙填一下!”学妹说着把一张纸放到了Arthit面前,“学长填完,等我们过来收就好!”


“哦哦。没问题。”Arthit拿起手头的问卷纸看了眼,又想起什么地抬头说,“让我这位学弟也给你们填一份好了啊。”


Kongphop只是冲他笑了一笑,学妹却说:“校园先生已经帮我们填过啦,学长。”


“哦……那行,我先填,你们等会来拿。”


“谢谢学长!”


 


等学妹们走后,Arthit仔细一看题目,全都是情感交友类的问题,什么交过几个男女朋友之类的。


没有。没有。不是。0个。没想过。


……


勾得也是特别顺手。


跟着他在一道题目上傻了眼:中学时代你会关注的性别。同性?异性?皆有?


Arthit握着笔,思索了两秒钟这题目的意思。就在这两秒钟间,他感到另有一束眼光也在牢牢地盯着他的笔尖。


Arthit迅速回瞟了一眼,Kongphop在对上他的视线后立刻收回了目光。


Arthit脸一红,有什么好犹豫的……大笔一挥,在“异性”上打了个勾。


把问卷还给语言学院的学妹后,两个人继续安安静静地温书。


这之后,Kongphop唰唰唰地闷头做练习题,也没再碰到什么难题要请教的了。


 


不知这样安静地过了多久,Arthit的小伙伴们已经从图书馆撤回,路过食堂看到Arthit还坐着,就悄无声息地走到他身后。


“喂!Arthit!”Bright把头凑到Arthit和Kongphop的中间,冲着Arthit调笑地说:“这里气氛真好诶,散发着粉红冻奶的气息!”


Arthit被他吓了一跳,然后拿手里的笔往Bright头上重重一敲:“我看是你小子想过情人节了,看什么都是粉色的!”


“我是想过情人节啊!”Bright一口承认,“可惜孤家寡人没人陪啊!诶,要不我们明天晚上喝酒去吧,说不定还能认识几个漂亮美眉!”说着他询问了圈身边其他几个小伙伴有没有空,大家纷纷表示单身中,可以前往。Bright最后又问到Arthit:“你呢,Arthit?”


Arthit不自觉地看了眼Kongphop,自己刚才已经答应过Kongphop的啊,这下可怎么办……


“喂,我问你呢,你看学弟干嘛?”Bright推了一把Arthit的头。


Kongphop笑笑地低下头去,没说什么。似乎让Arthit自己看着办。


“你别告诉我你跟学弟有约了哈!”Bright差点为自己的想法笑出来。


“呃……”Arthit张开口想要反驳,却不知道从何反驳起,干脆实话实说,“我是答应了学弟帮他复习功课啊,怎么样!”


这下可乐坏了Bright:“噢~不怎么样!两个大男人,情人节不去找美眉,不去嗨,待一块复习功课,也是蛮妙的!”


Tuta把Bright拉回来:“你这电灯泡别在别人中间点着行不行?!”


如此被小伙伴们正话反话地来回调侃,Arthit的脸皮可撑不住了,再看一眼Kongphop,这家伙只是笑而不语看着几位学长嘻嘻哈哈,一点也不想搀和的样子。


“你们没完了啊!”Arthit一巴掌拍在书上,稍微把大家的注意力转到自己身上。在Kongphop看向他的时候,他轻咳了一声,才说:“要么你碰到不懂的地方打电话或者发消息给我,行吗?”


Kongphop笑着点点头:“好的。”


Arthit下意识地咬了咬嘴唇,对于这样出尔反尔的事,他自己都向来鄙视之至的,但是现在却……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走啦,Arthit,你们再复习会儿哈。”Bright挥了挥手。


“等等!……”Arthit站了起来,开始收拾桌上的书和文具,“我跟你们一起走。”


Arthit来不及地把所有东西乱七八糟地塞进书包,落荒而逃。


走在前面的小伙伴们又在热烈地互相打趣拆台中。尾随在后的Arthit手里抓着肩上的书包肩带,低着头,望着自己落下的每一个脚步,好像在踩着自己凌乱的心跳节奏。


 


 


 


 


 



 


情人节的晚上,Arthit的教官团出发前往附近的一家酒吧,那里都是附近学校的大学生出没,老远就能感受到年轻炽热的荷尔蒙。


几瓶啤酒刚上桌,Plame哪壶不开提哪壶:“Arthit,你可是我们教官队的门面担当诶,真的什么礼物都没收到?连封情书都没有?”


Arthit很肯定地回答他:“没有。”


“什么啊,连我们亲爱的Arthit都颗粒无收啊!这届学妹眼光不行啊!”Bright急着打抱不平。


Arthit斜他一眼:“是哦,还是上一届学妹眼光好,可惜你没抓住。”


Bright呆了一下,然后笑了出来:“干嘛啊,这种节日跟几个大男人过已经很惨了,你还哪壶不开提哪壶!”


“呃呃,随风而去吧,喝酒喝酒。”Arthit低头去开酒瓶,然后为大家一一斟满酒杯。


“来来,Cheers,For Arthit!——”


“干杯!——”


 


酒过三巡,大家都有点上头,唯独Arthit沾的酒精最少,他还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以防某人真的打电话过来问功课……


Tuta和Plame正在热血喷涌地划拳中。


Not抓着Bright语重心长地说着什么。


Arthit看看自己的朋友们,又看看手里握着的手机,一时间哪里都插不上话,也没有人来找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热闹的地方突然陷入了落寞的感觉。


早上去学校的路上,真的以为自己柜子里会多出点什么……Arthit不想承认自己心底是有这样的预期的,可是打开储物柜的一刹那,看到空落落的柜子就好像看进了自己心里,也是空荡荡一片,一目了然。


是哪来的错觉……才会觉得那张淡黄色的信笺会落到自己的柜子里……Arthit漫无目的地在手机屏幕上划拉着,又是一口微苦的啤酒滑过喉咙,让他忍不住皱起了眉。


直到十点钟,大家宣布散场,手里沉默的手机也没有响过一下。


 


Arthit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打开房间的灯,然后瘫倒在了床上。


最后看了一眼手机,没有任何提示。他把手机随意地丢在床头,拿了换洗的衣服走进浴室间。


刚要关门的时候,他听见自己手机的“机器人”电话铃声响起来。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疾步跑回床边,一把抓起床头的手机的。


是那个名字没错!


“喂,Kongphop?”


“嗯……”简单地回应了一声,对面的声音陷入了沉默,顿了好一会才换了种轻松的语气说,“P Arthit你刚回来吗?”


“是啊……你怎么知道?”Arthit想也没想地问。


“灯亮了嘛……”


是哦……Arthit的目光不觉投向了阳台的方向。他一直望着这边吗……


“P Arthit……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下……”电话那头这样说。


“哦,什么问题?”Arthit走到书桌前坐定,然后翻出草稿纸和笔。


结果对面问出一句:“对了,PArthit今天有收到什么表白的情书吗?”


什么啊……Arthit放下手里的笔,“没有。”为什么今天老被问这个问题……“别告诉我这就是你要请教的问题!”


“不是……”对面否认后,又陷入了暂时的沉默,隐隐听到他深呼了口气,才继续说道,“我是想问下P Arthit……如果你收到意料之外的表白会怎么做?”


Arthit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啊?”


“如果……那个人跟你关系还不错,但是你可能从来没有想过会和这个人有超出友情的发展……P Arthit,如果是你,你会试着考虑一下吗?”


“我……”Arthit重新提起笔,开始在草稿纸上画着一个个意义不明的简笔图案。Arthit沉默的时候,感觉到电话那头似乎也在屏气凝神。


这是请教……还是……


Arthit的笔停下,他看到自己无意间在纸上画了一个又一个齿轮,好像是把自己凌乱的心画在了上面,还能看到它们起伏跳动的样子……


结果还是对面打破了这突然变得暧昧不明的空气,Kongphop笑着说:“因为我今天收到一封这样的表白信,我在想怎么回复她比较好。”


Arthit的心一沉,手里的笔又停下了。


“……P Arthit?”


“你喜不喜欢人家你自己不知道吗?不喜欢就离得远远的,有什么好考虑的!”手腕重新开始挥舞着,把纸上的齿轮一个个画花,直到它们看不出原来的形状。


“……所以如果是PArthit的话,会离这个人远远的吗?”


“是!”


“哦,这样啊……”


重新陷入令人不安的沉默。


Arthit出声问:“你就这事要请教我?”


“嗯……太晚了,还是明天再来打扰你了,先这样吧。P Arthit早点睡吧。晚安。”


“哦,晚安……”


一通莫名其妙的电话,如此莫名其妙地结束。


Arthit看着乱七八糟的草稿纸,觉得自己的心也不知不觉间成了一团乱麻……


 


这个晚上,Arthit做了一个令他脸红心跳的梦。他梦见那天晚上,他睡在Kongphop的身边,背对着Kongphop,可是迷迷糊糊间,他听见Kongphop对他说:P Arthit,如果你说的想法是我所想的那样……那么,我确实有,而且很久了。


醒来的时候,他感到自己的心在剧烈地乱跳,全身的血液都倒流回了心脏,好像有一片海浪在心里起伏拍打,企图将他整个人拖入深海。


这时阳台有淡淡的晨曦透进来,却还不足以照亮墙头的时钟。他抓起手机看了眼时间,才清晨4点多……


房间还笼罩在灰暗的颜色中,每个角落每一件物品都只有一个淡淡的轮廓,看不真切。Arthit睁着眼睛,看着这一切,睡意全无。他看不清这个房间,看不清墙头的时钟,可是在一片灰暗中,他开始渐渐看清自己的心……


总是猜测他说的做的是出于超出友情的想法,总是不经意间以为他要对自己说什么试探表白的话,就连做梦都会有这样场景……


总是会有这样的联想这样的心情,大概是因为……我喜欢他?!


 


“Arthit,Arthit……喂,Arthit!”


“啊?!”


站在学校停车场边上的Arthit茫然地抬起头,看到他几个朋友正一脸疑惑地看向他,“怎么了?”


“你晚上没睡好啊,这么没精神?叫了你几声都没听见。”Not反手拍了一下他胳膊。


Arthit眨眨眼睛,随口道:“嗯……喝醉了,头有点疼!”


Plame凑上来说:“你才喝了多少啊,就喝醉?我跟Tuta对吹了五六瓶都好好的呢!”


Bright笑起来:“你那叫好好的吗?哭爹喊娘的!”


Arthit看着小伙伴们插科打诨起来,这个话题总算被揭过了,他也就一旁笑笑,不插话了。


Not又对Arthit说道:“我们刚才在说去不去图书馆,我打算去饮品店,你呢Arthit?”


“我也去饮品店好了。”Arthit回答说。


Bright从说笑中抽身过来,说:“你不跟我们去图书馆吗?听说一年级的学妹们都为了课题报告在图书馆奋斗呢!”


“呃……”Arthit看着Bright真诚邀请的眼睛,“那……我也去图书馆吧。”说着不由地笑了一下。


Bright一把揽住他的肩膀:“果然是好兄弟!哈哈!”简直找到了知音。


 


Arthit一行人来到图书馆的时候,一眼看到了M、Tiw和Ork他们一桌人,可是没看到Kongphop。然后一转角,看到Kongphop坐在女生桌里。


“Arthit,你别这么性急好吗,先找个位子坐下吧!”Bright从身后拍了他一下。


“哦……什么啊!”Arthit回头瞪了他一眼。


这时Kongphop也听到动静,抬起头来,两眼立刻亮了起来,冲Arthit微微一笑。Arthit也对他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坐到了Bright身边。


 


Arthit的位子背对着Kongphop,让他总是忍不住想回头看一眼,可是他不敢这么做。他怕自己一回头,身边几个损友又开始乱七八糟地调侃了。


好在大家很快进入学习状态,谁也没空抬头理会他。Arthit挣扎了会,小心地转了点点头,往身后看去。


他看见坐在Kongphop身边的May正倾过身子在听Kongphop说着什么,Kongphop的目光落在书本上,应该是在讲解知识点。然后坐在他们对面的Ma-Plang附在Pairpailin耳边笑着说了句什么,Pairpailin也转过头冲她笑了一下,很显然她们的话题就是对面这对画面挺和谐的男女。


也许是Kongphop也察觉到坐在对面的两个女生的窃窃私语跟自己有关,他蓦地抬起头,然后就与不远处的Arthit目光交汇了。


Arthit连忙回过头,微微皱起眉,比起刚才走进来的时候,看到Kongphop就不自觉嘴角上扬,现在的他完全笑不出来。


不一会儿,坐在Arthit对面的Plame迟疑地抬起头,目光却投向Arthit的身后,不过话是对着Arthit说的:“喂,Arthit,学弟找你。”


“啊?”Arthit抬起头,顺着Plame的目光回过头去,Kongphop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身后,笑着看着自己。


“学长……我在找一本参考书,你可以帮我找一下吗?”


“呃……可是我题目做到一半啊。”Arthit仰着头回答,一脸的不大乐意。


Kongphop知情识趣地点点头:“那待会儿再说吧。”


在他要转身离开的时候,Arthit又叫住他:“……算了,现在帮你找吧。”


Arthit就这么被Kongphop带离自己的座位,然后走进了工程学类的几排书架间。


 


“P Arthit……今天晚上应该有空吧?”跟在Arthit身后的Kongphop问道。


Arthit还埋首在书架里找书,被他一问,就停了手里的动作:“有啊……怎么?”


“跟你请教功课嘛,后天就要交作业了,还有一小部分没完成呢。”


Arthit继续找书:“哦,没完成吗,我还以为你都完成了,都在帮别人解答问题了。”


Kongphop想了想,笑了出来:“可能被我越教越错,我还是不祸害别人了,P Arthit我可以坐你边上吗?”


“坐不下了。”Arthit说着已经从书架里抽出一本书,塞到Kongphop手里,然后掉头走人。留下Kongphop站在原地,捧着参考书,有点摸不着头脑。


 


Arthit坐回座位,没了做作业的心思,跟朋友们说了声去饮品店,就收拾了书包离开图书馆了。


他摸出手机,想要打给Not问他还在不在饮品店。还没接通,身后就有人叫着“P Arthit”追了上来。


Kongphop小喘了两口气,说:“P Arthit去哪里啊?”


“去买点喝的。”Arthit把手机放回了口袋。看到对面有点着急的样子,他心情就又好了起来。他不管是生气或者高兴,都写在脸上。这让对面的人也稍稍轻松了些。


“我也去,正好喝点咖啡,晚上可以继续学习!……P Arthit刚才还没回答我,可不可以让我去你那做作业啊?”


“……嗯。”


Arthit不知道自己是微微笑着的。他说完就继续往前走,Kongphop就随着他的步调跟在他身边,一路上跟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他只是简单地附和着,不过Kongphop的语调不急不缓,让他们之间的谈话既随意又舒心,想回答的时候回答,走神的时候尽管走神,反正Kongphop总有办法让谈话继续下去。


 


Arthit又一次走神回神一个来回后,他叫了声“Kongphop”打断了对方的天马行空。


“怎么?”Kongphop感觉到对面要说什么严肃的话题,立刻打起精神,等他说下去。


Arthit想了又想,如何让自己的问话自然一点,不要太突兀……


“那个……你后来怎么回复给你写情书的女生了?”


Kongphop被他问得一愣,反应了一秒钟才笑着回答道:“就跟她说,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啊。”


Arthit点点头,他可不敢问出“你喜欢的是谁”这种直白的问题。


“那……你跟喜欢的人表白了吗?”


“嗯……”Kongphop皱起眉思索了一下,有点为难的样子,“还没有。我怕人家不喜欢我,然后就离得远远的,我还是想陪在他身边,不管他走到哪里,都可以跟着他!”


Arthit定定地看着他,“离得远远的”这话……好像自己也说过来着……


Kongphop继续笑着说道:“不过我的情书已经写好了!我在想……下个月的感谢日,不知道有没有机会送出去……如果在那之前,我可以知道对方是不是也跟我有同样的想法就好了……P Arthit,你觉得呢?”


“啊……”Arthit不知道这话头怎么绕回自己身上的,一时答不上来,“我觉得什么啊……”


“没什么……P Arthit,到了,我进去买饮料,你等我下!”


不觉间已经走到饮料店门口,Arthit看着Kongphop冲进店里。


Arthit感到自己的脸已经烧红了,可能跟粉红冻奶有的一拼。


 


明明情人节已经过去了,为什么空气中开始挥散着粉色甜腻的味道……




END




(明明想写个拧巴的故事,结果越写越甜,虐梗都接不上了XDD 算了就这么着吧,大伙儿随便凑活看看吧,债见!XD)

评论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