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一年生/KA】剧本B

一瓢灰:

【一年生/KA】剧本B


 


 (向春晚借的梗:p 本意想写嗨皮一点的,但是能力有限……感觉这个梗适合写狗血长篇……)


 


我在哪……


这是第二次从病床上醒来,Arthit还是不习惯这种感觉:一张开眼,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窗台,陌生的床单……还有陌生的人紧紧抱着自己。


想到这里,Arthit腾地从床上坐起来,像一只尾巴直竖、进入战斗状态的猫。


“干什么,Arthit!吓死我了!”本来坐在边上耐心削苹果的人已经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Arthit终于看清此人的脸,松了口气说:“Bright,是你啊……”说着揉了揉眼周的穴位,让自己又清醒了一些。


Bright捡起地上的果皮,委屈地亮给Arthit看:“呐,都怪你,Arthit,都削断了,我‘一刀小王子’的名号就断送在你手里了!”


“就我看到了而已,我不说谁知道?乖~继续削吧!”


“那你不能告诉任何人,尤其是Tuta!”


“嗯嗯,知道了。”


Arthit赶紧安抚完Bright,然后又陷入自己的回想中了。


前些天因为发生了点小事故进了医院,昨天一醒来就被一不知道哪里来的家伙死死抱住。那家伙抱就抱吧,还哭得凄凄惨惨,真是太不吉利了,精神科怎么可以不把门关好!


可恶的是一房间的人也没人来帮把手把神经病拉开,还好医生过来做检查,把所有人都请出了房间,这才得救。后来听Not说那家伙有点脑震荡,一些事情记不清楚了才这样。哎哎,想想也有点可怜,就原谅他吧。


Arthit啃了一口Bright削好递过来的苹果,觉得心胸宽广的自己特别的帅。


 


在跟Bright扯淡闲聊的时候,有人在外边敲门。Bright扯着嗓子喊了声“进来吧,没锁门”,然后门就被打开了。


嚯,这是来了多少人!


Arthit被这阵势吓呆,这是来了一支足球队吧!这一大群的男男女女,男的帅女的靓,关键是……自己一个都不认识啊。


哦,不,有一个是认识的。


那个神经病。


“P Arthit!萨瓦迪卡!~P Arthit!萨巴迪埋!~P Arthit~”问候声不绝于耳。


“学弟学妹们来看望你,你发什么呆,都不表示一下!”Bright一边斥责Arthit,一边跟几个漂亮的女生聊上了。


跟着,从门缝里挤进来几张熟悉的脸,让Arthit略感安心,是Not他们。


Arthit扯着笑脸跟学弟学妹连说几声“谢谢”后,才轻声问他的朋友:“Not,怎么回事?……那家伙怎么又来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拿余光瞟人群里的神经病。那家伙竟然也刚好在看他。


“哦,你说学弟Kongphop吗,他只是轻微脑震荡,现在已经慢慢恢复了,所以来跟你道歉啊。”


“这样啊……”Arthit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一放,对Kongphop抱以友好的一笑。


Plame把Kongphop从人堆里拉出来两步,对Arthit说道:“Arthit,你看他,多可怜,昨天被你凶得眼泪都出来了,一晚上没睡好,今天还红着个眼睛,快安慰他一下吧!”


只见学弟的眼睛又红又肿,目测不止一晚上没睡好,可能还哭了一晚上。Arthit顿时有点内疚,自己有那么凶吗?


“你叫Kongphop是吧?”Arthit尽量语气亲切地说,“我有点起床气,吓到了你不好意思啊。”他希望对方能适时地给一点反应,这样自己才好继续下去,但这个学弟只是傻愣愣地看着自己,紧闭着嘴巴一点要开口的意思都没有。


“不过我昨天也被你吓到了啊!”突然被个不认识的人抱住……Arthit刚要倾吐一下自己的苦水,但看对方的脸又渐渐耷拉下去,他不敢再说了,连忙调转话头——


“说来……你把我当成谁了?”


听到这句问话,面前这个一脸愁云惨雾的哑巴似乎被拨动了某根心弦,一潭死水的眼睛里闪烁了一下动人的光彩,嘴唇也跟着动了一动。


……有这么难启齿吗?


还是Not站出来,替Arthit把眼前这一团乱麻稍微理清一下。


原来Kongphop学弟昨天因为脑震荡的缘故,错把Arthit当成自己的恋人了,才会有那样的举动。不过经过昨天的事,学弟竟然慢慢想起来许多事了,所以他家里希望Arthit可以多跟他接触接触,说不定能刺激他想起所有的事。这才叫来一大帮同学一起来探望他这个学长,好好表达一下歉意,再正式认识一下……


听到这里,Arthit的脸色有点显而易见的为难,他可受不了动不动被个男人死死抱住。


Tuta急忙补充:“不过Arthit你不用担心,他已经知道自己恋人是谁了!”


“哦,是吗?”Arthit怀疑地看了眼Kongphop,对面那个痴恋的目光叫他没法相信Tuta的话。


Kongphop接到几位学长投来的暗示眼光,轻咳了下,不情不愿地点点头,说出进屋后第一句话:“是啊。”


一旦开了口,仿佛谁在Kongphop身上按下了开关,他终于收敛了眼底的那些悲情缱绻,转而用一种真诚礼貌的语气对Arthit说:“昨天的事真是对不起,Arthit学长,请你原谅。”看对方一脸戒备,他又补充说,“对了,我已经把我恋人带过来了。”他说着回过头去,向身后那一堆同学投去求助的目光。


站在最前面的女生最漂亮可爱,简直可以去选美,接到Kongphop的目光后,笑着踌躇了好久,终于顶不住压力要往前走一步的时候,却被她身后一个短发女孩稳稳地拉住了手,定在了原地。


收到抱歉的一笑后,Kongphop又把目光往后挪。


后面是一个高个子女生,本来笑得阳光灿烂大大咧咧,被Kongphop一看就脸红了。站在她斜后方的男生有点委屈地看向她,她也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抿起嘴就笑了。


看到这幕,Kongphop也不由地笑了笑。那个男生也终于从眉来眼去中回过神,咧嘴冲Kongphop一笑,满面春风。


……


“所以……是他?”Arthit指了指这个男生,满眼的“我懂了”。


“哈?”Kongphop的脸色秒变嫌弃。


Tuta一拍手叫道:“对了,就是他。过来,M!”


“?”M指着自己,一脸的难以置信:我为什么突然万众瞩目了?……“快去啊快去啊!”身后还一只只怂恿的手伸过来,让他想哭。他求助地看向眼前的高个子女孩,那女孩却冲他鼓励地点点头。啊这些可怕的人!我要回家!……


“也是……蛮登对的。”Arthit觉得自己的舌头都要被咬掉了。


 


房间里的一大堆人终于撤走,只留下Kongphop学弟,Arthit感到气氛有点尴尬。


“所以……我可以说点什么,能帮到你?再骂你一顿?可是要我平白无故地骂人,我还真不知道骂点什么好……”Arthit苦恼地转了圈眼珠子。


“学长陪我聊聊天,说说话就好了。”Kongphop笑了笑,抬手把提手里的东西在Arthit面前晃了一晃,“为了表达歉意,我给学长买了早餐,还有……粉红冻奶。”


Arthit眼前一亮,但随即又皱了皱眉:“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喜欢这种……愚蠢到极点的饮料?”


“啊,学长不喜欢吗?没关系,不喜欢就扔了吧。”


Kongphop说着就要往垃圾桶里扔。


“等等!”Arthit赶紧阻止,“也是一份心意,放着吧,放着吧……”


等Arthit美滋滋地喝上愚蠢饮料后,Kongphop替他在床上摆好了小桌子,放上自己买的早餐,连筷子都递到Arthit手中,一连串动作熟练得浑然天成。


Arthit有点困惑地看着学弟这番忙前忙后,最后还一屁股坐到刚才Bright坐的椅子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他很想说:学弟,你可以走了。但他只是想了一想,没说出口。


学弟却好像看穿他的心思,主动说道:“Arthit学长现在不方便收拾,等你吃完,我收拾完再走。”


Arthit点点头,这个台词好像有点熟悉啊……


“Arthit学长,好喝吗?”


“嗯嗯,还行。”


“你喜欢的话,我明天再给你带一杯来。”


诱惑有点大,“……那谢谢啦。”


“不客气,我愿意为学长做任何事。”


……他又犯病了吗?


 


往后的几天里,这个学弟天天来报到,带着海苔、榴莲干、绿茶等各类植入产品以及粉红冻奶。Arthit喝着愚蠢饮料,智商仿佛也跟着下调了二十个百分点,他总是被学弟的话题绕进去,然后不知不觉把自己许多事情说了出去,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就会看到学弟两眼发光地看着自己。问他看什么,他也只说好像又想起了点什么,谢谢学长。其实Arthit心里还想谢谢他,每天都来陪自己聊天,让自己不至于太无聊,有时候想吃什么了,学弟就会立马跑去买,简直有求必应,比Plame那家伙强多了啊!


“喂喂,你不能拿我跟你家Kongphop比啊!”Plame嚼着学弟买来的植入产品表示严厉抗议。


“等下,什么叫我家Kongphop?”


“那个……我的意思是,我对你难道不好吗!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你太让我伤心了啊Arthit!伤心得我食欲大增……”哭啼啼地又拆了一包零食。


Arthit表示投降:“好了好了,我感受到了!……我去办出院手续。”


 


结果在医院的窗口碰到了Kongphop,Arthit想到Plame那句“你家Kongphop”,突然红了红脸,挠挠头,有点不知所措。


“我已经帮学长把手续办好了。”Kongphop的眼睛亮晶晶的。


“又麻烦你了,我把钱给你……”Arthit摸出了钱包。


Kongphop抬手制止了他的动作,眼神也黯淡了下去:“以后再说吧,你不用对我客气的……我去帮学长收拾东西。”


看到Kongphop转身离去的背影,Arthit不知怎么的,刚喝了粉红冻奶的嘴里却多了一分酸涩。


前后脚回到病房内,看着Kongphop娴熟地帮自己收拾衣物,Arthit心底的困惑已经越来越深。趁着房间里没其他人,Arthit决定把自己的疑问和盘托出。


“Kongphop……”


“嗯?”蹲着整理旅行包的Kongphop回过了头。


Arthit背靠着门,心跳声仿佛要穿透门板:“你每天都来陪我,帮我做那么多事,你对我这么好……真的只是为了恢复记忆?”


Kongphop定定地看他,嘴唇动了又动,心头的话不知道被咽回去了多少遍,最后才叹了口气地说:“P Arthit你觉得呢?”


靠!


Arthit转开脸,生气地想:到底谁问谁!……


“P Arthit,你不要生气……”Kongphop站起身,一脸的紧张,紧张得眼睛都红了。


这小子干嘛动不动就一脸被我欺负了的表情……我怎么他了吗?


“P Arthit,我……我以为我只要能陪在你身边,不管你记不记得我,我都会觉得心满意足,我愿意等,等不到也没关系……”


什么什么?他在说什么?


“虽然医生跟我说,要让你自己一点点想起来……但是我每在你身边多待一天,我就越无法克制自己的心情……”


你什么心情??


“每一天,每一次,当我看着PArthit就会忍不住想,会不会有一天,就算你想起了我,到那时,对你来说,我也只是你这么多朋友中的一个而已……我可以让自己一直陪在你身边,可是我要怎么把你的心一直留在我身边,如果……在你想起我之前,你喜欢上了别人,我要怎么办……”


喂喂!你不要说着说着就掉眼泪啊……


“Kongphop!”


Arthit头疼地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虽然这个记忆混乱的家伙看着真是挺可怜,挺让人难过的……但是还是要告诉他实话啊——


“可是Kongphop……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啊!”


掷地有声,绕梁三日。


……


Kongphop恍惚地回看他,半晌才问出一句:“学长的男朋友……是怎么样的人?”


Arthit想了想,嘴角挂起了微笑,目光随着温暖的阳光飘去了窗外的远方。


嗯……他是我学弟,一个爱逞英雄又很好强的家伙,喜欢给他朋友出头顶锅,嗯,在集训的时候,这个难缠的家伙不知道跟我吵了多少回架!……


不过他也很优秀啦,什么事都要做到最好,他也确实做到啦……他喜欢喝冰咖啡,喜欢吃清汤丸子粉,喜欢吃煎蛋盖饭,因为他自己连煎蛋都做不好,你说他笨不笨?


他每天都起很早,然后花很久的时间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才出门,有时候就是为了给我买点豆浆早餐什么的……他知道我喜欢喝粉红冻奶,也总是帮我买……好吧,我就是喜欢喝粉红冻奶,一直都喜欢!


……我喜欢一样东西,就会一直喜欢下去,我觉得我和他可以一直走下去的,所以在感恩夜的晚上我把我们的事告诉给我的朋友们了。


嗯,我的朋友们都很好。他们一直都很好……


“那天,我还买了情侣手链……”Arthit说到这里,忍不住脸红了红,“可惜我后来不小心把我那根弄断了,但是他还一直戴着……说起来,那都是好久以前的事啦……”


Arthit的脸色变了一变,从漫长的回忆中收回了心神,原来……这些都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吗……


Kongphop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他面前,抬起自己的左手,那根带着岁月痕迹的红色手链,圈着比从前更有力的手腕。Arthit的手指轻轻抚过手链上的每一个绳结,指尖有时不小心触碰到那人的手腕,好像有种滚烫的力量在牵引着彼此的心……


 


P Arthit,所有开心的不开心的回忆,属于你,也属于我。


你想起了吗?



评论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