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KA 烦恼

波瑠:

毕业后Arthit去了清迈工作。
Kongphop也上了大三,当上了教头。
一开始kongphop执意要每周去看Arthit,但被Arthit严肃地阻止了,理由是“父母给你钱不是让你坐飞机玩的”,于是换成了他自己每两周回学校看他一次。
于是他们各自算着日子,平时用line联络,偶尔打个电话。
Arthit觉得日子没有多大变化,在line上他们像朋友一样聊天,周末像情侣一样见面,不对,他们本来就是情侣。
Kongphop在学校里认真当着他的大当家。他有种使命感,感觉自己正和两年前那个凶巴巴的身影重叠,站在他的位置,做他的工作,体会他的感受,这让他的心被填的满满的,他想做好,像是传承,也是他爱他的方式。
他们都不想表现出过多的思念,那对彼此来说是种压力,既然是暂时无法改变的事,那就接受吧。于是他们聊天的内容都是欣欣向荣的,Arthit事事顺遂,kongphop也开开心心,只是偶尔撒娇想哄他透露出一点想念。然后两人各自放下手机,回味着对方口中的开心事,就可以彻底甩掉疲惫。
Arthit确实没什么愁事,只是上班有些累,有时候他会想,kongphop会不会其实很累,毕竟大当家不是那么好当的,他深有体会,于是他一下班就去坐飞机回去看他,迎接他的,总是那小狼狗瞬间就明亮起来的笑脸。
他们都觉得,异地恋也不过如此,没什么难的,只要各自努力生活,时间很快就过去,他们暂时分开的两条线终会再次相交。
直到最近,kongphop开始觉得有什么不对。他们在line里交换新鲜事的小情趣变成了他单方的,Arthit附和,或是追问,却不再说他自己的事,打电话过去,貌似如常,但是声音轻轻的,被调戏也不炸毛,轻轻笑笑就结束话题。
kongphop开始不安,他无法忍耐,自嘲地发现之前的轻松乐观不过是粉饰太平,思念的洪流决堤而出,轻而易举地将他冲得丢盔弃甲。他感到烦恼,不得不打破约定,提前一周飞去了清迈。


周末终于下班,Arthit揉着发胀的太阳穴走出公司大楼,看到坐在门口台阶上的那个人时吓了一跳。
“嗷!kongphop!你怎么过来了?”
Kongphop闻声立刻转过身站起来,仰视着站在上一级台阶的Arthit,一时说不出话,他仔细看着眼前这让他思念不已的人,一瞬间竟然有些忘了那令人不安的烦恼。
“你要来怎么也不说一声。”见他不答话,Arthit有些无奈,又下了一层台阶,与他平视,对他露出了一个带点责怪但纵容的笑,这几乎让kongphop以为自己这几天是多虑了,可能,他的暖暖只是累了。
“嗷,就…我这周没什么事,想见你。”在公司门口,kongphop不敢做出什么逾越的举动,只能伸出手握住Arthit的手肘,轻轻捏了捏。
“呃呃,不听话,走吧,带你吃饭。”Arthit没有躲,无奈地摇摇头,率先下了台阶,回手扯了一下他的衣服。
Kongphop这才真正笑了出来,跟在后面下了楼。
————
Arthit点了冬阴功面,kongphop点了清汤丸子细粉,两人面对面坐着。
“P’Arthit累了吧,最近,过得好吗?”kongphop试探着问。
“嗯,挺好的,你呢?想好带一年生们去哪玩了吗?”Arthit眨巴两下眼睛,冲他笑笑。
又是这样,Arthit最近总把话题引到他身上去,而不说自己的事。这让kongphop确认了自己的直觉,他有些不对。
“P…我在问的是你。”kongphop前倾身体,迎上Arthit一直眨个不停的眼睛。
“呃,我就那样啊,挺好的…”Arthit有些心虚,抿了下嘴唇移开眼睛,开始戳碗里的面。
Kongphop叹了口气,没再说话,经过一年多的相处,他已经知道这样的他是怎么了,不是在生闷气,就是有什么烦心事,看着他这样,kongphop吃不下去,只好放下筷子看着Arthit。
“呃呃,没什么啦,先吃饭。”Arthit夹了个丸子给对面一脸落寞的小狼狗,冲他扬了扬眉。
Kongphop完全没有被安慰到,捧着碗敷衍着扒了两口,他很难过,埋怨这恼人的距离,就是这距离让他对恋人的状态一无所知。
Arthit边吃边偷偷看他,觉得他的小狼狗不仅成熟了,还变得更加敏感,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啊……他最终叹了口气,放下筷子,伸出食指到对面,点了点kongphop的手。
还没来得及收手,就被对面的人勾过去用力攥住,惹得Arthit紧张得四处看。
“学长,我不想回去了,我不想上学了,我想留在这,不想和你离得那么远……”kongphop用另一只手撑着额头,忍不住说出了一直藏在心里的真实想法,还任性地添油加醋。
“嗬咦!说什么傻话呢……”意料之中地被骂了。Arthit白了他一眼,抽出手不轻不重地推了一下kongphop的脑门。
“P’Arthit,不是说过有什么话都会跟我说吗?”kongphop没有心思调笑,他已经装不下去了,他不想当什么成熟的大当家了,他现在只想抱着Arthit哭一场,他有些丧气地想。
沉默了一会儿,Arthit叹了口气,站起身走过来,坐到了kongphop身边的座位上。
“你让我跟你说什么?说我最近心情不好?我们两周才见一次,你愿意看我无精打采?嗯?”Arthit托着下巴看着kongphop,开始哄他。
“我就知道,P’Arthit不开心。”小狼狗扁着嘴说。Arthit坐过来的一刻他的心情就好了很多,像兀自耍了一通小脾气的孩子,终于引起了大人的注意,他很高兴,他的学长愿意跟他谈谈了。
“是啊,不开心,你想看到我那样?想听我跟你抱怨?kong,我不想抱怨,所以别叫我什么事都说给你听。”Arthit有些无奈。
“可是我是你的男朋友吧,我想知道你的任何事啊!”kongphop着急地辩解,紧紧盯着Arthit。他明白了,他的学长只想跟他分享快乐,想让他开心,有了烦恼却只想自己承受,不想影响他的心情。他感到自责,比起分享快乐,他更想分担。
“好了,回家吧,回去给我…煎个蛋。”Arthit瞟了一眼kongphop碗里干成一坨的粉,揉了一把他的头,微笑着,用口形说了“男朋友”这个词。
Kongphop还是被逗笑了,又难过又温暖,他喜欢听他说回家,喜欢看他口嫌体直的样子,但还是不能忘记刚才那个被Arthit轻描淡写地带过的话题。


Arthit租的公寓离公司很近,他带着kongphop进了屋子,这是他第一次来,屋子里有点乱,Arthit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下次来要提前打招呼,一边东一下西一下地清理着垃圾。Kongphop还是看到了他最先扔掉的空易拉罐,他想起Arthit以前说过,啤酒能使他开心起来。Kongphop本来心情好了点,但是想到他的暖暖一个人在这个小屋子里难过到自己喝酒,他的懊恼又上来了,走到正在弯腰收拾的Arthit身后,从背后抱住了他。
“P’Arthit,我好累,做教头好累,我还想你,走到哪都想你。”小狼狗扑在Arthit背上嘀咕,Arthit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我每天都有好多事要做,学弟学妹有很多问题问我,m他们有时也把事情推给我做,还要办活动,大三的课也好难的……”Arthit直起腰,突然就笑了出来,他象征性地扒拉着缠在自己腰上的手,最终还是任由他的小男友在自己身上撒娇。他有些开心,虽然上了大三的kongphop看上去已经成熟了许多,但是这样任性地只对他一个人暴露出幼稚的他,更让他心动了。Arthit回手拍了拍kongphop的头。
“学长觉得烦吗?我这样对你抱怨。”身后的人闷闷地问。
“笨蛋,这不是抱怨。你能告诉我这些我很高兴。”
“是啊,P’Arthit,我决定以后都会对你说实话,我其实想你想得难过死了。”
Arthit转过身来正面抱住了他,却被这小狼狗得寸进尺地推倒压在了床上。
Arthit叹口气,推也推不动,只好自暴自弃地瘫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给扑在他身上耍赖的人讲了最近的烦恼,他最近状态确实不好,把前辈交给他的一个任务搞砸了,虽然前辈完全没有责怪他,还帮他善后,但是他更加自责,怀疑自己,感到内疚,好几天都不能走出来,他把这些一股脑地跟kongphop讲了出来。说实话,他感觉好多了。
Kongphop一直把头埋在Arthit的颈窝里安静地听着,半晌,才抬起头,动了动嘴唇想说话。
Arthit却用手指压住了他的嘴唇制止:“不要你安慰我,翻篇了。”
kongphop有点发愣,他有些失神地看着Arthit平静的眼睛,莫名地想起大一时,Arthit学长执意在雨里跑完54圈,有一瞬间,他想成为他。
“好吧,那,我现在想亲你。”缓了一下,小狼狗终于露出了那Arthit最为熟悉的,带着狡黠和期待的笑,歪着头征求意见。
“……随,随便你”Arthit红着脸慢腾腾地缩回了手。
久违的接吻让两个人如释重负,一起投入到令人眩晕的甜蜜里,kongphop有太多情感想通过这个吻来表达,到今天,他又发现了Arthit更多可爱之处,他心疼他的坚强,又很崇拜他的洒脱,有些方面他的学长始终比他成熟,让他迷恋……
Arthit迷迷糊糊地回吻着压在他身上的小狼狗,自暴自弃地想,他在身边的感觉确实很好,并愤愤地在心里承认,他真的不喜欢异地恋……
 终于,缠绵的亲吻让Arthit透不过气,他捧住kongphop的脸,微喘着告诉他:“kong,如果我再不开心,我会回去找你。”
他看着小狼狗的眼睛从意乱情迷到闪闪发亮。
还没等到他的回答,
“咕~~~”
一阵突兀的声响把甜腻的空气戳出了一个洞,两人之间浓度过高的粉红一下子爆炸,飞得满屋都是。
 “噗!哈哈哈我去给你煎蛋啦!”Arthit发誓他看到kongphop脸红了。他大笑着推开身上的人,一溜烟地跑向了厨房。
kongphop狼狈地爬起来,他看着Arthit尚未褪去红晕的脸颊,无比庆幸自己是他的男朋友,在快乐或烦恼中,他们更加相爱。
————End————
 


 
 

评论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