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并不是王子【一年生KA 原作背景】

他家七舅姥爷:

他并不是众人眼里所见的那样的王子,他也会嫉妒,也会生气,也会报复,也会失去理智。


撒盘狗血


================================== 


在接到Arthit无法赶来参加毕业典礼的电话时,Kongphop不停安慰着电话那头的人,一遍遍温柔而无奈地重复道没关系,不用担心,你忙吧。直到挂了电话才在对面的镜子里看到自己骤然没了温度的嘴角,他坐到床上扶着额头自嘲地笑了笑。怎么没有关系?他们都快一个月没见面了。


内心一边克制着自己,说你成熟点,你知道工程师这行忙起来昏天黑地,一个毕业典礼而已你凭什么让他必须到场。一边又忍不住想他,想他快点到自己身边,什么都不做也好只让他抱抱就能满血复活。


 


 


要是问学校里的学弟学妹们Kongphop是个什么样的人,都会得到统一的答复,王子一般的人。


家世优渥,不仅是老幺还是唯一的儿子,从小受着宠爱长大,所以一身的个人英雄主义能扛事不怕难。家教极好,待人彬彬有礼,家里有两个姐姐所以更懂得对女孩子如何绅士而不冷漠。他成绩优秀,从大一开始就没有下过前三,不但是教头,校园先生人气奖建模奖各种比赛的奖项拿的数不胜数。他运动细胞发达,没有不会的东西,身材精瘦健壮,更别说那张脸了,粉丝俱乐部的人数就能直白的告知他的受欢迎程度。


这样的人难道还不够王子吗?


但若是有人这么叫他,Kongphop只是无奈地笑笑不反驳也不应答。


 




到了毕业典礼那天,两位姐姐特地带着远在海外的父母的礼物来给他祝福。领了毕业证还穿着学士服的Kongphop被同学和学弟学妹们拉着照相就没有停过,他一面安慰着哭哭啼啼的那届被他带过的小孩儿,一面听着姐姐们的调侃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


这时手机突然响了,Kongphop一看是Bright不明所以接了电话,对面的人焦急地问道,“0062,Arthit在你那吗?”


Kongphop一皱眉,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没有,怎么了?”


电话那头的人一溜嘴就说了出口,“他从医院偷跑掉了!”


Kongphop脸色一变,佯装冷静地问道,“医院?什么医院?P’Bright,你说清楚。”对面一声卧槽意识到说漏了嘴叽叽喳喳的讨论起来。Kongphop提高音量,“回话!”那面换了个人接电话,Not叹息的声音传了过来道,“你先别急,是Arthit不让我们告诉你的,他前两天急性阑尾炎痛的被送去了医院,当下医生就给安排了手术。”


“手术?!”Kongphop猛地一下站起身,平日温和的笑意丝毫不见,“所以他现在是做了手术不到两天就从医院跑了?”


 


大姐见他这样担心的走到他旁边,凑过头去问道,“Kong,没事吧?”Kongphop做了个让她噤声的手势抱歉地一笑,与其说此刻是笑容不如说是良好的教养让他条件反射扯起了嘴角,他对着电话再说了两句,把刚才姐姐给的花束还到了她的手上,“实在是不好意思,我现在有些事得处理一下,姐姐们先回去吧,谢谢你们特意过来,麻烦了。”


“怎么了?你自己没问题?”二姐接过了花束,皱眉问道。他回了句没事,扯下了学士服学士帽,一边快步走出去一边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人的电话。若不是只响了三声就被接起来了,他怕自己就快失去理智跑到警察局报案了,接起电话的一刻便焦急地问道:“P’Arthit,你在哪?”


“转身。”


此时的Kongphop已经走到了停车场,闻言霎时大气也不敢出,转身一看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就笑嘻嘻的站在身后。Arthit穿着白色的T恤,头发柔柔地搭下来,看起来就和还没毕业的学生一样。脸色还惨白着,眼睛却是闪着光,“Surprise!”他张开双臂道,手上拿的袋子沉甸甸得在头上摇摇晃晃。


Kongphop甩下手里的学士服快步走过去将那人抱住,又怕力量太大连忙松了手退开一步,一脸阴沉地看着这个没心没肺的人。“我还是来了,开心吧?”Arthit笑道。


“开心?你才做完手术就跑出医院你让我怎么开心?”


Arthit听罢无语地瞪着眼睛,转而咬牙切齿碎碎念道,“那群混蛋......”


“你还有口说别人?你看看你自己!不知道大家有多担心你吗?!”Kongphop声音越来越大,引得路人也不由侧目窃窃私语。


 


“你,你凶什么!”Arthit被吓了一跳,瞪着眼睛都气红了的Kongphop,“我还不是想参加你的毕业典礼吗!”


Kongphop看他还一副有理的样子就知道这个人丝毫没有认识到自己哪里做错了,又好气又好笑,“我的毕业典礼和你的身体,孰轻孰重还不知道吗?”说完就作势要走。


 


Arthit在原地傻住了,从他们认识以来他就只看过Kongphop一直向着他的微笑,含着星星里面只有自己的眼睛,灿烂的仿佛整个人都是被光笼罩这的王子一般的模样。他从没见过他生气,从来没见过他的背影,从没见过他沉着脸低吼着对自己说教。Arthit越想越觉得自己才是该生气的那个,本来今天高高兴兴跑过来想要给他一个惊喜,一点好脸色没得到不说,还莫名其妙被他一通骂。他又伸手想扯住呲牙生气的小狼崽手,却害怕刚才的那种落差再发生一次,脱口而出的话却是满满的委屈,“你更重要啊!”


 


停下了脚步,Kongphop感觉自己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就像是被毛茸茸的小猫的肉垫软绵绵地戳了一下,他叹了口气,告诫着自己不要心软,这人根本不知道哪里做错了,这样下去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第无数次。下一秒从背后传来的拥抱却又让他刚在心里砌了一半的城墙瞬间土崩瓦解,Arthit抱着他,脑袋埋着别扭道,“你又生什么气。”


Kongphop深呼了一口气,转过身扶着她的肩让他看着自己,“既然知道我重要,那么属于我的你的身体也一样重要,不能被你这么糟蹋知道吗?”


那人过也不过脑子立马反驳道,“你的毕业典礼就只有这么一次好吗!”


“Arthit!”Kongphop脸敬语也没用一声怒吼打断了他,看着Arthit一脸震惊下一秒就要忍到极限开始发火了,Kongphop突然觉得疲惫不堪,他的学长虽然智商极高,但是情商就差点为负了。他神情冷漠道,“算了。”说罢放下手离开。


Arthit反应过来之后更是生气,一把把给他准备的礼物袋摔在地上,臭小子我都这么拉下面子还给我发脾气?!他气冲冲回头就走,心里却是没底,这样子的小狼崽让他觉得陌生又害怕。万一他这么走了就不回来了呢,万一他之前那么好的脾气全是在忍着我现在终于爆发了呢?万一他不要我了呢......他越想越心慌,又越想越 觉得不服气。不要就不要!谁稀罕!当初追的那么苦的人又不是我!


 


 


Kongphop点了杯咖啡坐下的时候几个学妹眼尖一下就发现了他,也不能说是她们眼尖,这么个人坐在寒碜的食堂里能不显眼那看不到的人大概都是瞎。


扎着双马尾的学妹小心翼翼凑过来,“P’Kongphop,你还好吧?刚才你和别人吵架把我们吓了一跳呢。”另一个学妹也坐到了他旁边,瞪了双马尾一眼,“学长怎么可能和别人吵架?肯定是那个人做了什么混账事惹了学长不高兴。”和他们一起的学弟也连连称是,“对啊,就连P’Kongphop当教头的时候我们也没觉得他凶过,顶多就算严肃。我们能遇到学长这一届真是太幸运了,听说他们自己那届的教头一个二个和恶霸一样,怎么能和我们的王子一样呢?”


“够了,”Kongphop放下了咖啡,轻轻的一个动作却吓得周围的麻雀瞬间噤声,“我不是王子。”他的声音片刻间失去了平日的温柔,但在下一秒还是强行转换了情绪,挂上一个疲倦的笑,“抱歉,我现在想一个人待着可以吗?”连声称好的孩子们一下子作鸟兽散。


 


他不是王子,他一点也不完美。


他也会为了小事吃醋嫉妒,也会一天不见面就想的发疯,也会因为那个人不爱惜自己心疼得揪起,也会因为他的迟钝气的火冒三丈,也想把那人绑在床上干的他哭哭啼啼求饶认错。


但他怎么舍得,他为了不省心的那人不得不做一个体贴的恋人,不得不控制着内心的嫉妒看着他和朋友们瞎玩和不认识的人应酬,他不敢频繁给他打电话因为知道他忙又讨厌腻歪粘人,他本是年纪更小的一个,却想掩盖住自己所有的缺点和不成熟,做一个无条件包容他无条件宠爱他完美的如王子一般的恋人。


但他并不是王子。


Kongphop突然觉得累了,如果Arthit为了他能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话,那就必须得给他下一剂猛药,让他明白就算是分开也要他健健康康的。


 


 


“祖宗诶,你快回来吧,哥几个被医生骂的头都大了。”


“不回!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个手术吗!”Arthit挂了Plame的电话,一回头就看到了身后的Kongphop,手里拿着自己刚才扔下的礼物袋。


又来了!黑着脸吓谁啊!Arthit不想承认被吓到的的确是自己,躲开了他的眼睛,一脸不耐烦地问,“干嘛!”


听到他说不就是个手术吗这几个字的Kongphop气的更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他递过去了袋子,笑道,“谢谢你给我做的巧克力。”看着对面的人没有接,他牵过了那人的手把袋子挂了上去。Arthit这时终于转头看着他,不明白他还过来的原因但似乎又知道他下句话要说什么,正要开口问就听见他的小狼崽就像是对着所有其他人一般,彬彬有礼又拒人于千里之外,语气冷漠又温和道,“我们分手吧。”


Arthit手一抖袋子掉到了地上,噼里啪啦散了一地的巧克力就像他此刻四分五裂的心。


看来他是真的不要我了...... 


Arthit甩开了还被Kongphop握着的手,后退了一步,咬着牙瞪着他说,“好!”然后如骄傲的猫一般,挺直了背脊竖起尾巴转身离开。


 




 


Bright终于接通了电话的时候感动的简直要当场跪下来,“你终于接电话了,快到门口来,哥哥我来接你来了。”


“Bright,”Arthit一接起电话就憋不住了,哽咽道,“那狼崽子真特么养不熟。”


“啥?谁?Kongphop?”


Arthit没有意识到电话那头的人并看不到他,点了点头,那边听着他抽鼻涕的声音就开始破口大骂,“我说你能不能长点脑子?就他那样还叫养不熟?!从我们给他打了电话开始,给我报备找着人的也是他,给我方位地址的也是他,把术后注意事项马上查了发过来的还是他,比医生都要敬业了你说他养不熟?我呸!”


擦了擦鼻子Arthit说,“他给我说分手了。”


Bright气的七窍生烟,翻了个白眼丢了电话连连摆手道,“卧槽这我不行了我想去打他,这特么才不是我大当家,Not换你上。”那头马上换了人,一听道他声音就会感到安心的Not叹着气问他,“你自己数数你给他说过几次分手,他就提这么一次你就难过成这样,你知道以前的他什么心情了吧?”


“所以他才受不了我自己提了啊!”


Not也快受不了大当家犯蠢时的无情无义无理取闹了,“他怎么舍得?我知道你和他在一起之后一直没有安全感,可是他并不是完美的,他也会有生气难过的时候。你好好想想他为什么会生气?你先服个软又能怎么样?”


 


 


听了好友的安慰,Arthit觉得有些丢脸地揉了揉眼睛挂了电话,觉得自己就是嘴贱,明明服个软认个错就能解决的事情自己非得怼回去心里才舒服。他抽了抽鼻子想要去找Kongphop,旁边一个穿着大二校服的高个男孩子笑眯眯走了过来,“学弟,有什么难过的事吗?”


学弟?呵呵你一脸。Arthit看都没看他一眼,“滚开。”


“嗷,长得白白嫩嫩的,怎么这么凶啊。”那孩子嬉皮笑脸道,“我陪陪你吧?”说着手就搭上了Arthit的肩。Arthit一声冷笑,舌头不爽地顶着脸颊翻了个白眼,左右歪了歪脑袋活动了下筋骨就想把他一拳撂倒的时候那人的手就被扯开了。Kongphop面无表情地站在他们身后,说了半分钟前和自家学长一模一样的一句话,“滚开。”


“P’Kongphop?”那小学弟吓得连忙抽回了手规规矩矩背在身后。


Arthit转头瞪着他,一个白眼翻过去道,“你又干嘛!我自己不会处理吗!分手了那就别管我!”那人吸了口气侧过脸来,忍着怒气说:“你连自己的身体都处理不好还想处理什么?” 旁边的学弟弟胆战心惊地听着这段似乎发现了什么的对话,眼睛都不知道往哪放。


“你还站在这是真想找打?”Kongphop一个回头,没有温度的眼神吓得学弟扭头就跑,边跑边在内心吐槽,王子?王子我妈了个鸡!!


 


Arthit正想反驳回去就想到Not说的话,别怼!忍着!他憋了口气,深深呼出来,默念三遍世界如此美妙我却如此浮躁,别别扭扭看向Kongphop的眼睛,清了清嗓子道,“那你,送我回医院吧。”


这是终于肯服软了?Kongphop挑了挑眉,装作没听见“恩?”了一声。


对面的人双手插到裤子口袋里,踢了踢地上的石子儿,“我不该还没痊愈就跑出来,不管怎么样身体最重要。” Kongphop露出了点笑容,弯下腰从下往上望着那人藏在埋着的脸上躲闪的眼睛,“知道错了?为什么错了?”


Arthit见他又开始死皮赖脸,不耐烦分分钟就上脸,“我刚才不都说了吗!”


“因为你的身体属于我,知道了吧。”Kongphop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颊。


“你不是要分手吗!”


Kongphop终于笑了开来,“那你之前说的不在牙疼的时候让你喝粉红冻奶就分手,不在大晚上给你买焦糖布丁就分手,让你头发必须吹干才睡觉就分手,”Kongphop上前一步,侧着脸在他耳边轻声道,“不戴套直接进去就分手,一晚上做了三次以上就分手,掰开你的手让你叫出声来就分手,从正面干你还要开灯就分手......这些我又怎么算呢?”


耳根通红的人一把将他推开,“那是,是我对不起你好了!”


这还是他们交往三年以来第一次Arthit先道歉,虽然别扭又笨拙,还是被自己吓哭了一次才让肯认的错。Kongphop看着他发红的眼睛心疼的不行,“知道了,现在快回医院去。”


“你以后不准对我生气!”


“那可不一定,要是你又无理取闹不听话怎么办?”


“那也不准说分手!”


“好好好。”


 


“......今天有多少学妹给你表白?”


“也就六七个吧。”


“0062!”


“在!”


“告诉他们你有主了。”


“好好好。”


Arthit停下脚步,扯过小狼崽的领带在他耳朵上咬了一口,“毕业快乐。”


 


 


虽然Kongphop并不是王子,但他却有一个不听话、不服软、口是心非折磨得他心塞心疼却又爱的不行的小王子。


 


 



 


PS:


表白伴娘团全员hhh


KA圈的狗友们真好啊!浏览量还不到我以前写的文的一半,热度却有两倍,太耿直了啊!说点赞就点赞说评论就评论说关注就就关注说推荐就推荐!


以前十多万浏览看也没几个评论的动力和现在根本没法比,这样还不产粮的我怎么对得起你们!笔芯!


我这样三分钟热度的人必须得趁热打铁写的同时被评论脑洞和点梗滋润着不然以后就全成坑了【



评论

热度(1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