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恋爱三十题 16-19(Sometime When We Touch) ME

老常:

16 晨起仪式




开玩笑!爱德华多是那种三言两语就会原谅别人的人吗!




当然不!




马克先醒了过来,他昨晚睡得很好,很沉,梦里有温暖的体温和好闻的味道,而且睁开眼一抬头就能看到爱德华多的睡颜,种种迹像表明今天会是平常的一天。




“……才怪。”马克脑子里迅速的掠过昨天晚上他借酒装疯的片段,最后爱德华多好像也没同意原谅他,更不用说回到他身边。别抠字眼成吗,他不回FB也无所谓,回来就成,让他能想见的时候见一眼,想说话的时候就能说上话,想……




“马克?你醒了就下去好吗,我的腰都快断了。”爱德华多半眯缝着眼,双唇开合粘粘糯糯的说到。




充满歧义的话,暧昧的环境,相拥的肢体,以上三点促成了马克屁滚尿流的从爱德华多身上爬下来,踉踉跄跄跑去洗手间的原因,一是腿麻了,二是大家都懂的。




爱德华多活动了下僵硬的腰背,该死的不能相信的克里斯,害他坐在沙发上等了一整夜。没睡够的爱德华多才不没在意马克刚的动作,他只想爬回床上继续补眠。




马克迅速的脱掉衣服然后用冷水浇熄自己的热情,听说这样的事情做多了会导致不举。但你要让他在爱德华多所在的房间来一发,他办不到,他还有话跟华多说,他还没听到回答,总是有比解决情欲更重要的事。




当马克打着喷嚏从洗手间出来后,沙发上已经没了爱德华多的身影,这让他小小的惊恐了下,怕自己是不是在洗手间里耽搁的时间太长又让人跑掉了。最后在卧室的床上发现鼓起的被窝时,马克已经有点腿软。不甘愿的走近床边原想发泄下自己的怒火,通过嘴炮的方式,不然后还能有啥,想歪的跪键盘去。




但,谁会在看到爱德华多的睡颜后还有力气嘴炮的。马克觉得自己在床边坐下,一手撑着自己的脑袋默默的看着华多的睡着的样子简直娘炮极了,他不过是没见他的好友太久太久,才不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




当然不是因为华多好看,华多好看是人尽皆知的事。但马克自从创办了FB后见过太多比华多还好看的人,但他们是他们,华多是华多,他们吸引不了马克的注意力,华多能,虽然在之后马克才明白,华多不需要做额外的事来吸引他的注意力,虽然中间他是分心了,但那只是创业初期,任何人在创业初期都会有点走火入魔的。




但面对华多,会让我鬼迷心窍。




虔诚的在华多的眼皮子上落下一个吻,马克祈祷着。




17 搂抱




达斯汀拼命的用眼神问爱德华多为什么马克会跟他在一块!




问得眼皮子都快抽筋了。




爱德华多抱歉的冲达斯汀笑笑,然后转而皱着眉头对克里斯说我等了一整夜!




“你还有精力等我一整夜?”克里斯说着眼神直往马克脸上和爱德华多腰部看,不怪他,爱德还揉着腰呢。




“是没精力,等着等着就睡着了。”爱德华多也只是口头抱怨下,他对朋友的容忍度向来很宽。打趣的调侃昨天晚上克里斯是不是只顾着跟男友亲热后,爱德华多就转而关心起达斯汀,你的眼睛怎么抽抽了?




“别跟我装傻!”这是克里斯对马克,也是达斯汀对爱德华多的问话。




“他怎么会跟你一块来,你们和好了?”达斯汀这是愉快的。




“你竟然跟他一块来,和好了?”克里斯心想情侣吵架滚个床单就能和好,古人诚我不欺。




“不。”这是爱德华多和马克一样的回答。




于是气氛陷入了尴尬中,克里斯已经在跟古人道歉了。




“不过我愿意试试。”爱德华多勾起了嘴角,也终于肯正眼看着从他一睁眼就一直跟着他,不管说什么做什么都跟着他的马克。虽然睁眼那一刻看到马克一眨不眨的看着你是件挺惊悚的事。




达斯汀做出一副感动的样子,双手在胸口合十喃喃的说着爱德你真是天使,然后隔着桌子也非得探身给了爱德华多一个拥抱。




马克终于忍无可忍的拉开达斯汀说要抱也是我抱!




在得到原谅的可能性后就放肆起来了呢马克。





18 一起做某事 




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结束。爱德华多也远不能就这么回新加坡去。他们已经被记者拍到一块用餐,这会被质疑FB是否有什么大的举措,要不你看啊,前任都回来了!




注意用词克里斯。




已经培养一堆手下的克里斯觉得这都不是事儿,刚好给底下的人一点磨练,想当年老子一个人过五关斩六将从离婚那会‘一个人!’熬过来的呢。




再次警告,注意用词克里斯。




“所以简单的出席个产品应用会,然后在记者采访时就说你们冰释前嫌了。”




“我们本来就没什么。”没皮没脸的马克说到,他现在精神焕发,只是不变的敲着电脑,只是每隔半小时就跟定了闹钟一样要抬起头看下爱德华多是不是还坐在他的临时办公室里。




那办公室就在马克办公室边上,全透明的,当然。




爱德华多也有事物要处理,他又不是就靠着诉讼赔偿过活的人。




这是他们之间小小的争吵,在马克要爱德华多待在这里别回新加坡的时候。不过马克很快妥协,快得不像他,惊掉了达斯汀的鲑鱼模型。




“如果你打算原谅他就别再提诉讼的事了,这不像你爱德。”克里斯递过杯咖啡,虽然没表现出来,但有一阵子马克的愧疚感快把全公司的人都淹没了。




“为什么不?你就没动过欺负马克的念头?”爱德华多夸张的瞪大的双眼,一脸无辜的问到。




“好吧,算我一份!”




这么毫不犹豫的出卖CEO这样好吗克里斯。



19 正装




克里斯还是在马克的施压下给俩人找了不少事‘一块做’,连慈善晚会都搬出来了。




“你确定吗马克?正装出席,不是简易式西装就行了哟。”




“有什么问题,不就三件套,需要我打温莎结吗?!”




“天啊,马克你知道什么叫温莎结?!”回答达斯汀的是一支圆珠笔,谁让马克为了能跟爱德华多每顿饭都尽量一块吃,红牛都不知道多久没出现了,何况是空罐子。




“你为什么总在这里晃,没事做吗!”马克怒到。




“有,但显然你这里的事比工作重要多了,而且爱德需要我。”达斯汀振振有词的说到。




“不,他才不需要你,出去。”马克发动杀人射线。




“那换我需要爱德,教我打温莎结好吗,这么高级的东西。”达斯汀就喜欢腻在这里,大家都在一块,像回到了过去的学生时代,马克可别想赶走他。




“你确定?”在得到点头后,爱德把自己的领带解开绕在达斯汀的脖子上,两手各抓着两端,两个人都坐在沙发上,看上去就像……




“你们在干嘛?!”刚进门的克里斯一脸的惨不忍睹。




“打领带?”达斯汀说到,一脸的状况外。




没等克里斯说些什么,马克发话了,把那个蠢货带出去,接下来的时间克里斯你负责教会他打会所有领带的方法,不成功就别出现在我眼前。




眼睁睁的看着达斯汀被克里斯拖走,爱德华多耸耸肩,刚想把领带绕回自己的脖子上时,马克坐在了刚达斯汀坐过的位置。




“?”




“教我。”




“这是个玩笑?”




“不。”




“你刚还骂达斯汀是蠢货。”爱德华多乐了,不过马克正瞪着他呢,眼光说不上太友好。




“好吧,好吧。”爱德华多照着刚的样子把领带绕在马克的脖子上,非常尽责的演示了一遍。




“学会了吗马……克?”爱德华多抬起双眼撞进的是一片澄蓝中,这片澄蓝里只有自己傻乎乎瞪大眼睛的样子。




并排坐在外头办公桌上旧日同窗俩好友毫无愧疚的看着办公室里面上演的爱情戏码。




“我刚说了爱情两个字。”达斯汀往嘴里塞着爆米花。




“恭喜你开窍了。”克里斯示意达斯汀分点。




“天啊……啊……啊……马克和爱德?什么时候的事?!”达斯汀一脸呆滞的看着克里斯,然后在对方鄙视的眼神中顿悟。




“所以真的是离婚官司?!”




“虽然我讨厌这个比喻,但,真的是。”




“马克该给我奖金,为我长期以来一直做神助攻的事。”达斯汀懊恼的说到。




“呵呵。”克里斯一把抢过爆米花。





评论

热度(52)

  1. 侑kill老常 转载了此文字
  2. Y樱桃大肘子Y老常 转载了此文字
  3. 御手洗灵异老常 转载了此文字
  4. 可乐术老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