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死鬼CP】一剑钟情

兔子与停机坪:


剑X帽子


万物皆有灵。
万物都想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比如他,比如它。
比如插在鬼怪胸口那把英俊潇洒的大宝剑,无法自拔地爱上了地狱使者头上那顶黑漆漆的工作专用帽。

1.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剑的主人步履匆匆地从地狱使者的工作室门口经过。
那天下午他们有许多安排,读书、散步、逛逛超市、喂喂鸽子。
他们把生活布置得井井有条,没什么多余的时间可以浪费。
然后鬼怪一个趔趄,被身体里什么东西硬生生拽在原地无法动弹。

“你干什么!”
鬼怪对胸口的剑怒目而视。
而那把奋勇杀敌浴血无数的剑,在地狱使者探寻的目光中羞红了脸。

墙壁那端的地狱使者看不见自己身体里如脱缰野马般蠢蠢欲动的剑,这多少为鬼怪增加了一丝安慰。
“我会铭记今天的一切,包括正午阳光洒在身上的温度。”剑十分激烈地颤抖着。
“拜托你能不能不要抖了,没发现我说出口的话都带着头腔共鸣了吗。”

你是否曾被这样一种情感支配。
不知所起,不知所终。
热烈又年轻地滋长在四肢百骸,仿佛重获新生。
人们通常管它叫什么来着。
哦。
是初恋。

对于此,向来尖酸刻薄的鬼怪先生只点评了四个字。
俗不可耐。

2.
天知道那把剑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才让八杆子打不到一块的地狱使者入住了自己家房子。
鬼怪扼腕叹息。这年头,剑才是大爷。

作为亲密的合作伙伴,鬼怪开始为自己的剑创造各种机会。
他跟地狱使者在门廊偶遇:“出门啊,戴帽子吗。”
地狱使者目不斜视地经过他。
他跟地狱使者在餐厅进食:“吃饭啊,戴帽子吧。”
地狱使者再次目不斜视地经过他。
他跟地狱使者在沙发上并排坐着聊天:“看电视剧啊,你帽子要干洗吗我给你送去。”
地狱使者第三次目不斜视地经过他。

忍辱负重的鬼怪想要跟地狱使者打一架。
可胸口的剑突然散发出阳春三月的温暖,愉快地转着圈把自己往房间里拽。

虽然鬼怪觉得地狱使者迷茫又忍俊不禁的表情有些可爱。
但他还是坚持认为对方的审美俗不可耐。

3.
鬼怪意外地与鬼怪新娘相遇了。
而胸口的剑表达出了前所未有的不满。

它把自己变成黑幽幽的颜色,试图用裸露在外的剑身击打鬼怪的后脑勺。

它说:“我不喜欢她领子上红白格子的蝴蝶结。”
鬼怪轻笑一声,挑眉看它:“是吗?那你喜欢什么?”
剑害羞地缩了缩剑柄,消散在空气中。

明知故问。

4.
鬼怪新娘最终未能拔出鬼怪胸口的剑。
鬼怪新娘跟剑吵了起来。

“你别跑,让我把你拔出来!”
“我不!拿开你的手!”
“你再跑!”
“我就跑!”
“你站住,我不信拔不出来!”
“不信也得信,就是拔不出来!”

鬼怪站在雪地里仰望星空,听了一整夜毫无疑义的争吵。
然后他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算了,不拔剑了。

“那现在我们去哪里呀?”鬼怪新娘兴致勃勃地戳鬼怪胸口那把怒气冲冲的剑。
剑身笼罩着蓝色的光芒,一闪一闪。
鬼怪无可奈何地低头看它。
“去哪里呀?”

当然是回家啦。
回家谈恋爱。
剑在空气中挽了个漂亮的剑花,喜滋滋地看着鬼怪被雪水溅了一身。

5.
剑可以为鬼怪出生入死,反过来也一样。
鬼怪决定身先士卒,打入敌军内部。他们制定的作战方案万无一失,直击要害。

“你在干什么,预备偷我帽子的鬼怪。”

报告。
作战失败。

6.
鬼怪的剑最终还是得到了地狱使者的帽子。
因为鬼怪跟地狱使者谈起了恋爱。

鬼怪把地狱使者的帽子扔给胸口的剑,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我出卖色相可都是为了你。”
我信你个大头鬼。

剑捧着那顶黑漆漆的帽子,旋转跳跃。
“我感受到了心绞痛。”
鬼怪痛苦地捂住心口。

它第一次离那顶帽子如此之近。
它小心翼翼地斟酌再三,决定开始九百多年以来的第一次搭讪。
要知道第一印象很重要,它可不会像那只胆小的鬼怪,给自己做了一个礼拜的心理建设,跑去灌了三罐啤酒,在大白天拉着地狱使者的手念叨着“今晚的月色真美”,然后呼呼大睡,不敢表白。

也就只有对方觉得大白天的月色不错了好吗。

7.
是帽子先开的口。
它说,你真好看。

剑愣了两秒。
好巧,我也这么觉得。
它说。

END.

评论

热度(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