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Love Undercover part 5 #thilbo# 10.2

众神的晚宴:

新扎师妹au


By HijikataPonyo


注:此文是多数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的香港爱情,警匪,爱情警匪片老梗集合,


所有的梗都属于韦家辉,杜琪峰,刘伟强等一干优秀香港电影导演。


乱七八糟的au不喜点叉,所有tag已打再喷就咬


这是中土警匪斗争史上关键性的一刻!


多年后,高级督察甘道夫在自己的自传《抽烟,喝酒,烫头-一个好警察》中这样回忆:


“**那一刻,我想了很多,我想当机立断把索林都灵抓起来,但我看见他身边的保镖口袋鼓鼓的可能是枪。我想抱着娃娃指挥他们所有人跳窗,但是林迪尔家住三楼跳下去不死也去半条命。我想过奔向厨房扛起食用油把屋子烧了和他们同归于尽但是舍不得那一房间的天线宝宝周边,我想过我叫的披萨,双重海鲜芝士平时都不舍得买这一次难得要了发票可以报销在预算里面,我想了很多,我想了很多很多,我看着索林穿的丑爆了的T恤想了很多很多很多。在这巨大的压力之下我的大脑已经开始不受控制,于是我机智地决定先下手为强.....**


**


**“**请问....你找谁?”我说**。


**


**“**我找比尔博。”他回答**。


**


****这真是出乎我意料!他居然就这样流利地说了出来!难道他看穿了我,难道他已经知道比尔博是卧底!难道他这就要把比尔博拉出去按在楼道里用枪爆头!不不不不不!比尔博,这是你的宿命,走好吧,探员,我会给你一枚英勇勋章。


我回过头,满含深情地向即将赴死的比尔博道别**。“


**


”是找你的啊,宝宝。“


宝你妹啊。


比尔博看了一眼甘道夫,又把目光转向林迪尔,透出些许求助的意味。林迪尔抬起头,推了一下他,“你去看看嘛,是不是找你的啊,宝宝?”


宝,你,妹,啊。


比尔博把目光转向莱格拉斯,绿叶学员装模作样地开始研究马克杯上的瑕疵,比尔博又看向陶瑞尔,红发学姐专心致志地数着自己发尾的分叉。


比尔博的嘴唇不受控制地扭曲了,他走向甘道夫,热情地挽住他的手,说:“是找我的啊,爸爸。”


然后他牵起索林的手,紧紧握住,“我可以请我朋友进来坐一下吗?”


甘道夫一脸震惊,又瞬间换上笑容,“你家里在装修,你朋友会介意吧。”


比尔博看着索林,笑了一下。索林飞快地说:“我不介意的。”


“他说不介意的。”比尔博双眼亮晶晶,盯着甘道夫,“就让人家进来嘛。”


“就让人家进来嘛,爸,”林迪尔对甘道夫说,“你看他们都在外面站了那么久了,都是比尔博的朋友,进来喝杯茶也好啊。”


“你不是也叫了外卖吗?”比尔博加上一句,“正好大家一起吃啊。”


“我….我….”在他想好要说什么之前,比尔博已经拉着索林进了屋子。高级督察只好在巴金斯学员犯下大错之前一步赶上,亲切地开始向监视对象介绍屋子里的人。


“我是比尔博的爸爸,这个是我儿子,比尔博的哥哥。”甘道夫指着林迪尔说,”剩下这两位嘛….“


“我们见过的,”陶瑞尔把手插进口袋,“那天在餐厅,我们是比尔博的同事,今天过来帮他装修。”


“的确见过,”索林身后的保镖盯着莱格拉斯突然说了一句,“印象深刻......”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甘道夫轻咳一声,“宝宝啊,不给爸爸介绍一下你的朋友吗?”


比尔博看了一眼索林,索林笑了一下,比尔博点点头,说:“这是索林,我们在餐厅认识的。”


甘道夫伸出手,“嗯,请问贵姓?”


“都灵,索林 都灵。”索林握着甘道夫的手,说:“我家里做一点生意,那天去餐厅谈生意,刚好认识的比尔博。“然后他看着甘道夫怀中的天线宝宝玩偶,“这个是.....”


“哦,比尔博今天装修嘛,大喜事,这是我给他买的礼物。”甘道夫猛地将玩偶塞进比尔博怀里,温柔地说:“宝宝啊,你平时不是最喜欢天线宝宝吗,爸爸今天把这个玩偶送给你,祝你....嗯乔迁大喜!”


“乔迁?”索林的保镖问:“不是说装修吗?”


“你就算了吧,爸爸,祝福用词从来就说不对,”林迪尔走过来,把玩偶从比尔博怀里小心地拿起来,轻声说:“小心点,这是限量版。”


“我爸爸的意思是,”林迪尔看了一眼索林的保镖,把目光转向比尔博,完全以一个大哥的语气说:“宝宝啊,我和爸爸已经讨论过了,你工作稳定,有自己的房子,年纪刚好,也没有以各种理由压迫你的变态上司,”说到这儿林迪尔抬头瞄了甘道夫一眼,“我们就想你什么时候谈个恋爱,甜甜蜜蜜,结婚,到人家家里去住,那就最棒了。”


“对对对,最棒了嘛。”莱格拉斯插嘴,“那就是乔迁之喜嘛。”


“这难道不是逼婚吗?”陶瑞尔提出异议,“比尔博还小,你们这么急干什么?”


“不小了不小了,”莱格拉斯一把拉住索林,说:“这位先生,你倒算什么时候把比尔博娶回家?”


比尔博看了一眼,索林低着头,脸有点红,不知道在想什么。趁着甘道夫一等人正在为比尔博是否到了适婚年龄这个问题争辩,林迪尔把比尔博拉到卧室里,瞬间换了一副口气。


“比尔博学员,我把天线宝宝藏宝室托付给你,“林迪尔走进储藏室,把玩偶放回原位,“这是很不得已的。”


然后他看着比尔博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但是为了正义,为了工作,我不得不这么做。我算是把自己一半的生命托付给你了,比尔博,你能好好保护他们吗?“


警官眼中隐隐泛出泪光,比尔博点点头,扶住他的肩膀,深情地说:“放心吧,学长,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他们。“


林迪尔看着卧室通向客厅的门,深吸一口气,“按照我的导师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体验派表演方式,出了这扇门,我就变成了你的哥哥,你就是这份珍贵财富的拥有者了。我应该明白的,在我踏上研究卧底表演方式道路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应该知道,未来总会有这么一个节点等着我,带给我难以想象的兴奋和心痛。我今天在这里把这我奋斗了十几年得来的至高无上的荣誉赋予你,你接受了,就要好好珍惜!”


“我会好好珍惜的,学长!”


林迪尔擦擦眼泪,望着窗外,夕阳落下,地平线上烧着火一般的晚霞, 他的胸膛起伏着,额头渗出汗珠。


“我们现在要做的,不仅仅是为了石竹和丁香,也不是去寻找蜜糖,需要用我们的手,去冲刺,去放火,看这险恶的世道是否敢,与这坚定的四只手和四只眼挑战!”(1)


走出卧室门的时候比尔博感觉自己光华万丈。索林已经坐在了沙发上,甘道夫拉着他的手慢条斯理地说着什么。莱格拉斯和陶瑞尔在一旁时不时添油加醋。看见这番情景,林迪尔亲热地拍了拍自己弟弟的肩膀。


“宝宝啊,这样看来你的终身大事很快就能定下来了。“


比尔博冲上前,把甘道夫拉起来,说:“爸,你不是要出去吃饭吗?”


“啊?”


“就是你,你,你,还有你,”比尔博伸出手,点了房间里四个结婚后援团队成员,“不是约好了要去吃火锅吗,都快到预约时间了。”


“这…..我的外卖….”甘道夫看了看索林,面露难色。林迪尔上前一步,俯下身子,在甘道夫以所有人都能听见的音量说:“爸,我们要给年轻人独处的时间。”


“哦哦哦哦哦,”甘道夫恍然大悟,转头对索林说,“哎呀不好意思啊,我迟钝了,迟钝了。”


“我不是…”比尔博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林迪尔伸出手,一边把其他人推出大门,一边对比尔博扎眼:“哥哥知道的,不用解释。”索林的保镖混在人潮中伸出一只手想要挣脱,被莱格拉斯一把拉住,关上了门。


比尔博叹了口气,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索林,索林耸耸肩,揉着手讪讪地笑。


比尔博看着他,歪歪头,“你平时都穿这么丑的T恤吗?”


“啥?”


甘道夫的外卖过了一会儿就到了,海鲜双峰芝士重披萨,比尔博下楼买了四瓶可乐,切了点蔬果做了一些沙拉,拉着索林坐在餐桌上吃起来。


“如果能买到我今天看中的那个咖啡桌的话,”比尔博嚼着一大块披萨,腮帮子滚囊囊地说,“就能坐在地毯上看比赛吃披萨了,那个桌子啊,高度刚好,角度也不错,而且颜色也和沙发配,平时铺一块垫子就能直接放杯子了。”


索林抽出一块纸巾,帮比尔博擦掉嘴角的芝士丝,比尔博愣了一下,眨眨眼继续说:“不过现在也没办法啦,不如自己去按照那个尺寸做一个差不多的好了,漆也可以自己买,刷一刷晾一下就好......我做的沙拉好吃吗?”


“好吃,”索林点点头,用纸巾温柔地擦着比尔博的嘴角,“你做的都好吃。”


“那是我做的沙拉好吃还是意面好吃?”比尔博问。


“这个......”


“你果然不会说多少俏皮话。”比尔博瘪瘪嘴,“这件T恤是你自己买的吗?”


“其实我没有几T恤,”索林笑了笑,“这是我侄子给我挑的。”


“哦~”


“我觉得还不错。”


“你侄子?”比尔博喝了一口可乐,“就是上次接到我电话的那个人吗?”


索林点点头,看着比尔博的眼睛问:“你喜欢这件t恤吗?”


比尔博看着索林胸前硕大的霸气虎头....


一个喷嚏打了出去。


“对不起啊,”比尔博站在浴室门外,敲了敲门,“你先简单清洗一下,我从衣橱里找一件给你吧。”


他走回卧室,拉开衣橱,翻出一件之前买大了的烟斗图案的灰色t恤。他回过头时,索林刚好走进来,正在用比尔博之前给他的毛巾擦头发,裸着上身。


“嗯?“他朝比尔博耸了耸眉毛,有意无意地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腹肌/


比尔博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把手上的t恤递给他,“这是我之前买的,图案很好看,就是大了。”


索林把衣服穿上,比尔博帮他整理好,“还不错嘛,”他看着穿衣镜里的样子,“这件衣服就送给你了。你那件虎头就放在我家里洗一洗吧。”


“好啊。”索林点点头,“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说啊。”


“你之前说你不喜欢自己的亲戚,是不是因为,”索林低下头,把手撑在墙壁上,比尔博才发现自己被他用身体半裹了起来,“是不是因为他们叫你宝宝?”


“嗯….”比尔博点点头,“我觉得这个称呼的确很亲密,但是这无所谓,他们是我的家人,我不喜欢他们是因为他们总是把我当小孩子看。”


“那么,”索林看着比尔博的眼睛,“我可以也叫你‘宝宝’吗?”


注[1]和她在一起 by聂鲁达


TBC



评论

热度(45)

  1. 侑kill众神的晚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