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昊健/AU】窃读记 (一发完)

山居秋:

又名:我们斧头帮吃枣药丸


*RPS预警


*勿转出,勿上升真人


*献给村里的阿土、阿里和小张


*从配角取名可见作者多么不适合写甜文




-----------------------------------------




01 


作为一个正儿八经的黑道太子爷,刘昊然人生的前二十年意外太多。


 


比如受他那地头蛇老爹的影响,他打小就想在自个儿胳膊上纹一匹狼。小学五年级的某天,他前脚翘课到达纹身店,他老子后脚就带着一帮兄弟把那条街围堵了。


 


“不准叫疼不准洗,你想好了?”他老爹一屁股坐在他身旁的座位上。


 


十岁的刘昊然看了看老刘胳膊上那只威风凛凛的孤狼,点了点头,“我不会后悔的。”


 


事实证明,理想跟现实总是有偏差的。或许是纹身师太紧张了,或许是他事前讲得不够明白,总之当他看到纹好的图案时,没忍住哇得一声哭了出来。说好的野狼,怎么就成了一只柴犬了呢?刘昊然成年后也没能想明白。


 


他老子倒是遵守契约精神付了钱,也不管吼着“我不纹了”的亲儿子如何挣扎,把人拎起来扛背上就走了。


 


男人要为自己所做的每一个决定负责。这是黑道太子爷极为羞耻的人生第一课。


 


再比如初中毕业那年,同龄的社会小青年们已经可以在红灯区穿梭自如,唯独他这位得天独厚的太子爷还清白得像朵小白莲。他老爹在帮里聚会的时候当着众人的面夸他,说他不贪女色,将来要成大器。


 


刘昊然当时正好一杯酒下肚,热气有点上头,顶着话头就回了一句,“老刘你错了,我好男色。”


 


那是斧头帮历史上最为寂静的一刻。多年之后甲乙丙三人还能想起当时被那场盛大的出柜支配的恐惧。


 


但毕竟太子爷只有一个,老爷子也不是什么食古不化的人,这事儿就这么搁置了下来。这还不算完,真正糟心的是那之后几年刘昊然都没有跟什么人交往过。眼见着他越来越大,老头子不免担忧了起来,照他儿子这么喜欢给他惊喜的个性,他担心他迟早会出家。


 


 


02


阿甲觉得他的大哥刘昊然死了,就在七天前。这件事他要负一半责任。


 


如果前一晚他没有去酒吧,他就不会耽误第二天的收租;他不耽误收租,他大哥就不会亲自带着人马杀到老街;不到老街,就不会进那家新开的书店,也就不会被某个西洋神一击爆头。


 


他后来哭着跟阿乙描述了一下当时的惨状。阿乙听完后翻出个死鱼眼,“你说的那个西洋神...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本名叫丘比特吧...”


 


阿甲吸了吸鼻涕,“是是是!”


 


“丘比特是往人心上射箭的,跟爆头有半点关系吗?”


 


“不!”阿甲抽噎了一下,“人小老板就一声‘先生您好’咱老大就挪不动步了,在我看来这跟被爆头没什么区别!”他说完抱着阿乙的大腿开始哭号:“阿乙!咱们帮派要完了哇...”


 


阿乙觉得阿甲这个反应太小题大作了。


 


半个月后,他心如止水地出现在某青春畅销小说家的签售会首排,脸上是黑超都挡不住的冷漠。在一群中小学生诧异而鄙视的眼光中,他由衷体会到了阿甲当时的感受。


 


他知道老爷子担心的事情永远不会出现了。因为他们那个过去二十年一直用鼻孔看人,走路带风的大哥一发不可收拾地坠入了情网。


 


 


03


刘昊然相信一见钟情,当然,这四个字在他看到小董老板之前他是不信的。


 


过去二十年的单身生涯,让他对这突如其来的动心无所适从。在这个复杂的社会像他这么纯情的大佬不多了,所以为了追到喜欢的人,恋爱经验为零的刘昊然决定向废柴小弟甲乙丙取经。


 


阿甲说,当务之急是刷存在感。在刘昊然第十八次无所作为地从书店里出来时,阿甲实在忍不住了,“老大!搭讪你懂吗!你不说话就光在那儿进进出出,你是要跟感应器谈恋爱吗?”刘昊然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然后赏了他一个爆栗。


 


第十九次进门,董子健终于不能再装作看不到他了,“先生您好,请问您有什么需要的?”


“我想借书。”有借有还,这就给下次见面创造了契机。刘昊然觉得自己真是个谈恋爱的天才,“你能给我推荐几本吗?”


 


“请问您平时主要看哪方面的书?”


 


这句话把刘昊然问懵了,他们家根本不存在书架这种东西。沙发底下倒是有不少花花公子,可他从来没翻过。简而言之,他压根儿就不看书。


 


“就那些!”他指着董子健身旁摞着的一沓书。那是一位即将临盆的产妇打电话要的书,母婴类的,董子健刚刚就在整理那个。机智如董老板不假思索地捡起了旁边的一张荐书小卡片,“你是说这些?”


 


刘昊然一瞅,全是哲学类,“对!就这些!”


 


隔着玻璃在外面暗中观察的阿甲忍不住想给店里的两人鼓个掌。这个转折真是一点也不尴尬,中戏需要这样的人才。


 


 


04


如此,刘昊然开始在“哲学系”就读了。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在这方面也颇具天分,马克思简直就是他跨越时空的知音。


 


开始他只是说借回家看,但小董老板人好,说大部头不好随身携带,让他有时间就来店里坐着看。这可真是个巨大的进步!刘昊然看看手里的书,再看看那边也在认真看书的小董老板,觉得世界美好得不像话。但他想要的还远远不止这些。


 


阿乙说,接下来要投其所好。于是刘昊然趁着董子健休息赶忙与他交心,问他现在的生活有没有什么顾虑。


 


小董老板说,其他都挺好的,但你也看到了现在的人不大喜欢读书,我总不能逼着人进我店里来买书看书啊。他笑得有点无奈。


 


刘昊然想,你是不能逼着人来,但我能啊。


 


远在千里之外的某个场子救火的阿甲,在收拾战斗残局的时候接到了自家老大的电话。他沉默着接受指令,挂上电话转身就踹了地上的倒霉蛋一脚。阿乙走过来,问他怎么了,得知真相后,也跟着踹了那倒霉蛋一脚。随后,阿丙也过来了,倒霉蛋缩着身子,迎来了第三脚。


 


没有什么比跟错了老大更让人心寒的了,甲乙丙三人蹲在路口时如是想。他们老大投其所好的方式实在是太让人头大了,他竟然让他们仨儿在路口堵人进书店。


 


“小兄弟,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快去前面的书店买本书看吧。”


 


“我不想看。”


 


“你不想看我就送你进医院!”


 


“... ...”


 


 


05


小董书店的生意突然好了起来。他开心地跟刘昊然说,你真是我的福星。刘昊然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心里甜滋滋的。不过他很快就甜不起来了,因为董子健实在是太忙了,忙到人瘦了一圈,也没时间跟他说话了。这可不是他想要的。


 


又是一个电话打过去。阿甲挂上电话,如释重负。再看看眼前这个每天按时上下班,结果因为买书倾家荡产的小白领,身为黑道的良心一痛,“今后不用再买了,你走吧。”


 


董子健店里的生意又淡下来了,不过他的收入倒是一点儿没少。


 


因为某位神秘的大主顾每周都会打电话订很多书,然后派人来搬走。这样的生活还不赖,但董子健有点不情愿。他跟刘昊然说,我的目的不是挣钱,我是想希望大家都能多读读书。刘昊然表示他懂,然后那边刚歇下来的阿甲又接到了指示。


 


“把我买的那些书都送出去,让他们收到书的人写读书笔记。”


 


“... ...”


 


 


阿甲觉得再这么下去,自己不日就将洗白身家,回归良民。上个周刚说再见的小白领此刻站在巷子口一脸挣扎,阿甲说你别怕,我就是来送本书。小白领战战兢兢地接过书,问他:“真没别的事儿?”


 


阿甲看着他如临大敌的模样,突然有点不忍心了,“那什么,要写读书笔记...”


 


小白领闻言把手上的书和公文包都丢到了地上,“你们还是送我进医院吧!”


 


“...”


 


 


06


最近刘昊然又有了新想法,他觉得他之所以不读书就是从学生时代不好好写作业开始的,所以他安排甲乙丙到小学门口盘查小学生作业完成情况。


 


跟小学生周旋真是把黑道的脸都丢白了。另一个帮派的老Q听说了这件事,打电话给阿甲,“哈哈哈你们老大真是个天才!”


 


被前两位兄弟坑了个惨的阿丙,终于鼓起勇气去找了刘昊然。他说,老大,是时候表明心迹了。


 


这下轮到刘昊然发愁了。经过长时间观察,他发现小董老板对他还是有一些情谊的。但是这情谊到底有多深,他心里极为忐忑。


 


“小董,我有话跟你说...”


 


“怎么啦?”


 


“其实我...”


 


“我知道!”董子健坐了过来,“其实你是黑道。”


 


刘昊然像坐上了过山车,刚下一个弯道,又蹿上高坡,“你怎么...”看出来的。


 


“虽然你的兄弟们穿得西装笔挺,但你第一次来的时候跟书里写得一模一样。大金链子小金表,花色衬衫身上套...”


 


“别说了...”刘昊然不禁扶额,“其实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我知道。”董子健又笑了,“其实你想说你喜欢我。”


 


刘昊然懵了,董子健这个态度算是从气势上把他K.O了,“你怎么知道!”


 


“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满脸都写着:我喜欢你。”他笑得眼睛都快看不见了,


 


刘昊然发现自己失策了,他低估了读书人的可怕。“那你这是...”


 


“我答应你了。”小董老板凑到了他面前。


 


好吧,读书人不仅可怕,还很可爱。刘昊然没忍住,凑过去亲了一下。这下闹得两个人脸都红了,小董老板楞了两秒,拉过他的脖子,回亲了他一下。叱咤风云如刘太子,在如此坦诚的爱里竟然......逃跑了。


 


刘昊然说得对,在这个复杂的社会里,像他这么纯情的大佬真的不多了。


 


 


07


虽然最后丢脸到落荒而逃,但刘昊然的终极目的好歹是达到了。


 


阿甲阿乙阿丙在得知事实真相后,有点儿心疼他们大哥了。三人蹲在路口抽着烟讨论现状——这是这段时间新养成的职业习惯。


 


“我怎么觉得老大以后日子不好过了...”


 


“我也觉得...”


 


“大嫂套路深啊...”


 


 


但事情的发展比他们想象得要精彩多了。


 


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在手下一干兄弟们的努力下,他们片区在全民阅读知识竞赛中拿了个第一名。政府经过走访调查,派人给他老子送了面锦旗。


 


老爷子人在家中坐,旗从天边来,闹了个莫名其妙,于是打电话把阿甲叫了回来。


 


“你们少爷最近在忙什么?”


 


“搞...读书促进会的事儿...”


 


“你们少爷最近在忙什么?”老爷子拐杖敲了敲地面。


 


“搞...对象...”


 


这下,老爷子坐不住了,他们家的铁树自由生长了二十年终于开了花。


 


“兔崽子!是骡子是马你给我带回来溜溜!”


 


刘昊然把电话拿得老远都挡不住老头儿的怒吼。认识了董子健之后,他觉得他老子说话真是太没有文化了。


 


“我们家老爷子想见你,你愿意去吗?你要不愿意,我就...”


 


“我愿意啊,咱俩这关系见家长不是早晚的事儿吗?”


 


刘昊然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为全人类牺牲的,不然这么个宝贝儿怎么偏让他捞着了,“好,我这周末就带你回家。”


 


见面的过程也没什么好说的,刘老爷子不愧是刘昊然的亲爹,身上二啦吧唧的一面到老都活得洋洋自得。董子健进门还没来得及说话,昔日地头蛇就哭丧着脸扑了过来,“委屈你了孩子,我没想到我们昊然还能有人要...”


 


刘昊然觉得他老子绝对是在报复他,是想把他少不经事给他丢的脸都在董子健面前丢回来。太幼稚了,他只好拉着董子健撇下老头儿上了楼。


 


08


“你到底想怎么样啊?”刘昊然把人安置好这才下来找他家老头儿算账。


 


“臭小子,既然人领回来了我就不计较了,但是有一点,”老头儿咳嗽了一下,有点神秘地拉过刘昊然,声音压得低低的“你...你要是底下那个...老子就把你第三条腿打断!”


 


刘老爷子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刘昊然的回答,他转头去瞧,吓得脸色都变了。他的儿子,那个昔日的混世魔王,竟然——脸红了!


 


“我知道了。”刘昊然面带愠色挣脱了他,三步并作两步地上了楼。刘老爷子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作为一个黑道大佬,看来是他的教育方针出问题了。


 


进门的时候,董子健正坐在书桌旁翻看一本书。受他影响,刘昊然的卧室里也算有了数量可观的书。刘昊然进门把门锁扣好,走到他身后的床上坐下,又把办公椅转过来好让他和自己面对面。书因为这突然的改变落到了地上,董子健想去捡,却被刘昊然拉着手拦了下来。


 


双手交握,挺凉的,董子健这才了解了他此刻的紧张。“你爸说什么?”


 


“他说你很好。”


 


“那你怎么还这么紧张啊。”董子健失笑,伸出一只手去摸他的耳朵。


 


“我记得你上次说,每个人都是一本书。”


 


“恩,我是这么说过。”


 


“我呢?”他偏头主动去碰董子健的手。


 


“你是画报。”


 


“...”读书人的浪漫让刘昊然禁不住鼻酸。


 


“那我这本书你读懂了吗?”董子健问着话凑近了一点。


 


“还没有,”刘昊然望着他的眼睛,他们鼻尖蹭在一起,“咱们去床上慢慢读,成吗?”


 


董子健没忍住笑了出来,刘昊然听到他说“成。”


 


------------------------------------


 


 【番外】


董子健刚搬过来的某天早晨从书里抬起头来,透过玻璃看到了马路对面的栏杆上坐着的年轻人。他像是在等什么人,满脸不耐烦地抬手揉乱了自己的头发。口中的烟雾被渡出来拥抱空气,他美得像幅画。


 


街道的风吹起他的一页衣角,董子健忽然觉得手里的大部头没那么意思了,他把书放回书架的时候出神地想,也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喜欢读书。


 


【END】






 



评论

热度(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