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吴冯】睡觉与起床。

冯德伦的酒窝好啊。:

送给良子。
同居合租梗。


小台灯开始在Daniel面前晃动。


白色的光照得他眼睛生疼,图纸上的纹路扭曲了起来。他的眼睛一闭一张,一闭一张,最后合上,眯了一会儿。眼前全都是强光照射出的黑色斑纹。


他发呆的时候房门“刺啦”一声打开,Nic望见他还退了一步,捂着眼睛问他哇你还不困啊,好晚了诶明天不是还有早课吗。


好困啊——他在Nic奔去厕所的时候这么接到。Nic模糊的含着睡意的声音伴随着水声冲出门口,那就快去睡啊。


Stephen早就睡了吧。


嗯,嗯。Daniel胡乱搭了几声,低头望望图纸又望望台灯,最终伸手把它关掉。睡意便在这时候涌上他的脑仁,将他的眼皮拉下来,几近摇晃地转身,打开房门。房间比外面暖和,所以他挑了下眉头,在黑暗中看了看缩在床上的小鬼。


月光很亮。


他慢慢蹭上床,溜到Stephen旁边搂住他的腰,将头放在他颈子。Daniel是清醒的,在听到Stephen一声一声的呼吸的时候。他抬头吻了他的头发,抬起手揪了三两。他挡住了照到Stephen的月光,他看不清Stephen的脸。


Stephen的身上很暖和。


他正打算这么沉沉睡去,却听哪人一声笑意,随即整个身子颤抖了起来。发丝一根一根在震颤。Stephen转了个方向,乱发散在他额前,他的酒窝应当很甜。


哇,骗人噢。


Daniel这么说一句。


然后他上前吻他酒窝,蹭得Stephen更痒。他笑着将手搭在Daniel的短发上。睡不着还不行噢,谁玩我头发的。你男朋友啊。Daniel毫不示弱地接了一句,咬了咬他的唇角才肯罢休。死痴线,你好幼稚噢。


好了,快睡啦,明天还有早课。Daniel捂住他的眼睛,右手十分私心地将他往自己这儿拉了一分。Stephen于是低头将脸藏在他颈子上,用力咬了咬他的颈窝。


痛诶。


睡觉啦。


好嘛。


Daniel嘀嘀咕咕道。


他深吸一口气然后放出,鼻息间全是Stephen的味道。他只觉时间过了很久很久,久到Stephen趴他怀里睡着,才又转头吻他额头。


他困得迷迷糊糊,闭上眼睛就能昏晕过去。他的舌尖尝到了甜头,今晚估计是好梦了。



起床。


起床了。


阳光在Daniel的一声一声催促下漏进了Stephen的眼睛,巧克力色的眼瞳被照得很暖和。Daniel的嘴里插着一根牙刷,含着白沫模模糊糊地抱怨道,喊你起床真麻烦。


Stephen的眼前还是模糊的,睡眼惺忪至此。有一口气闷在他胸口,喘不过来,抬头看Daniel地时候也不是好脸色。起床起床起床起床。他看他有再次合眼的趋势,念经似得念叨,还拍了拍他的脸。


然后Stephen推开了他的手。


这也不是一次两次,Stephen的起床气Daniel领教过多次。Stephen坐了起来,满头毛绒在夜晚的多次翻滚中变得杂乱,翘起的一簇得用水压下去。他噘着嘴巴嘟嘟嚷嚷,抬头看Daniel又一言不发。牙膏泡沫将Daniel的口腔壁泡得发酸,可他伸手揉揉Stephen的头发才跑回去漱口。Stephen困得摇晃。


他沉默着走进卫生间看着正在擦脸的Daniel,拍拍他指了指门。哈?Daniel未领会,皱着眉头盯他一会儿。空气就这么静止了一秒钟,他才听到Stephen无可奈何地开口。我要上厕所啦……


声音拉得又低又长,满是抱怨与撒娇味。


Daniel莫名其妙就被他甜到了,他踉跄一下,拖鞋啪嗒啪嗒响着。噢,噢好的。他被Stephen盯得有些发慌,举起双手又放下,慢慢踱出卫生间。土司的味道慢慢飘进了他的鼻腔,有一个厨师朋友就是好啊。


Nic——Edison的声音也在一片啪嗒声中兀自出现,嘭得一声倒了支架。……陈冠希我日你老母。Nic骂道,然后声音就散在了空气中。


Daniel的发呆在Stephen推门出来的时候才被打断,他的脸色好了很多。清醒了噢?他笑嘻嘻凑上去吻他。Stephen掐住他的下巴一脸嫌弃地推开。不要早安吻吗。吃早餐,你好幼稚噢。


噢谁昨天晚上装睡噢。


明明是你吵醒我的。


Stephen你和Daniel怎么还不出来在,房间里亲热吗??


给我闭嘴噢你们。


赶紧穿好衣服出去啦,今天有早课噢。Daniel把外套递给他。Stephen向上伸手时衬衫会往上卷,肚子会漏出这么一点点。Daniel眼光瞟他,假意看不见。


起床气很重噢小朋友。


我比你大啊老吴。


你比我矮。


……


还不是一点点噢。


Stephen顺手给了他一巴掌。


以后在这么晚睡别钻上床噢。


为什么,我吵醒你了吗。


……我怕我会忍不住抱紧你。

评论

热度(16)

  1. 侑kill十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