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美丽爱大佬(洪志杰x郑秋)12-13

saying:

12. 


会议室中央的长桌两边坐了一群大哥样的人物,每人身后都跟着两三个马仔。他们都是四字头的得力干将,在江湖上闯荡已经颇有年头。


阿杰坐在雷辉身旁,和他一起看这群号称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们争执不休。他觉得有些讽刺,黑社会哪有什么道义,一个个争先恐后地秀伤疤、摆资历,只为了争取更多的地盘。


他整了整领带,心里很是烦躁。正在会场一片混乱之际,忽然有人猛拍了一下桌子,咣的一声,震得全场静了下来。


阿杰这才注意到那个坐在最末尾的青年,看起来倒是眼熟。


“你们别太过分了!秋少现在只是失踪,你们不去刮凶手,居然在这里争地盘?”


一个戴着一只耳环的圆寸青年呛声道:“潮仔,阿秋把你提上来也就今年的事,真当自己跟我们一个身份了?现在秋少生死未卜,江湖都在传闻他那天被刺死了。雷生年纪也大了,划地盘的事情,越早解决越好!”


阿杰这才想起,他是那天骂自己狐狸精的阿潮——这小子倒是对阿秋挺忠心。想到这里阿杰不禁笑了一下。


“你笑什么!?”阿潮忽然冲他吼道,“你一个赤义堂的大佬,跑到我们这里来干嘛?真当自己是大嫂了?!”


阿杰被他这么一呛,竟有些脸红。一旁的雷辉终于忍受不住,拍桌开口道:“洪志杰是我请来的,你们还有没有规矩了!当年阿杰和阿秋的父亲是烧过黄纸的兄弟,赤义堂和四字头原本就是一家。我知道我老了,说话你们未必听。阿杰虽然年轻,但始终是赤义堂的大佬。郑秋现在不在,不代表你们可以无法无天!”


圆寸青年冷笑道:“雷生,说话做事要公道。在场谁不知道你的女儿马上要嫁给赤义堂的Sam哥了?可惜秋少死咗,不然你恨不得把秋少一并嫁给佐治哥。干脆把我们的地盘全部给赤义堂当嫁妆好了!”


阿潮听了这话,登时拎起椅子朝他砸过去。“螳螂你够胆再说一次?”周围的古惑仔见状急忙冲上去把两人分开。


阿杰淡然道:“现在就说阿秋死了,言之过早吧。”


螳螂道:“他这么久不现身,四字头再不找个人管事,等着其他帮会踩上头?”


阿杰的两只手指轻轻敲着桌子,冷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阿秋有资历有身份,他不死你们怎么上位?”


螳螂挑眉问道:“你不想吗,佐治哥?全场你最想他早点死吧,赤义堂大哥!”


“以前我不清楚,但今天看到你们的样子,我才知道我是在场所有人当中最不想他出事的。”阿杰站起身,冲阿潮使了个眼色,“除了你。”


他走过去打量了阿潮一番,拍拍他的肩头,笑道:“你叫阿潮嘛?我记住了。”说罢他转身面向所有人,道:“我今天不是以赤义堂大哥的身份来的,而是阿秋的好兄弟。你们谁真心为帮会,谁装模作样,我都看得一清二楚。你们尽管争,没关系;现在欠的账,将来都会还清的。”


说罢阿杰拿起西装外套准备离开,雷辉问道:“要不要找人送送你?”


“不用了。”


阿杰快步走出了大屋,一头钻进车里。司机戴着帽子,塞着耳机,见阿杰进了车,忙拔出耳机,轻声问道:“洪生,去哪啊?”


阿杰靠在椅背上,深吸了一口气,阖眼说道:“随你。”


车子缓缓驶离。大屋楼上的一间窗户里,窗帘轻摇,露出了螳螂的脸。




13. 


“洪生看起来很累啊。”司机软糯的声音听起来带着几分笑意。


刚刚独身一人在四字头的地盘听他们开会,阿杰紧绷的神经此时才稍稍放下。他揉揉太阳穴,疲倦地说道:“还不是为了帮你。”


司机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和阿杰带着倦意的眼神撞个正着。他昂起头笑了一下,两个酒窝格外明显。


阿杰盯着后视镜中他的脸,说道:“其实你笑起来都挺好看的。”


郑秋立刻收起笑容,他实在很不习惯别人这样夸他。


尤其是阿杰。


“你好像引了几条狗。”


阿杰回头望去,深夜本该空荡的路上,三四辆车紧紧跟在他们后面。郑秋忽然猛打方向盘,一个急转弯拐到了旁边的一条小路。跟在他们后面的一辆车来不及转,只得直直往前开去了。


“坐稳了!”郑秋一脚踩下油门,银色的车好像海浪中的一条鱼,在一连串弯道中自在穿行。后面的车很快败下阵来,被甩得不见踪影。


甩掉了跟踪者,郑秋也放松下来。“你得罪谁了?跟你跟得那么紧。”


“都是你手下的人,你不清楚吗?”阿杰本是半开玩笑地说出了这句话,却没想到郑秋的眼神瞬间沉了下来。


他不是不知道手下有些人心口不一,只是一直不愿意去相信。


“Sorry…”阿杰自知失言,急忙道歉。


“道什么歉。你又没说错。”郑秋冷冷道,“我就是很蠢,别人说什么我都信。说不会害我我也信,说是兄弟我就当真。如果不是为了我妈,我根本不会加入社团……”


“那我说我喜欢你,你信吗?”


车里忽然一片死寂,静得阿杰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和郑秋的呼吸声。阿杰有些后悔,想说点什么找补一下,但始终开不了口。


“别说这些了。”竟是郑秋先打破了沉寂,“那些人既然跟不到你,可能现在在你家打埋伏。今晚找其他地方过夜吧。”


阿杰扫了一眼车窗外的路牌,脱口而出:“不如去飞鹅山看日出吧。来香港这么久我都没去玩过。”


“好哇。”郑秋笑道,转到了飞鹅山的山路上。


阿杰靠在车后座,呆望着车窗外的景色。他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问出那样的话,自己不是一直当阿秋是兄弟的吗?阿秋的父亲死在自己父亲手下,他能放下仇恨已是大幸,还想奢求些什么?


“就这里吧!”郑秋把车缓缓停在了路边。


“不去山顶吗?”阿杰问道。


“上面没车路,要用走的。”郑秋道,“况且山顶人多,遇到熟人就不好了。”


两人齐齐下车,这里虽然是半山腰,但已经可以俯瞰香港。然而阿杰对这座繁华的城市并不感兴趣。


“其实如果不是为了我爸,我也不会留在社团里。”他坐在草地上,望着布满星星的夜空。“真的是很累。”


“但我看你做得蛮好啊。”郑秋坐在他身旁,抬头望着他。“人人都夸你是好大佬,黑白通吃。今天我听你在四字头开会,也都不输阵啊。”


阿杰无奈地笑道:“大家给面子。”


“等下。”郑秋忽然往他怀里凑了过来。


“干嘛?”阿杰本能地往后一缩,脸腾地红了。所幸现在是晚上,看不出来。


“别动。”郑秋越凑越近,伸出细长的手指,指关节抵在阿杰的喉结上,一点点松开他的领带。阿杰整个人僵在草地上,一动不敢动,两只眼睛仓皇地四处张望。


阿杰第一次发现,郑秋身上有股很好闻的味道,是一种让人安心的味道。柔顺的棕发滑下,遮住了他的额头,扎在脑后的小辫子半支棱着。


他的头发摸起来应该很舒服吧。


想到这里,阿杰撑在草地上的双手忍不住悄悄抬起,朝郑秋环去。


郑秋从阿杰的领结后解下一颗纽扣大小的黑色元件,长呼一口气:“差点忘记把监听器拿下来。”他一抬眼,看到阿杰的手悬在半空。“你手怎么了?”


“啊?有,有蚊子。”阿杰赶紧装模作样地拍了几下手掌。“你小心点啊,这里的蚊子好厉害……”


还没等阿杰说完,便感到腿上有什么东西压了下来。低头只见郑秋枕在他的大腿上,安然地闭着双眼。


“好困啊。”他睁开一只眼睛,道,“日出了叫我。”说罢又很快闭上了。


阿杰笑道:“好啊。”






---------------


哇居然更新了!我都没想到!


大家还记得螳螂吗?



和阿潮铜矿哈哈哈:




评论

热度(29)

  1. 侑killsay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