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美丽爱大佬(洪志杰x郑秋)10-11

saying:

呜呜呜漂房真是激动得我这个吴冯党泪流满面!终于鼓(ji)起(bai)勇(lan)气(duo)继续写同人了……(当年信誓旦旦地说要为吴冯扛大旗啊怎么能坑!)


前情(没有)提要:《美丽爱大佬》


0-3: http://sayka838.lofter.com/post/1ea5339a_109a3c4a


4-6:   http://sayka838.lofter.com/post/1ea5339a_109db93e


7:   http://sayka838.lofter.com/post/1ea5339a_10a97d84


8-9:  http://sayka838.lofter.com/post/1ea5339a_10bce342


一手嗑糖一手产粮,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




10.


郑秋虚弱地躺在床上,腰间缠着纱布,暗红的血渍从纱布下透出。阿杰坐在床边,两眼通红。


他低下头,沉着嗓子问道:“伤得这么重,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也是白担心。都是出来混的,这点伤算什么。”郑秋道,“你刚刚不是也问过私人医生了吗?没事的。”


“他说你命好,刺你的刀再偏几寸,你就没命了。”阿杰转过头,望着郑秋,面带愠色:“还骗我去买甜品。”


郑秋瞥了一眼床头的甜品,看着阿杰强忍怒气的脸,笑道:“我猜你还没吃饭,点给你的。”


“给我?那你不点九记牛腩,阿一鲍鱼?”


“甜品便宜啊。”


阿杰因生气而紧绷的脸一下子泄了劲儿,笑了出来。其实他问过医生,刚才刀疤强奉命打电话来“报平安”时,郑秋就在里间处理伤口,疼得几乎要晕过去。他知道郑秋自小无父,和母亲相依为命,早早学会了不让家人担心的技巧。想到这里,阿杰不禁感到一阵揪心。


他望着地板,说道:“阿秋,其实你不用事事都自己扛着,很累的。需要帮忙的时候,我会一直在。”


没听见郑秋回话,阿杰回头一看,才发现郑秋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柔顺的棕发铺在枕头上,神态安详得像刚听完睡前故事的孩子。如果不是他身上的伤,阿杰几乎要忘掉他其实是四字头的新任话事人。


阿杰帮他把被子盖好,拿过甜品袋子,悄悄退出了房间。关上门的一瞬间,他忽然好想知道郑秋有没有听见自己刚才说的话。然而还没细想,肚子便咕咕叫了起来。阿杰从甜品袋里摸出一块冻饼扔进嘴里,苦笑着摇摇头——庸人自扰。


漆黑的房间里,郑秋缓缓睁开了双眼,呆望着天花板。


“大佬!”中坚看大佬一脸苦哈哈地吃着甜品,立刻跑过去问道,“怎么了?不满意?我即刻让人去换!”


“没有……”阿杰还没来得及说话,中坚又滔滔不绝地接上了话头:“大佬你从泰国回来可能不清楚,我告诉你,他们家的芒果糯米糍才叫好吃……”说着他拿过袋子翻找起来,“咦,糯米糍呢?……”


阿杰恍然大悟,立刻转身把房间门打开,只见郑秋坐在床上,手里捧着半个糯米糍,嘴边还沾着椰丝。


“郑秋!!!”


“我一早就说了想吃甜品……”




11.


作为四字头的新任大佬,扎职当天被几家大佬围攻。现在听说几个帮派联合起来在全香港刮他,郑秋现在连医院都不能去,只能躲在阿杰家里养伤。


更可气的是阿杰还严格控制他的饮食,不能随心所欲地吃甜品。


郑秋靠在床上一边吃着病号饭,一边翻着HK黑道每日八卦小报,报纸上信誓旦旦地写道四字头大佬扎职当日被砍死。写得活灵活现,好像身在当场一样。


阿杰走过来,见郑秋整张脸都黑了。“怎么了?”


郑秋把报纸朝阿杰脸上一糊,阿杰把小报抓下来扫了一眼:“这么快就登出来了啊。”


“你让记者这么写的?”


“不是我们跟雷uncle一起商量的嘛?放你假死的消息出去,一来保护你的安全,二来看看江湖上什么反应,顺便把那天暗算你们的帮派一网打尽。”


“没说这个!”郑秋叫道,“这里啊!写我被砍死之后,你跑到酒楼来找人,哭到眼睛都红了。”


“有什么问题吗?我真的是来找你,也真的哭到眼红啊。”


“那这里呢?写你回家以后几天几夜不吃不睡,憔悴暴瘦算怎么回事?”


“喂这几天你也看到了,我又要照顾你,又跟雷uncle商量四字头接下来的安排,还要看着赤义堂的地头,瘦了很正常好嘛?”


“但这个用词,什么‘鹣鲽情深’‘别鹤孤鸾’‘孤枕难眠’…完全不像是写兄弟啊!”


“Sorry,sorry!不过这个真的不关我事!”见郑秋脸都黑了,阿杰摇头笑道,“我只是跟记者说写得夸张点,引越多人来看越好,怎么知道他会这么写!”


郑秋正准备发作,中坚跑了过来:“大佬!先别急着调情!新记的大佬来了,就在楼下客厅,Sam正拖住他!”


阿杰脸色一沉,新记盯四字头的地盘不是一天两天了。他收起调笑的表情,对郑秋道:“你好好休息别露面,其他交给我处理。”


阿杰理了理衬衫领口,走下楼梯。Sam在新记大佬面前跟孙子似的,根本接不住对方的话。


“九哥!”阿杰握住对方的手寒暄道,“这么闲来看我啊?”


“Georgie仔,四字头的事你也知道了。现在郑秋下落不明,雷辉老头子一个,Julie更是女流之辈——”九哥昂着头,趾高气扬地说道,“放任下去江湖一定是要大乱的,应该早点找人帮他们把场子镇住。”


阿杰笑了一笑:“九哥这话什么意思。”


九哥点起一支雪茄,道:“底下的古惑仔都说,你跟郑秋关系不一般,由你帮他最适合。不过除了你们俩,赤义堂跟四字头一向不对付。呐我就愿意做个好人,出面帮你们做个主持,有些争执什么的,我派人帮你搞定,行不行?”


阿杰冷笑道:“九哥算盘打得真好。出头鸟让我去做,您就坐收渔利。”他上下打量了一番九哥,问道,“郑秋的事,是不是你找人做的?”


九哥登时结巴起来:“没,没证据别乱说!大家都知道,砍他的古惑仔是号码帮的。其他几个帮会,也早就看这小子不爽了。”


阿杰心知肚明,号码帮管理松散,不少成员会去接别的社团的活。他夺过九哥的雪茄,一把摁灭,冷冷道:“是不是你做的,我们大家心里都有数。郑秋是我……”说道这里阿杰忽然顿住了,九哥直瞪着他。阿杰把头扭开,继续说道:“……是我的好兄弟,背叛兄弟的事,我不会做。”


话音刚落,九哥一手扫过茶几,玻璃杯茶壶噼里啪啦碎了一地。“我给洪一面子叫你一声Georgie仔,你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下次再见,就没这么客气了。”


说罢九哥扯过外套,朝门外走去,“江湖上都在传闻郑秋死了,赤义堂大佬洪志杰难过到要殉情。不过今天看来气色都几好啊。”他拧开门把,转头冲阿杰阴冷地一笑,“我就知那天郑秋被救走了,你猜他现在在哪养伤呢?”


阿杰冒出一身冷汗。“九哥!”


九哥并不理他,径直踏出了门。


“啊呀!——”


“九哥我想说那个不是出去的门,是开在泳池旁边的门……”




------------------


于是又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写了……尽力而为吧QAQ


说起来,九哥是谁?



哈哈我真的很喜欢《江湖告急》。但不记得九哥是哪个帮派的了,反正不是新记…瞎编了个配置……

评论

热度(26)

  1. 侑killsay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