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美丽爱大佬(洪志杰x郑秋)7

saying:

继续龟速……暂时只写出一节= =但是是很长的一节!(which等于很多废话的一节)


------


7.


最近四字头的古惑仔都发现秋少爷有些不对劲。


以前的秋少,一星期能带人去赤义堂的地盘闹五天的事儿,剩下的两天用来计划下周去哪家场子闹事。现在倒好,成日去人家的夜店帮衬生意,跟对方大佬夜夜笙歌。


哦,不对,也没有夜夜笙歌。如果白天佐治哥带秋少去健身足浴做SPA,那晚上秋少就会乖乖回家了。


郑秋的小弟们无一不痛心疾首——洪志杰,你把我们大佬带坏了!


阿杰没想到过做大佬有那么多繁杂的事情要考虑。虽然脏活都有马仔去做,但身为龙头坐馆,他也必须要去和黑白两道各路人物打交道。讲数,争地盘,保小弟,忙得他焦头烂额。一天中只有和郑秋在一起时能放松一些。


比如今天,他又带郑秋去美甲店了。


“阿秋,今天我来帮你修指甲吧!”说话间,阿杰已经把一套修甲工具摆好了。


郑秋并不看他,只淡淡问道:“说吧,什么事。”


阿杰一边帮他修指甲,一边说道:“深圳有个猛哥过两天要来,八爷说你跟他私交不错。我想问下他的情况。”


“那个搞地下赌场的?”郑秋这才瞥了他一眼,继续淡淡道,“他就是喜欢赌,你找家赌档,请个手好嘴甜的荷官,让他随便赢点钱就行。”他瞅瞅自己的手指,道,“你想知道什么可以直接问,不用又茶又水,还主动修指甲讨好我。”


“不是呀。”阿杰一本正经道,“我是真的想帮你修指甲。”他笑着看了一眼郑秋,对方正闭目养神,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在偷看他。他明白为什么和阿秋在一起这么轻松了。


因为直接。


郑秋重情重义,很容易去恨一个人,也很容易喜欢一个人。这样的人虽然受兄弟们欢迎,但真要在社团里出头是很难的。无怪乎他平时总是板着脸,小心翼翼地藏住自己的情绪。


阿杰则生性细腻,善于同人打交道。虽是初出茅庐,但和江湖上的老油子斡旋角力也丝毫不输。只是这种狼前虎后的生活,过起来着实让人提心吊胆。


他有点怀念以前在泰国的日子。


正在发呆之际,外间忽然传来叮铃桄榔的打砸声。刚刚还好似睡着了的郑秋立刻睁开眼睛,正准备起身,却发现阿杰还抓着自己的手。


“等一下等一下!还没有修完!”阿杰拿着一块指甲锉仔细打磨。


“喂,这家店是你在看的哎,现在有人扫你场子你居然不管?”


“但是指甲修到一半怎么能停!”阿杰辩解道,“况且外面还有小弟,交给他们去处理就好啦。”


“这样还敢打进来,就是没把我们放在眼里!”郑秋还是挣扎着站了起来,眉头皱起,扮出一副黑煞神的模样,拖着阿杰朝外走去。“出去看看!”


“好好好,那你走慢一点……”


郑秋看着他修指甲的样子,觉得自己什么吓人的表情都是浪费。


还没等他走出门,闹事者已经闯进来了。见阿杰还在给郑秋修指甲,不禁破口大骂:


“郑秋!你眼里还有没有兄弟了!!”


来人顶着高高的鸡公头,十分嚣张。“赤义堂占了我们多少地盘,伤了我们多少兄弟,你倒好,成天跟着人家大佬鬼混,是不是想做人家大嫂?”他卷起衣袖,指着胳膊道,“秋少,这个仇,你不帮我报,我自己报。”


胳膊上赫然一坨红色大便纹身。


还未等两人有所反应,鸡公头已经摸出一把砍刀,直冲冲朝阿杰砍去。


郑秋一惊,略略一反手,便抓住了阿杰的手腕,将他整个人拖到自己身后,躲开了砍刀。


“阿潮你冷静点!”郑秋喝道,“还认我这个大佬就把刀收起来!”


外面一群小弟这才冲进来制住了阿潮。他朝阿杰翻了个白眼骂道:“狐狸精!”阿杰的脸顿时红了。小弟们急忙捂住他的嘴,把他拖了出去。阿潮一边挣扎一边怒喊,“狐狸精不要妄想掰弯我们大佬!”


“阿秋,你不要误会…”阿杰把手抽出来,支支吾吾道,“我,我只想跟你做朋友……”


“我知道。”郑秋柔声道,“我下周正式扎职,有时间过来撑下场呗。”




------


小谢在电影里好可爱~不过那个角色似乎没有名字,文里就用了“阿潮”,有没有人能get到这个名字的出处hiahia



评论

热度(26)

  1. 侑killsay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