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美丽爱大佬(洪志杰x郑秋)4-6

saying:

龟速更新……冷圈好即墨。


--------


4.
咖喱鸡的香味从厨房传来,Sam忍不住摸了进去,偷偷尝了一口。


“喂!你干什么?”阿杰拍了下他的肩膀。


“帮你试下味道嘛!”Sam嘻皮笑脸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做这么多好吃的?”


“有客人来。”阿杰一边切菜一边回答。


“什么客人这么隆重…”Sam又偷尝了一口咖喱鸡,“啊我知道了!你的Frankie来香港了!”


阿杰翻了个白眼:“不是他,是郑秋。”


“进展神速嘛。”Sam眯起眼睛望向阿杰,贱兮兮地说道:“脚踩两条船,很容易翻的~”


阿杰无奈地辩解:“不是……”


“不是脚踩两条船?你准备上完就走?那刚好,我床头柜还有两盒超薄……”


阿杰抓起一颗生果塞进Sam嘴里:“我拜托你有空多想想社团,不要整天看咸片!我请郑秋吃饭,是想缓和一下我们和四字头的关系。雷uncle年纪大了,Julie想做正行,四字头现在实际的话事人就是郑秋。其实我们和四字头一直摩擦不断,雷uncle现在还镇得住,万一哪天他老人家一撒手,郑秋还不新仇旧恨一起报?”


“那他还写情书给你?”


“那个完全是误会。他又不是同性恋,怎么会喜欢我?更何况我还有Frankie…”


Sam啃了一口生果,道:“话是这么说…不过如果你没有男朋友,会不会喜欢他?”


阿杰有些恍惚,郑秋俊俏的脸浮现在他眼前。其实刚收到错寄的情书时,他颇有几分窃喜。但一想起两人的身份,他就忍不住猜忌。弄清楚是误会时,阿杰感到无比庆幸——他不想郑秋骗他,尤其是以这种方式。


Sam双眼冒出八卦的光芒追问道:“会不会?会不会?”


阿杰这才回过神来:“关你咩事?吃你的生果吧!”


“秋少!秋少!等等我啊!”文祥拎着两袋橙子,追在郑秋的身后。“我们就带几个橙子,会不会显得太没诚意了?怎么说对方都是赤义堂的话事人,这次绝对不是普通的晚饭,说不定是场鸿门宴……”


“不带橙子难道带情书?”郑秋白了文祥一眼,文祥立刻没了声音。


看来这事秋少爷是要记一辈子了。


不过说来奇怪,秋少爷是个极爱面子的人,偶尔被拍到丑照都要在屋子里狂打沙袋生三天闷气。这次自己害他丢了那么大的人,搞得现在江湖上流言飞飞,关于秋少和佐治哥的“爱情故事”已提前入选黑社会年度十大事件。然而秋少居然没有惩罚自己,只不时讽刺几句,实在奇怪。


难道说……秋少喜欢自己?


想到这里,文祥立马冲到秋少面前,一本正经道:“秋少,虽然你很靓仔,但我真的不喜欢男人……”


“咚——”郑秋毫不留情地赏了他一拳。“少自恋!”


文祥揉着肚子,看着郑秋的背影,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秋少这次怎么就不生气?




5. 


“秋少!喝不喝酒?吃不吃水果?打不打麻将?”从自己进门起,Sam就一直缠着他强行嘘寒问暖。


郑秋感觉自己耳旁好像飞了只苍蝇。


“你怎么会在这里?”


Sam坐到郑秋身旁,顺势搭住他的膊头:“怎么说我也是赤义堂的大佬之一,佐治主内我主外,这种外交活动当然要亲自出马。”


郑秋有些懊恼。他今天原本是抱着私人聚会的心态来的,并没有想牵扯到社团的公事,更没有想到Sam也在。


郑秋弹开Sam的手,问道:“洪志杰呢?”


“叮咚——”门铃响起,Sam朝郑秋点头笑道:“来了。”郑秋使了个眼色,文祥立马冲上去打开了门。


只见八爷和中坚拎着大包小包走了进来。


阿坚上来就坐到了郑秋的另一边:“秋少,久仰久仰!喝酒吗?吃水果吗?打麻将吗?”


Sam和阿坚像两尊门神,把郑秋夹在中间,一人搭一边膊头,左一句右一句缠着他问个不停。


郑秋觉得自己被洪志杰骗了。


“阿秋,知道你今天来吃饭,我们特地准备了很多礼物!”八爷的手伸进大包小包里,“这根是长白山野山参,延年益寿!”


一根像白萝卜一样的“山参”递到了郑秋手上。


“这个,西班牙伊比利亚火腿,放在家里能吃一个月。”


郑秋的手上又多了一条长得像大理石的火腿。


“还有这个!”阿坚掏出一颗包心菜,“特大只的天山雪莲!多好看!”他拿开山参和火腿,把“包心菜”塞到郑秋手里。


“跟你多相衬,都那么靓!”


郑秋捧着号称是天山雪莲的包心菜,看了一眼茶几上自己带来的橙子,半天才咬牙憋出一句话:


“洪志杰在哪里?”


“煮饭咯。”Sam耸肩道,“啊秋少,不如我们来谈谈社团下一年的规划问题……”


“可以吃啦!”阿杰端着菜从厨房走出,刚好撞上郑秋凌厉的目光。阿杰悄声问Sam:“你是不是惹到人家了?他怎么一见我就黑脸?”


“我哪有!” 


阿杰摇摇头,冲郑秋礼貌地一笑:“阿秋,Sam不太会说话,惹你不开心,我替他道歉。”


“叫郑秋就好,别跟我装熟人。”


阿杰有些尴尬,瞥见茶几上一堆珍奇,忙道:“只是家常饭,你不用那么客气。”


“家常饭,嗯?”郑秋死瞪了阿坚一眼。


阿坚还指着郑秋手里的包心菜:“但是这颗雪莲的确很衬你啊!”


阿杰拉过八爷和阿坚,悄声道:“我早就说过今天是'私人聚餐',你们这么隆重是要把人吓走吗!?”


眼见郑秋还在对着雪莲黑脸发呆,阿杰忽然抓住郑秋的手,盯着他道:“先别管那些了!我真的有礼物给你。”说罢便将郑秋从沙发上拖起来。“跟我来!”


几人目送着两人跑上了楼梯。阿坚摸着下巴,问道:“八爷,我们是不是搞错了这次晚宴的重点?”


八爷道:“不是已经知道阿秋的情书是误会了吗?我们的礼物是对四字头大佬的正常社交礼仪。”


阿坚道:“我是说,不是郑秋看上我们大佬,是我们大佬……”


Sam打断他:“别乱猜!佐治有男朋友的。更何况我刚刚才问过他喜不喜欢郑秋……”


八爷阿坚和文祥齐齐紧张地问道:“他怎么说!?”


“他说……”Sam回忆起刚才的对话,忽然倒抽了一口气,“关我咩事。”


四人纷纷瞪大双眼,面面相觑。


“如果是这样……”文祥眼珠一转,“那我们少爷现在不就很危险!?我要上去救他!!!”


“阿坚拉住他!”




6


阿杰的房间干净、整齐,甚至能闻到一股淡淡的古龙水香气,和他身上的味道一样。


“你随便坐。”阿杰说罢便转头向床头柜的抽屉里翻找起来。郑秋却是小心翼翼,仍旧站在原地,双手插在口袋里,四处打量着。


他原本以为基佬的屋子会是粉红色的,但阿杰的房间却简单素雅,只有书柜上一个洋娃娃略显女气。


此时,Sam、八爷、阿坚,和文祥也正扒在门外,监视着房间内的一举一动。


文祥问道:“你们大佬在找什么?”


阿坚贱笑道:“床头柜当然一般都是放……你们懂的!”


Sam鄙夷道:“头先在厨房还说得一本正经,我说怎么不愿意用我的,看来是自己早有准备!”


八爷忍着怒气道:“小声点!我们要时刻注意事态的变化,绝对不能让带有强迫性质的事情发生!”


Sam看向八爷:“所以八爷你的意思是,自愿就没问题了?”


三人的目光齐齐盯向八爷。


“找到了!”


阿杰突然的发声拯救了尴尬,几人立刻将注意力转回了室内。只见阿杰此刻面朝着郑秋,手上还多了一方小盒。郑秋则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阿坚悄声道:“大佬真是讲规矩!八爷你不用担心,大佬一定是先求婚,再求欢,绝对不会有强迫的事情发生的!”


“阿坚你让开点啦,我被你挡得什么也看不见!”Sam挤开阿坚,伸长脖子朝屋里望去。


“什么东西?”郑秋皱眉问道。


阿杰打开小盒,里面是一块玉牌。


“这是我整理父亲遗物时发现的。”他把玉牌取出,递给郑秋。“当年他和你爸爸情同手足,听闻了赤义堂和四字头的诅咒之说,就找到高僧做法,请了一对平安无事牌。高僧说两人各持一块,便能消灾解难。他原准备把这个当作生日礼物送给你爸爸,谁知道……”


郑秋垂下头,紧紧捏着玉牌。


“这是他欠你父亲的,现在只能交还到你手上了。”他从衣服内袋里摸出另一块玉牌,道,“他的那块我也保留着。阿秋,我爸爸从来没想过要害你爸爸。今天我替他把这块玉牌转交给你,也是希望我们可以……”


话音未落,只听扑通一声,门外四人以扑街般的姿势倒了进来。


“都叫你别挤了!”


“他们说话那么小声不往前挤挤怎么听得见!”


阿杰双手抱胸,皱眉问道:“你们在干嘛?”


“我们?”Sam结结巴巴,“呃,我们,叫你们下去吃饭啊。”


“对对,吃饭,吃饭。”其他三人立马随声附和。


阿杰叹了口气,冲郑秋笑了笑:“先吃饭吧。”说罢便跨过倒在地上的众人,径直走出了房间。


郑秋走在他身后,文祥见状立刻跳起,追上郑秋:“秋少你没事吧!没有吃亏吧!?我刚刚被挤到最后,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通——又是狠狠一拳。


文祥再次捂着肚子:秋少,我关心你也不对吗?

评论

热度(28)

  1. 侑killsay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