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昊健】诚实少年的情感探索(一发完)

言午之:

半现实向。一只八卦小董的不开窍师弟视角。
-----------------------------------------------------
刘昊然听到董子健平静地说他喜欢男的,是在他们第三次单独一起吃饭的时候。

前两次都是在中戏食堂,第一次是偶遇,第二次他成熟的师兄嚷嚷着没带饭卡敲了他一顿小炒。于是顺理成章地有了第三次。他颠颠地在大众点评上找了半天海鲜食材最新鲜的日料店,点了收藏,然后发了两条语音给董子健,一条扮演怨妇哇啦啦数落他这么久没个微信没良心,第二条就问他啥时候有空想吃啥自己要狠狠敲他一顿。过了五分钟,在刘昊然第三次摁亮屏幕的时候,来了一条消息:开会呢听不了语音。他把刚刚的话打了一遍,想了想又觉得有点傻,删掉后发了句“请我吃饭”过去。这次没一分钟回复就来了,居然是语音。点开就是故意压低的嗓音,说明天就行吃啥都行。他笑着又点开听了一遍,订了餐厅的位置,然后去看剧本了。过了一个多小时,又来了一条语音,软软糯糯的京腔说着哎呀为夫在外打拼不容易小娘子在家别耐不住寂寞啊这种不着四六的话,刘昊然果断甩了个“不要脸”的表情过去。

他俩认识好几个月了。这期间不是单独吃饭的次数就数不胜数了,但是作为学霸的某人还是数着了,把那次打完篮球一群小伙子一起挤进小卖部买冰水算上的话是十六次。他们熟得很快,几杯下肚就眼角泛红的成熟人士拉着一群人中因为控制体重啤酒都不喝的理智学弟絮絮叨叨一堆,从自己这些年的身高体重的变化到国足由半衰到盛衰的痛楚,从斯坦利库布里克到名侦探柯南的cp问题*,说话条理清晰完全不似喝高了,但比平日话多上好几倍。也拜这些话所赐,刘昊然感觉短时间内就有了个彼此相当了解的真朋友,知根知底程度几乎超过了初中死党。

这也就是为何他在听到董子健平静地说出那句话时头脑空白了一秒钟。他正举着小壶帮对面一贯大爷的人倒酱油,随口说着现在学校小情侣不少自己求缘无门求师哥指教追女妙计之类不过脑子的调侃,董子健举起杯子喝了第一口瀨祭23,然后开了口:“这师哥我可能就帮不到你了,我喜欢的是男的。”

他的震惊绝不是来源于对同性恋的任何负面情绪。当演员有些时日了,身边接触过的化妆师、造型师,合作过的演员是同性恋的也不在少,起初发现某些前辈形婚时还有些惊讶,后来也就习惯了。他的震惊有点复杂。刘昊然努力摆脱对这个问题的思考,试图找回点话题,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脱口而出:“所以你和你助理是…”

对面埋头吃鳗鱼的妹妹头猛得抬起来,后脑勺的呆毛跟着跳了一跳,勉强嚼完嘴里的食物,跪着从榻榻米侧边挪到对面的一侧,突然直起身子把额头贴了上去。刘昊然感觉闻到了烤鳗鱼香甜的气味,自己还一块都没吃呢。

“这孩子也没发烧啊,这大白天发梦是怎么地啊。”董子健收回前倾的身体,直直地倒了下去,四仰八叉地躺在榻榻米上。

“喂,饭没吃完呢就躺,鳗鱼要凉了。”刘昊然伸手去抬他的脖子,结果那人蹭蹭他的手顺着就把脑袋挪到腿边,找了个舒适的角度躺好,眼睛直直地看着他,眼珠在黄色调的灯光下是浅褐色的。

“原来昊然你不知道啊。嗯你知道的话肯定也不问我追女孩的事了。我和林旭不是哈哈哈哈哈怎么可能。”刘昊然跟着笑了,腿边的人又陷入了安静,好像闹腾累了的小孩儿睡着了一样。

“你有什么想问的都可以问我。我都会讲的,我喜欢和你说话。”刘昊然知道,董子健喜欢和他说话,从那16+2.5次吃饭都能感觉出来。这个时候他喉咙里仿佛有张蜘蛛网,许多只蝴蝶扑闪着翅膀往外涌,都被死死地黏住,颤抖的翅膀搔得他喉咙发痒,却是什么也吐不出。

“切,那你起来去吃饭好不好啊少爷,你请客我也想多捞几筷子啊。”他故意用膝盖顶顶董子健的脑袋,那人又继续往上拱,直接把脑袋搁在大腿上,笑得一脸褶子:“那你喂我呗,这样我能吃饭你又能多捞几筷子,win win啊可是。”

“哎小董,这好好的吃饭脸说不要就不要啦!”刘昊然感觉到腿上脑袋伴着笑声的频率微微振动,暂且把那一堆蜘蛛网往下咽,认命地拿起筷子。





刘昊然是个诚实的人,他长大了,对别人不可能总是诚实的,但他希望尽可能对自己诚实。他诚实地承认自己现在睡不着,并且在想关于董子健的事。

董子健是个蛮特别的人。第一面见他的时候,觉得应该蛮难接近的,特别像是高中某个班上,虽然他们班没有这样的,但他坚信某个班上有的,一个坐在前排的矮个子男孩,皮肤白,有点不合群,上课的时候偶尔会抬头盯着窗外某一片云发呆,书包里肯定会有一本卡夫卡的书。熟了一些后就发现他不是这样的人,喜欢运动又不喜欢动,说话挺有梗又不紧不慢,爱撒娇求抱跟人关系都不错,是个很真实的人*。但是更熟一点后,又觉得那个最初印象中的男孩其实躲在他身体的某个角落,时不时出来探个脑袋,酒后聊天时偶尔发红的眼角,突如其来的歌声,微信里偶尔发过来自己拍的照片,一只趴在香烟盒上打盹的猫。

而自己,从来都是班级后排男生,个子高,爱运动,精力充沛,爱笑爱闹。他有过不少哥们,后排男生们一起打球,谁有了喜欢的女生大家一起上去哄,回家前这些事就通通丢在学校了。反正他肯定不会为了哥们喜欢谁而想得睡不着觉。

他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女孩?他给的答案总是,懂事的*。就是自己打炉石、lol开黑的时候不来烦他,和朋友打球的时候不烦他,工作的时候也不烦他的女孩子。他也是这么跟他妈妈说的,结果他妈妈笑了半天:“我们昊然这是还没开窍吗,你是需要一个不需要你的女孩啊,那你也不需要她啊。这哪是什么喜欢啊。”

喜欢。这个词在他舌尖上打转,在他脑海里打转。董子健平静而笃定地说,喜欢。董子健那种喜欢是什么样的?他喜欢过谁?他喜欢谁?仔细想想,刘昊然有太多问题想问,想追根究底。他从来也不是个八卦的人,起哄的时候都是礼貌性随大流的,朋友有困难他是一定仗义的,但他不会想探究朋友的感情世界。他对自己突如其来的求知欲感到不安,但诚实地说,他就是想知道。特别想。

他可以直接去问董子健。他知道董子健喜欢他,那种让人感觉像清水一样的喜欢。董子健是个诚实的人,他自己说的,说谎是件太认真的事,还是省着点比较好。因此他很诚实地表达了他对人的喜欢和信任,刘昊然感觉自己是呆在他画的圈圈里边的。他对他撒娇,和他分享食物,和他聊天、谈心。不能更舒服了,像清水薄薄地裹着身体一样。因此董子健说,想问什么都可以,他都会回答。那么,他就可以直接去问董子健。

想到了解决办法,他长舒了一口气。既然自己想知道,那么一定是有原因的,不如先满足自己的想法,再看看能不能有下一步线索,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想到这,他又无端有些兴奋,微薄的睡意被驱散了。他戴上耳机,小音量单曲循环一首摇滚乐。这个方法是董子健说的,虽然刘昊然觉得有95%的可能是在涮他,但偶然在拍戏期间试了一次,意外地有效果。他紧紧闭上眼睛。好像做了个梦,感觉有些混沌,不知道是在森林还是河边。





再见董子健是一段时间之后了。各忙各的,微信联系一直没断,但就是往常差不多的内容,七分打诨插科三分神交,一句关于喜欢的话题也没说。他想着这些必须见面的时候问,才能观察到直接的反馈,语言的表情的肢体的。

终于在入秋的时候,有段比较空闲的日子。刘昊然约了董子健吃海鲜烧烤,那家芝士生蚝真的不错吃。董子健穿着卫衣背着包晃悠悠地进来,抓着菜单点了一堆,朝刘昊然咧嘴笑:“有备而来啊这是。”

于是刘昊然就问了。董子健就回答了。听上去有些诡异,但一旦话头打开了,对话就十分自然,一个是真的想问,一个也是真的不介意答。

董子健第一个对象是在国际高中的时候。他当时挺胖的,喜欢那个篮球打得很好的学长,练了好久篮球瘦了下来,两个人在一起了一阵子,后来那个学长就跟他分手了,和另外一个打篮球更好的在一起了。*

“所以他是喜欢篮球?你是喜欢他还是喜欢篮球?”刘昊然挠挠后脑勺,皱着眉毛。

“我喜欢他,他原来喜欢我,后来喜欢别人了,再后来我不喜欢他了。”董子健边说边伸手捞了一只蒜蓉扇贝。

“我篮球打得不错啊。”他没头没脑地甩出这么一句话。董子健被呛到了,手一抖扇贝里的蒜蓉汁顺着嘴边往脖子里滴,他一边哎哟哟直叫唤一边把脖子往后拧,刘昊然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赶快站起来伸手把快滴到喉结的汁儿给抹干净了,拿旁边的湿巾擦了手。

“您的技术我还是见识过的,年龄不大口气是不小啊。”恢复平静的董大爷靠在椅背子上前后晃悠。

“来来来让您感受一下我们年轻人的口气。”刚吃了一个董子健非要点的芥末蒜蓉大虾此时脸上表情难以言喻的97年弟弟站起来,张大嘴准备开展口气攻击,吓得对面的白胖子椅子差点翻过去。

“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后面的故事下期节目见,下次我要吃烤肉。”酒足饭饱的董子健抚摸着肚子用播音腔讲。

“还有故事?”

“这位记者你专业点好吧,一顿饭就什么料都给你,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傻啊。”得了,连奶音都出来了。

“不要脸,中戏师哥欺负师弟,不要脸,人心不古啊。”师弟皱着眉,委屈的像一只两百斤的柴犬。他得到了不少答案,但还不足够,不够。





吃烤肉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董子健说,人多一起好,这样分给每个人的事情就少了*。以前一帮人一块儿吃烤肉,他也没觉得董子健动手特别少,这就俩人的时候,就本性毕露了。这是家日式烤肉店,榻榻米大概是最适合董子健瘫的地方了。他还裹了条问店家要的毯子,头枕着刘昊然的外套,悠哉悠哉地看着刘昊然烤肉。

刘昊然是真的很喜欢烤肉,动词的烤肉。对于一个上综艺热衷于做任务,玩游戏不刷成就会死的人来说,烤肉这种成就感爆棚的项目真的是无法自拔。而这次,这些成就全是他的,没有因为客气而硬要上前帮忙的兄弟,没有想套近乎而来掺和的小姐姐。全是他一个人的。

虽然心里在暗爽,但嘴上还是不能不怼人的:“小董啊,你说从一到十,你给自己的懒打多少分?”

“九分吧。”在刘昊然把一片烤肉翻了个面的时候,董子健也翻了面躺。

“啥时候这么谦虚了。剩下一分呢?”

“我都出来和你吃饭了,还不得扣一分嘛。”董子健又翻了个面翻回来看着刘昊然翻牛肉片。

听了这话刘昊然莫名有点想笑,又努力地抿抿嘴把雀跃的嘴角压下去,把烤好的第一块肉放到对面的盘子里。

吃吃烤烤,他听完了董子健后面两个对象的故事,国内一个,国外一个,董子健描述得很平静:“我好像比较缺乏那种激情式的恋爱啊,都是好聚好散不起波澜的那种,蛮平淡的。”

“你这三个对象年龄都比你大吗?”刘昊然停下了烤肉的手认真地问。

“确实,都比我大,有的大得还不少。*”

“那你是喜欢年龄比你大的?”

“那倒不一定。只是通常来说年龄比我大的人跟我会比较谈得来,能谈得来最重要啊。*”董子健两颊鼓鼓地咀嚼五花肉,如同一只巨型仓鼠。刘昊然看着实在手痒,拿空闲的手指轮边戳,气得董子健想张嘴咬手指,又舍不得不把嘴里的肉嚼完。

就这么个傻子,谈了三次恋爱了,还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刘昊然心里感觉更复杂了。他最初设想过的问题都问完了,董子健给的答案都诚实得吓人。但是他却还是有问题。政治课老师说,事物是发展的,因此他也有发展的眼光嘛,发展了更多问题出来。

比如。和喜欢的人亲吻是什么感觉?

这个猛然蹦出来的问题把他自己都给吓着了,他急忙在脑内播放蜡笔小新片头曲,企图掩盖这个问题的存在。诚实如他也暂时不接受这个问题的出现。为什么要问?问了董子健会怎么回答?一连串的问题让刘昊然突然感觉有点呼吸困难,急需要一个纸袋帮助。

这时候,自己盘子里多了一块儿肉,有点瘦有点糊酱料有点少的一块儿肉。抬头看,对面一张小脸的褶子对着他:“给你一块儿。师哥对你好吧!”

刘昊然把肉直接塞嘴里死命嚼,脑子里滚动了好几句可以怼回去的话,但一句也没打算说。“那你现在……”

“没啊,我现在不处于恋爱关系中。”说了还特委屈地瘪瘪嘴。“你师哥惨了,要孤独终老了。你让你师哥想起这种伤心事是要负责任的!”

“老脸皮厚的,我负责养老可以了吧大爷。”站起身的刘昊然朝董子健伸出手,董子健故意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整个人歪在刘昊然身上,戏瘾十足,还边走边絮叨:“一起面对啊讲好了啊。*”

“是是是,一起,直到死亡才能将我们分开。”谁还不会讲台词是怎么的,刘昊然抿抿嘴,感觉入戏太快了点。





这次约饭之后刘昊然开始避免思考这些了。想到这些他就感觉心里抽抽,有些呼之欲出的不知道是什么。有些问题也许他可以自己回答自己,但自己却在刻意回避自己最诚实的部分。他跟自己说,还没准备好。这委实不像他平时的作风。他可能感觉有点累,或者是饿,不知道。他的梦有些杂乱,有的时候森林里有通向四面的小道,有时候有只兔子,样子是有一次董子健拍了发给他的垂耳兔,有时候又是漆黑一片。

这时候,他在想,自己是不是身体里也藏着那么一个前排男生,敏感地试探着世界,眼神赤裸地看着窗外自己向往的天空,不加掩饰对自由的渴望。

自由。一次吃饭,小董和他说过,人没道理不选择自由。另一次吃饭,小董还和他说过,人做很多事就是没道理。

冬天的时候,董子健问他要不要来唱k,那个地方在学校附近。其实一般来说董子健唱歌不会叫他,对他来说在人家面前唱歌也实在不是享受的事情。

但俩人确实有阵子没见了。他挺确定董子健肯定想他了,打电话的语气都能想象出他小脸儿皱皱巴巴的委屈劲儿。那就去吧。这段时间他简直怕想起董子健,以毒攻毒一下也好。

按照微信发的地址和房间号,找到了超大包的门口。一开门,是中戏俩男生在吼着爱我的人伤我最深,他目光转了两圈,看到了辣眼睛的一幕:

金大川坐在点歌机前边的长条沙发上,董子健在他怀里。金大川两条大长腿叉开,董子健在他怀里。董子健也不算在他怀里,只是坐在腿之间靠着看手机,然后金大川把脑袋放在董子健肩膀上,手圈过来好点歌。但四舍五入,董子健在金大川怀里。

真的辣眼睛。刘昊然怀疑刚刚赶来的时候自己是不是跑步的,不然为什么感觉要过呼吸了。辣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刘昊然转头就把门关上了往外跑。头脑要爆炸了身体却依旧灵活,他几乎本能性地奔跑,沿着学校跑到了什刹海。这个时间月亮都出来了,什刹海冰面颇为冷清,他粗重的喘息声显得格外突兀。

他基本上一出门就想明白了。大川和小董啥事也没有,小董是诚实的,他说了他不在恋爱关系中,就不可能骗他,而且他和大川也熟悉,真有事儿不会瞒着他。

但他还是在冰面边上止不住地颤抖。

在中戏上课,老师教了许多关于情绪的东西,什么时候收,什么时候放,该收多少,该放多少。

他的情绪没有这么放过。伴随着些微愤怒和嫉妒涌出的更多更多无法堵住的情感,像决堤的洪水把他冲了个七荤八素。一部分的他从来没有这么混乱过,一部分的他又感受到了解脱似的清爽。

他自己逼着自己承认了。他几乎想放声大笑,但听见的却是眼泪打在冰面上的声音,残酷而温柔的,他自己一直堵住耳朵不敢听的内心的声音。可能不会得到回答的执拗的声音。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好几次,董子健问他怎么还没来去哪了,三条信息,两条语音。他颤抖着手指,发了个定位给他。

他等了一阵子,耐心地把目光所及范围什刹海边上的树来回数了一遍,数字还对不上。听见声响,转过头,就看见一个只穿了卫衣的小个子晃晃荡荡地往他这儿跑,好像一阵风就能给刮没了似的。

没穿外衣就到处跑。刘昊然迅速把身上的中戏校服拉开,直直地让不懂事的小孩扑了个满怀。小孩靠着他喘了会儿气,才开口:“你跑来什刹海这儿干什么。”

来哭来着。刘昊然心里默默地回答。但他还是说不出一句话。现在面对董子健,他一句话也说不出。

“听师哥师姐们说以前他们经常上这儿来,有观察人物的,排戏弄小品找灵感的,搞对象的,一个人发泄情绪的。你说这冰面里头有多少咱中戏学子的眼泪水啊。”董子健把埋在他肩膀的脑袋侧过去,看着月光下的冰面出神。

是挺多的,最新的一滴泪水是由15届刘昊然你的蠢师弟贡献的。刘昊然还是没办法控制自己在不失控的情况下说话,就像他也没办法控制自己不死死地盯着董子健的脸一样。得不到回答的董子健转脸抬起头,眼睛直直地撞进刘昊然的眼里。他的眼睛里有月亮,银褐色的月亮。

空气大概安静了十分钟,更可能是十秒钟,刘昊然不知道。然后董子健熟悉的声音响起了:
“昊然,我喜欢你,特别特别喜欢你。”

他大概失去了呼吸能力一分钟,更可能是一秒钟,但一分钟也很有可能,以前游泳课他平均可以憋气两分钟,统计学上来讲一分钟是个更合理的数字。

声音又响起了,仿佛念诗般舒缓而轻柔:
“我喜欢你很久了。你是个特别可爱的人,干净好看,也细腻敏感。有少年心气,某些时候又意外的洒脱。和你说话我真的会很高兴,和你成为朋友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事情之一,如果能和你搞对象,把这什刹海的水喝干净我都愿意。”

说到最后,董子健还是忍不住笑了,温热的鼻息打在刘昊然的脖子上。太热了。刘昊然不理解自己原来为什么会觉得董子健对自己的喜欢是清水一样凉爽的,分明快二级烫伤了。理智上刘昊然觉得这段话有些奇异,但是他的理智并不在场。董子健的每一个字几乎像烫伤一样烙在他胸口,过高的温度直接让他头晕目眩。

“怎么样?学会没?我看你还缺少点勇气去找到自己的勇气,就先借给你一点我的。”

夜晚的什刹海很好看,明晃晃的月亮,风很轻地吹着口哨。刘昊然低头,看着眼前鼻头微红的前排少年,以自己身体里那个眼神诚实赤裸的前排少年的目光看着。

他一直努力做一个诚实的人,尤其是对自己。因此,他现在不仅可以诚实地问问题,也有了能诚实回答问题的能力。

比如,喜欢是什么。

再比如,亲吻喜欢的人是什么感觉。


完。


一句话小剧场:
刘昊然觉得董子健的小肚子里一定装了太多的什刹海的水了。

----------------------------------------------
如果用小董的视角来描写,题目大概就是:如何帮助喜欢我的师弟发现他喜欢我

标了*的都是俩人自己说过或表达过类似意思的话

没有小董这么可爱,怎么能把到可爱的学弟呢hhhhhh

评论

热度(128)

  1. 侑kill言午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