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昊健】有口难言

狮子吼啊啊啊:

芽儿咯,就是一波爬墙而已。


那么阅读愉快啦哈哈哈!










正文:




-00


 


董子健的世界运行规律好想跟其他人不太一样,哪里不一样,刘昊然又说不上来。


 


这足够热血贲张的少年发动所有的好奇心去研究。


 


 


 


-01


 


助理甩过来一罐冰镇红茶的时候,董子健总算从沙发里抬起了头。


 


他接饮料的动作像在接篮球,罐子还没有在手掌间握紧,另一只手已经开始在抠易拉罐环了,肉手被细铝环勒出红痕。


 


“看我干嘛?”


 


刘昊然还没反应过来,才发现他的师兄正望着他,双肘撑着膝盖,卷起的袖管前一大片白嫩的皮肤,嘴也微张着。


 


刘昊然被这幅低能儿模样逗笑了:“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我看你是想你帮我开一下红茶,”董子健伸直一条手臂,把饮料送到茶几正上方,对面便是把左腿翘在右腿上的刘昊然,泛着橙黄的灯光在桌面上留下一道阴影,他继续说,“刚剪了指甲,抠不开。”


 


“那我试试。”刘昊然身体前倾,把饮料接过来。


 


“还用试吗?一个大老爷们儿连个易拉罐都打不开?”


 


刘昊然正想反驳说“那你还不是打不开,你就不是大老爷们儿了吗”,但他在抬头瞬间瞟见师兄又仰头倒在沙发靠背上了,眯着眼睛的神情好像是个在芭蕉树下乘凉的老大爷。那一时刻他忽然不太想跟师兄斗嘴,他总觉得师兄这么安静待着就行了,谁出声谁就是打破美好的畜生,像是在梵高的画布上撒了把猪油。


 


其实刘昊然也刚剪了指甲,但他还是埋着头想要用指纹产生的那一点微小的摩擦力抠起来拉环。


 


此时董子健微睁起一只眼睛看了他一眼,又独自笑意妍妍地把脸埋进了沙发里。


 


 


 


-03


 


那日的单独相处以两人助理进来招呼他们该录节目了而结束,平时都在各自的剧组拍戏,再次相遇是在去北京的飞机上。


 


董子健的眼罩莫名被人拉起来,他猜测总是小助理又突然想起来什么行程要给他说,正想不耐烦地打掉那只手,脸庞被一阵灼热的鼻息烫得睁开了眼。


 


“哇——我要被你吓死了!”


 


一瞬间睁眼差点被突如其来的灯光刺瞎眼,好在刘昊然用头挡住了大部分光线。


 


“诶——我们小学弟回北京干嘛呢?上课啊?”董子健一把扯下眼罩,慵懒地说道。


 


刘昊然没搭理他,而是坐回旁边的位置,自顾自感叹道:“哎!坐个飞机都能碰上你!”


 


“哎......孽缘啊。”


 


“我这次回北京休假的,要回老家看看爸妈。”


 


“成天到晚都在玩,没梦想啊,迟早过气。”


 


“哎小董,你接到新综艺的通告了吗?全是小鲜肉的那个。”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董子健专注于损人,猛然反应过来这个问题的重点,“什么通告?”


 


刘昊然侧身转过来,手肘搭在董子健的肩上,说道:“你不知道啊?我看通告上有你啊,我看你是睡太多忘了吧。”


 


两人之间的距离大概有三十多公分,所以就算近视的刘昊然也能清晰地看到师兄微妙的表情变化,甚至是细微的毛孔和柔软的绒毛。董子健的反应如他了解与预想的一模一样——嘴唇微开露出半截皎白的门牙、耷拉的眉毛和有角度的仰着的脸庞,隐藏在他的影子里、融化在飞机上的空气清新剂里。


 


“老板!我看你睡着了就没跟你说,这个月下旬要去拍一个综艺,昊然也去。”


 


气氛被打破,小助理隔着过道露出一个头来说道。


 


刘昊然看着董子健伸出头敷衍助理,又迅速倒回椅背上的一系列动作,始终没有移开目光,等到董子健吐出一大口无奈的气,他的语气软下来,问:“怎么了啊?”


 


“好累啊,好想放假......”董子健歪着脖子,嘴角带点上翘。


 


——别休假啊!没梦想!会过气的!


 


在刘昊然的注视下,董子健疲惫地把脸埋进手掌里,力气大得像是要揉碎自己。


 


那一天,刘昊然终于发现他口中的小董与董子健这个人不是同一个人。小董跟人斗嘴总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甚至面对外界的伤害时还以一副旁观者的姿态去嘲讽“当事人”;像是庆功宴上热闹地做完游戏后又落单的那一个;小董喜欢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待在一个地方很久都不说话;小董冷不丁冒出来的一句玩笑话让人觉得他终于把内心的小男孩扔出来放风了,毕竟每个男人的内心都有个或可爱或失意的男孩;小董总是养不熟......


 


那天他也终于发现,在自己记忆里居然有那么多画面与片段中的小董,可他们一直是他口中的同一个小董。


 


 


 


-04


 


刘昊然一直以为拍综艺不会真的让嘉宾做那么累的活动,这回可是真真正正地被打脸了。比拍戏起得还早也就算了,骄阳似火,体力也完全透支掉,一天的任务拍完已是夜里十一点过。几个年轻人商量着去买了宵夜回酒店,一路上却都没有看见董子健的人影,刘昊然想着师兄那么懒,百分百先回去躺着了,于是一手提着海鲜烧烤一手提着啤酒往师兄的房间走去。


 


刘昊然站在昏暗的走廊里,把啤酒的口袋换到另一只手去,空出来的那只敲响了房门。


 


还没被问“是谁啊”,门便开了,他知道此刻自己的脸上正映射出一条光道,那是从房门的缝隙里透出来的。里面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刘昊然自己推门进去。


 


他直直向小桌走去,放下宵夜问瘫在阳台藤椅上的师兄:“你怎么知道是我啊?”


 


“我不跟你们去了——小董要是知道有宵夜没吃到准要闹腾——”董子健尖声尖气说起话来。


 


刘昊然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是在学他,刚才在楼下他就是这么跟其他人说的,于是一下被师兄逗乐了:“这不就给你带过来了吗,感动不?感动就亲我一口。”


 


“师弟最好了,”董子健歪着头笑道,“喂我吃就更好了。”


 


刘昊然把盒子打开,烧烤的味道混合海风飘得到处都是,拎着一提啤酒走到阳台,坐在另一个藤椅里。


 


他一边挑选着食物,一边笑骂:“瞧你娇生惯养的。”


 


“你觉得我娇生惯养啊?”董子健的脸带着笑意,语气却透着疲惫。


 


“那你说说,还有谁比你更懒?找着个地方就一屁股坐下去了,还不懒?”


 


“也没有,我就是比较爱跟自己玩儿。”


 


刘昊然本在吃一只烤大虾,但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他竟然在师兄的口气里听到一丝落寞。于是他想了一会儿还是停住了牙,安慰说:“应该是你小时候,花姐太忙了,所以没什么人陪你玩吧。”


 


董子健反手摸过来一罐啤酒,没有打开,在手里扔过来扔过去的把玩:“还好,只要我在家,我妈每次出去谈生意基本都带上我,大人也都不理我,他们太高我也看不清他们的表情,所以我就自己玩自己的,找我妈要几块钱去买泡泡糖吃。时间久了,就不太会跟别人一起玩了。”


 


师兄的语调懒洋洋的,表情认真像是在读剧本。


 


刘昊然有点分不清他到底是在真情流露还是在整自己,他会不会在自己也真情流露之时说他是个傻帽。但他无法反应出来,有些事情你太震惊了便会连表情都僵住,一时间也忘了动作,忘了拍拍他师兄的肩膀提醒他要振作、人设要绷住。咸湿的海风吹得他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他甚至能想象出那个吃泡泡糖挖泥巴的小身影,最后浸水般渲染开与坐在阳台这里的师兄重叠。


 


董子健没有再说话,刘昊然哽一下,觉得自己应该接下这个气氛:“演戏演多了,有些时候就会不知道哪个是真的自己。”


 


“再多一点,就会发现其实每个都是自己。”


 


烤大虾已经冷掉,但刘昊然顾及不了那么多了,他简直被师兄的这句话帅到了,简直想拿一个小本本记下来每天诵读。人前人后不一样的师兄,是一条可爱的哲理定律。


 


海浪一波一波地涌上岸,沙滩上三三两两的人影被路灯拉长,刘昊然把目光从景色上拉回来,说:“小董,你真的跟其他人不太一样。”


 


董子健笑了:“哪里不一样,都一样的,你也一样。”


 


——我也一样?


 


刘昊然本能般回过头,阳台边玻璃落地窗上映出一张面孔——嘴唇微开露出半截皎白的门牙、耷拉的眉毛和有角度的仰着的脸庞。


 


沉思被一罐冰凉的啤酒打破,是董子健扔过来的,连带一句:“刚剪了指甲,打不开。”


 


“行,这次帮你开。”


 


一气呵成扯开拉环,视线里白浊的泡沫猛烈地向自己喷来,冲到鼻腔呛到咳嗽,每分子空气里都是啤酒的味道。


 


还有耳边小董的大笑。


 


 


 


-05


 


所以董子健哪里有什么不一样,在他刘昊然眼里不一样罢了。










-FIN-







评论

热度(117)

  1. 侑kill狮子吼啊啊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