侑kill

Prince Charming sing to me.

【昊健】再好不过(HE/一发完)

小烈大晃:

再好不过


by 小烈




*全文张一山暗恋小董视角,雷者请自避


*无山健实质发展,从头到尾只有昊健


*请勿上升真人,OOC和锅都是我的




//




01


张一山自诩是个爷们儿,是爷们儿就应该勇敢承认自己的感情变化,所以当他觉得心里出现了那么一点点的细微情绪之后,他抽着烟告诉自己,这次很危险。




和董子健不算熟,彼此也就是互相知道的程度,再近一步也只是遇到就点头打个招呼,不显山不露水的这么一个人,居然要被撮堆儿一起录综艺节目了。为了不至于太过尴尬,张一山提前补了两部电影,又顺手看了几个采访,尤其是把靠一句“宝贝儿”撩人的那个综艺看掉了。




可能电视里那个是假的董子健,张一山看着眼前这个拽着背带可怜兮兮说着“姐姐别倒了”的人想到,真是软得一塌糊涂啊,于是他不自觉低头乐了起来,右手握着筷子犹豫要不要给他留点儿菜,可是有人比他动作要快。




“小董,张嘴——”




张一山把筷子放下了,托腮看着俩人的互动,无意识一杯冰水下肚,胃竟然小小地痉挛了一下。他站起来,转身躲进了镜头外的休息室,进屋之前最后一眼看到的,是董子健咬着刘昊然的筷子吃掉了一块儿红烧肉,然后眯着眼得意洋洋地对着那人笑。




当晚张一山做了个梦,梦见投喂董子健的人变成了自己,他离自己那么近,可自己却怎么也看不清他的脸,是笑是哭,是紧张是放松,他一无所知。梦里的人一个着急向前,张一山蹬了下腿醒过来,黑漆漆的房间里并无他人。




窗外落大雨,他看了眼手机,凌晨三点半,无聊地刷了一波朋友圈,董子健和刘昊然一前一后更新了雷雨照片。




「下大雨啦。」


「快收衣服啊!」




张一山点了根烟,这下是真的睡不着了。






02


三亚比想象中要热,尤其是一帮人爬上爬下还要做任务,太阳烤得整个人都发虚。张一山带队开道,在不算太粗的铁索上下晃动,不出意外听到侧面有个小奶音颤颤巍巍又带着无可奈何地嚷着:“能不能像个成年人一样!”




他没有转头,想不出那人的模样,是在录完这半期之后,他找到节目组死皮赖脸地看了母带。张一山撅着屁股擦着汗,看见一个慌慌张张把铁索抓得紧紧的董子健,他的眉头皱着把双眼挤成了一道缝,两颗小兔牙咬着下嘴唇想说话又不敢开口,像极了一只慌张的兔子。




他是真的害怕了,从头怕到脚。


他的身后是刘昊然,搂着他抱着他哄着他,从头护到尾。




“小董,别怕,我在呢。”


“小董你往后靠。”


“小董你转过来,诶对,特别好。”


“小董脚再向前一步。”


“小董我拽着你呢。”


“小董…”


“小董…”


“小董…”




张一山心里一沉,矛盾丛生。悲的是没能在那样特殊的环境里接触到一个不同以往的董子健,喜的是幸好离他们两人远了一些,不然刺激之下可能会一路黑脸直接让自己的镜头被剪到渣都不剩。






03


张一山万万没想到董子健会钻进自己这个帐篷,虽然里面还躺着个王俊凯。他上一秒还在跟小凯说话,下一秒帐篷帘一掀露出一张笑脸,那人一边儿往里爬一边儿对着他俩说:“我今晚和你们挤挤吧。”张一山磕磕巴巴地回他:“行,行啊。”顺便不着痕迹地挡住了王俊凯想要爬过去抱抱的胳膊。




孤岛生烟,波涛阵阵。


帐篷外点燃的火堆一晃一晃的,不知何时会熄。




在这小小的一方帐篷里,王俊凯睡着了,年轻的小男孩丢了偶像包袱,折腾一天睡得不管不顾。张一山躺在中间,他听见了帐篷外木头燃烧的啪啦声,听见了不远处海浪拍打沙滩的哗哗声,听见了右侧小凯翻个身微微的鼾声,听见了左侧董子健安静的呼吸声和用手挠挠脸的声音,最后是自己胸内咚咚咚咚的快速心跳声。




就在这个瞬间,张一山觉得有什么东西变得不一样了,他感到自己心底一片柔软,在这个无人烟的孤岛上,身边睡着个让自己感情忽然发生质变的男孩子。




张一山坐起来,轻轻把帐篷的拉链拉开一些,瞬间透进一些柔和的月光。董子健翻个身,衣服掀开了一角,露出一截小肚子,却睡得浑然不知。张一山俯身帮他拉下衣服,听到那人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呼唤。




“昊然。”




张一山愣了十几秒才缓过神来,他想了一会儿,爬出帐篷,又走到隔壁那顶帐篷边上,还是忍不住叫醒了刘昊然。




“那什么,子健好像…好像叫你来着。”


“我过去看看。”




刘昊然立马过了去,被半夜叫醒时的迷茫在听到那个名字时变得清明。张一山见他蹑手蹑脚地爬进去,问他:“要不你就睡这儿吧。”刘昊然摇摇头,指了指外面立着的拍摄机器,“别换了,我一会儿回去睡。”张一山点了下头:“那我抽颗烟就回。”




夜里的海漆黑一片,张一山没有抽烟,他伴着冷冷的海风,给杨紫拨了个电话。那边迷迷糊糊地接起,迷迷瞪瞪地嗯啊应答。




“大姐,你弟弟我这回是真栽了。”


“啥,你摔了?”


“……”


“多大人了,摔了你就爬起来啊。”




挂了电话张一山在沙滩上又坐了一小会儿,琢磨差不多了就往回走去。临到帐篷前尚未开口讲话,他便看见刘昊然轻摸着董子健的头发,俯身吻了那人的额头。




栽到地上能马上爬起来。


栽到人手里也能马上爬起来吗?






04


王俊凯推开房门,惊讶万分地小声嚷着:“两个人?!这能播吗!”张一山原本在后面犯迷糊,棒球帽压得低低的,听见这句话瞬间清醒了,上前两步随着小男孩的视线往里看去。




一张大床。


一个人。




什么啊……张一山小声嘟哝了一句,王俊凯听见了,露出一个小恶魔的淘气笑容,偷偷问他:“一山哥你在紧张什么呀?”张一山轻轻敲了下小凯的头:“连你都学坏啦?”王俊凯没说话,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看得他摸着鼻子绕过自己进屋叫人。




幸好这俩人都不算太难叫起来,如果忽略掉一个懵懵地把亲生的裤子当成了上衣,一个全身就穿了条CK内裤的小光脊背,以及董子健无比流畅自然地滑上了刘昊然床的话。




天正是朦朦亮,几个人打着呵欠被分成了两组去给环卫工人送早餐。张一山看着那边俩人轻车熟路地放东西关好后备箱,一左一右进了车里,扭头问身边的小男孩:“你想吃甜的么,那辆车上有。”王俊凯顾着往里塞东西,头也不抬地回他:“甜的没尝着,倒是闻到了酸味,我这命也苦得很。”一句话把张一山噎了个跟头。




这小孩儿不能惹,太机灵。




外面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蓝色的雨衣穿在身上,依旧遮不住顺风刮进领口的雨滴,以及清晨那股带着湿漉漉的凉气。之前有过一次帮环卫工人扫街的经历,张一山驾轻就熟,就专心致志地挥动着大扫帚,小心翼翼地把脏东西挫进簸箕,明明知道另外一组就和自己隔着不远的距离,偏像是和谁赌气的,硬是不回头看一眼。




然而他还是忍不住去看了视频,于是看到了一个高高瘦瘦的素颜男孩子,站在那里就宛如一棵蓬勃生长的小树。这棵小树在小雨中套着一身浅蓝色的雨衣,像一架小飞机似的,向后张开了双臂欢快地朝那人一路小跑,而对方就静静地站在原地扶着保温箱等他归来。






05


其实张一山挺想知道董子健到底是什么样的,在这个节目里他似乎永远懒洋洋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网上喊着“小董真是综艺节目里的一股清流”,那是看到了屏幕上的他或软绵绵或耍小聪明或呆呆萌萌的模样,但也有人翻出了他之前参加的综艺和访谈,活跃的勤快的智慧的成熟的仿佛是个假人。张一山就特别想感受一下,与自己性格几乎相反的人,究竟哪个才是真的他。




只是张一山不知道自己的分类有误,如果他再细心一点,会发现那是董子健自己一个人以及刘昊然在身边时的不同状态。




或许是最近虐他虐得太狠,终于在录这期节目时给了张一山一把小小的钥匙。他听着节目组宣布剩余两人自动组成一队的时候大脑当机了几秒,才记起来依照节目效果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于是张一山满脸嫌弃地推了董子健一下,充分展现了内心的“忿忿不平”,董子健可能是没有料到,又可能是根本没去想,居然踉跄地退了两步,这倒让张一山有些内疚了,连忙组了个京城二瘫组合,又顺带手抱了抱,抱的时候左侧是跳动的心脏,后方是注视过来的灼热目光,就快要把自己射穿了。




真正做起游戏来,张一山发现今天的董子健和往常不太一样,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是觉得硬气了不少,趁着对方给自己缠泡泡膜的功夫,他问那人:“诶小健健,你今儿跟往常可不一样啊。”“没有啊。”“就,之前的你就跟全身瘫痪似的……”“你现在才像瘫痪呢。”张一山还想说下去,董子健一个侧身去拿胶带,忘记了手下的人被裹得动弹不得,两条腿扯得让张一山撕心裂肺得疼。




“回去吧,咱们。”


“别再这儿现眼了,好不好?”


“咱回家门口现眼去,行不行?”




这几句话张一山说得有些小私心,语气上是他一贯的屏幕风格,听的人也只当是看了场调侃,可他心里埋着一点点的希望,希望这言语的亲昵变成现实,咱们、回家门口,多么随意又多么亲密的幻想,这个希望的火苗不高,一点点,真的就只有一点点。然而董子健在听过这话后居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深深地看了张一山一眼,还来不及说话,那箱的刘昊然推着大华转了个圈,扯着嗓子朝俩人喊:“小董!一山!你看我裹的大华帅不帅!”董子健回头看看,双手在胸前比了个叉叉,之后转过来回复张一山刚才的话,是那一如既往的腔调。




“我可去你的吧。”




张一山总觉得他原本不是要说这个的,猜不出又不能去问,憋得心里一股气,偏巧王俊凯给白凯南装扮得兴高采烈,一边给前辈绕上红缎带,一边兴奋地大喊:“哪托!哪托闹海!”张一山气不过,费力地蹭到小男孩旁边,严肃地告诉他:“哪儿脱都能闹海,只要你在海边儿脱!”




之后的录制平淡如水,就连张一山哭着喊着被小凯宝宝抛弃时也没能再引起那人的注意。






06


张一山坐在咖啡馆里,心里忐忑不安,他没想到董子健会把他约出来,原本他以为俩人除了上下节目,私下的生活也许无他交集的。董子健穿了黑色的卫衣,戴着一顶印着个人logo的棒球帽,浅色牛仔裤和黑色帆布鞋,远远看上去倒像是刚踏入校园的大学生,又青春又文艺,他站在二楼四处张望,看到张一山后快速地走了过来,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车载香水味,不甜不腻,反而像是雨水冲刷后的青草。




“这儿很安静。”董子健要了杯冰可乐,“也很安全。”


“你约我,我是真没想到。”张一山喝了口水,小小掩饰了内心的紧张。


“我是想和你说件事儿。”对方轻轻晃了晃杯子,“我和昊然的事儿。”




杯中的冰块被晃得哗啦声响,水珠沿着杯壁滑了进去。




“我们在一起好几年了。”


“哦。”张一山又喝了口水,柠檬把水泡得可真够酸的,“怎么之前没跟我们说过呢?”


“嘿,看你说的,我们是来录节目的,又不是来出柜的。”董子健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沙发上,“大家没问,特意提起反倒显得故意了,没必要。”


“那现在你倒是特意找我说了。”这句话听着有些赌气。


“我们觉得应该告诉你。”董子健定定地看过来,眼神清亮得好看。




“所以我是个意外?”


“算是吧。”


“你看出来了?”


“谢谢你。”




“真他妈的。”张一山从裤兜里摸出一包烟,抽出来一根儿想点着,又想起这里禁烟,只能把烟再塞了回去,他有些泄气地垂下了肩膀,双手搓了搓脸,“我没想要怎么样。”“我知道,所以才谢谢你。”董子健忍不住多看了那包烟两眼,“是我的心太小了。”




董子健你可实在太聪明了,张一山心想,又聪明又狠,你看穿了就选择讲出事实真相,我那些别别扭扭的小想法,被你一句“谢谢你”直接挡了回去,我还没张口,你已将我拒绝,拒绝得又直接又干脆,最后一句心太小还顾着为我保存了尚未被击碎的自尊心。




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屏幕显示着来电人“虎牙妹”,董子健看了一眼便接起来,轻轻地和那边说话:“嗯,我们快喝完了,你把车停在老地方等我们吧,一会儿过去找你。”




「刘昊然那种小学弟还是可爱的小学妹?」「可爱的小学妹。」


张一山喝光了最后一口柠檬水,想起董子健的小采访,你可真找了个可爱的一米八四小学妹。与此同时他又想到了「向往的生活」最后董子健离开的画面,冬天郊区的寒冷,张嘴说话呼出的白气,冻得红红的耳朵,还有那句带着一丝丝文艺气息的话:不是山太大了,是我们太小了。




“董子健。”他们一前一后下楼,张一山插着兜跟在董子健身后,慢慢悠悠地和他说,“不是你的心太小了,是昊然太大了,我太小了。”




董子健沉默了几秒,回了一句话,耳朵尖红红的。






07


上了车张一山就后悔了,他刚才真应该厚着脸皮拒绝让他们送自己,不应该因为一时心软就跟着董子健走。车里有股淡淡的青草香,刘昊然坐在驾驶座上看书,等他们上了车扭头跟张一山打招呼。董子健埋头从超市的购物袋里翻东西,刘昊然赶紧补上一句:“哎呀我给你买了,没忘记的。”“嘿嘿。”董子健一边翻一边乐,“我就是检查检查。”




“你喝这个。”刘昊然从袋子里拿出一瓶矿泉水,“刚才肯定喝了可乐,还想喝甜的。”又递给张一山一瓶凉茶,“这是给一山买的,你那嗓子,也不老好的。”张一山尴尬地摸着鼻子接过水,心里一阵于心有愧。




刘昊然侧身去给董子健系安全带,系好他的又扣好自己的,然后四处找手机,董子健在他“找”的动作一开始就已经在拨号码了。一段铃声响过,张一山在自己身旁的靠垫逢里摸到了刘昊然的手机,屏幕上赫然写着:兔牙仔 未接来电。




十五分钟前还在给董子健打电话呢,张一山心想,这哪儿是找不到手机啊,这简直是明知故犯特意把手机留在后座的,再大肚的小狼狗也避免不了吃醋,明着不说暗着也得亮亮自己的地位。董子健转头看了看,顿时心知肚明,忍不住白了刘昊然一眼:“幼稚不幼稚?”




「甜的没尝着,倒是闻到了酸味,我这命也苦得很。」




张一山突然想起了王俊凯这句话,忍不住哈哈大笑,有人吃醋演戏,自己就当一回好人,帮他把这有漏洞的小把戏圆了吧,省得人家夜长梦多日后真处处防着了。自己虽带些痞气,却也是个说一不二的爷们儿,不知道还好,既然知道了人俩的关系,还插上一脚实在无聊至极。




“一个兔牙仔,一个虎牙妹,真是一家子的幼稚,你们俩半斤八两谁也甭说谁。”






08


车上的广播在放一首歌,张一山以前不喜欢,觉得太矫情,今天细细听了歌词,竟涌出了想哭的原始冲动。




「低头呢喃


对你的偏爱太过明目张胆


在原地打转的小丑伤心不断


空空留遗憾 多难堪又为难


释然 慵懒 尽欢 时间风干后你与我再无关


没答案 怎么办 看不惯自我欺瞒」




好像一下子想起来了似的。




想起那天的雨夜照片,虽然是不同图片但视角却是一模一样。


想起在攀上高塔之前,刘昊然是怎么笑闹着背后抱那人,温柔又急切地申请董子健排在自己前面。


想起在夜幕来临之际,那俩人是如何兴致勃勃蹲在一起看一只寄居蟹搬家,又是怎样自然地分食了一瓣甜甜的木瓜。


想起那个荒岛的夜晚,他看到刘昊然吻了董子健的额头,而被吻醒了的人却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笑了。


想起他们穿上淡蓝色的雨衣后,董子健摸着刘昊然没睡醒的脸半哄半撒娇地说着“我们昊然真是怎么都好看”。


想起自己装委屈装被抛弃后,不是同一组的人前来安慰,反而是刘昊然捧着自己的脸假装去擦那不存在的眼泪。


想起为什么刘昊然会知道他跟董子健的见面,为什么董子健身上会带着青草香,又为什么刘昊然会直接开车来接他。


更想起自己说了“是昊然太大”了之后,董子健那句随意又坚定的回应,昊然一直都是最好的。




他们从来没有刻意隐瞒,只是自己瞎了心似的假装看不见。


暗恋令人盲目。


暗恋令人自我欺骗。






09


张一山在脑海里设想了好几种再见面的相处方式,结果他发现自己纯粹想太多,刘昊然跟董子健对他的态度一如往常,没有丝毫的变化,该开玩笑该吐槽一点没有手软,再加上这期请来了女嘉宾,录制现场比以往热闹多了。等到众人玩儿开了似的在楼里疯跑,一期节目录制结束之后,张一山觉得自己骨头快散架了。




他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歇会儿,往路边街心花园走的时候经过刘昊然身边,他正垂着头挨董子健的训,为了男孩子的好胜心挑战无聊的游戏项目,把自己的脸夹得红红的。张一山都走过去有段距离了,还能听见董子健的痛骂:“你傻不傻?!刘昊然你就说你傻不傻!”垂头丧气的小狼狗,如果他真的生了条尾巴,现在一定是丧气地垂在身后晃都晃不起来的了。




张一山找了个栏杆靠着,站没站样儿,歇着歇着烟瘾犯了,又摸出烟点上抽了两口。刘昊然就在这时候钻了过来,和张一山并排靠在一起,张一山瞟了他一眼,没说话。“山哥,那天对不起了。”还是刘昊然先开口,张一山知道他指的是那次在车上的幼稚行为,他原本打算不再提起,就当没发生过,可是刘昊然这一句正正经经的道歉,他不能装聋作哑。“你没做错什么。”张一山把烟夹在手上,特别诚恳地补了一句,“我是真的没想要怎么样。”




刘昊然点点头,半天不言语,张一山抽完了一支烟,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刘昊然回过神来,望着远处的灯火通明,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身边的人听:“小董一直想在冬天的时候去坐一次绿皮火车,特别长途的那种,他说他想抱着暖水壶看车窗的哈气,也看窗外的森林和大雪。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年冬天都没能找到机会,今年的冬天看起来又要泡汤了。”“那就明年,明年去不成了就后年,后年去不成了就大后年,难道还找不出一个冬天?”“嗯。”刘昊然有点儿害羞地笑了笑,“我们以后的时间还有很多。”




之后刘昊然准备回去,没走几步又转身回来:“张一山,你是个好人。”刘昊然眼神亮亮的,一脸真诚,张一山看着看着就把他和董子健看重了影儿,他上前踹了那人屁股一脚:“去你大爷的,我可不想从’前情敌’那儿收张好人卡。”刘昊然嘿嘿嘿嘿地傻笑,转身回到了那个灯火辉煌的世界。




其实哪里是什么前情敌。




在做完任务回来的车上,杨紫靠着张一山的肩膀和他讲话,她说小山子,我觉得你没有输,毕竟……你跟刘昊然根本就没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张一山顿时觉得杨紫真是自己亲生的朋友了,她这一刀捅的,比正主还要狠十倍。


最后一支烟抽完,张一山把烟盒丢进垃圾桶,觉得应该考虑戒烟了。






10


他从街心花园走出来,外面的世界依旧热闹非凡。




节目组人员忙着收拾拍摄道具,走来走去忙成一团。


王大陆站在鬼鬼旁边给她表演绝技,鬼鬼乐得前仰后合。


奚梦瑶披了条毯子,拉着金晨不知在看什么,时不时发出诡异的笑声。


景甜张罗着跟小凯弟弟自拍合影,俩人一张照片摆了十几个pose还没有停止。


刘昊然用大风衣把董子健裹在了怀里,背后抱着他转圈撒娇。


杨紫在那边不知和谁通着电话,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然后她看见了站在那里的张一山,晃动着手臂喊他:小山子,快点儿过来,我们一起拍合影啦!




挺好的,张一山笑着向众人走去,这样真是再好不过了。






//End




----------


谢谢能看到最后的可爱的你。


用第三人的视角来写,是早就想好的,选来选去还是觉得一山最合适。


是一段既别扭又洒脱的暗恋,也是一段既平淡又幸福的相恋。


希望各位不要上升到一山本人,也希望昊然弟弟和小董一直这么美好。


----------


文中有两段非5D采访或节目语言引用,想要安利给你。


1. 小凯喊的“哪托闹海”和一山回应的“哪儿脱都能闹海,只要你在海边脱!“出自西安青曲社苗阜王声的相声《满腹经纶》。


2. 一山在车内听到的歌曲,来自陈粒专辑《小梦大半》中《小半》。

评论

热度(275)